第0987章 心中有数!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987章 心中有数!

沈清舞没有言语,甚至都没有回应一个笑容,性子清冷到令人极为不适,恐怕只有陈六合在身旁陪着的时候,她才会露出那么些许的烟火气吧? 有陈六合在的她,就像是坠落人世间的仙子一般!而没有陈六合在的她,就是一个只应天上有的仙女! 另一边,陈六合被带到了市局,迎接他的,自然是一整套审讯的流程,无非就是带着些许引导性甚至是强制性的审问,想让他承认今晚所做的一切恶事! 但这些民警,怎么可能会是陈六合的对手?整个长达两个小时的审讯中,陈六合都是滴水不漏,不管这些人用出什么样的手段,陈六合的表现都让他们无能为力。 审讯没有得到任何的有力进展,他们也根本无法整合陈六合的口供,定他什么罪名,即便是用高瓦数的台灯对着他照,即便是声色俱厉威逼利诱,陈六合也无动于衷。 这种油盐不进态度,委实把徐磊等人气得不轻,可陈六合的身份又是异常特殊,他们还真不敢用暴力审讯那一套,更别谈严刑逼供了! 恼火之下,徐磊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台,抓着陈六合的衣襟对陈六合吼道:“陈六合,都到这个时候了,我劝你还是乖乖配合我们的工作,不要冥顽抗拒,不然只会自食其果!” 陈六合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咸不淡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今晚的事情压根就是方俊毅那些二世主罪有应得,我只不过是在做一件为民除害大快人心的事情罢了!” 陈六合不急不缓的轻笑了一声:“你还想要我说什么?实话你们不相信,难道非要我编一些瞎话,说自己十恶不赦行凶伤人才能让你们满意吗?” 摇摇头,陈六合懒洋洋道:“收起你的那点小心思吧!你们那点道行在我这里还不够用!更不用跟我玩什么文字游戏了!” “你,王八蛋!我看你真是的要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抗拒从严这四个字你应该清楚吧?”徐磊恶狠狠的说道。 “那我也送你四个字,正大光明!” 陈六合看着徐磊说道:“别一昧的想要趋炎附势、攀权附贵,站在方崇宇那条小船上只会摇摇晃晃!我可以向你保证,他给不了你什么,而当他完蛋的时候,你则会死的更加难看!” 听到陈六合的话,徐磊脸色阴晴变换,怒道:“陈六合,你别太嚣张,你现在自身难保了,有什么资格说出这种猖獗的话?我劝你还是多为自己考虑考虑吧!” “我看你才是真正的冥顽不灵,愚昧无知!”陈六合嗤笑一声,道:“最好把你的手给我拿开,否则信不信我把你五根手指头全都掰断?” “你敢?你他吗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还能任由你胡作非为?”徐磊正气凛然道。 “那又能任你们胡作非为吗?”陈六合冷笑:“我数三个数,一,二......” 三字还没吐出口,徐磊就松开了陈六合的衣襟,推了他一下,心中打鼓的他,还真不敢挑衅陈六合的脾气,因为这是个真正危险的人物! “陈六合,你不要太得意了!我告诉你,即便你今晚死不认罪,什么都不说,那也没用!方俊毅等人的口供做的都很顺利!有了他们的证词,你依然难逃法网!等待你的,必定是牢狱之灾!”徐磊冷哼一声说道。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笑了一声:“想凭借方俊毅那几个废材就想整死我?也不知道是你太天真了,还是方崇宇太天真了!” “陈六合,那我们就走着瞧吧,我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徐磊哼了一声,随机就起身离开了审讯室,让手下的人继续审问! 凌晨一点多种,陈六合还在被无休止的审讯当中,台灯刺目,照着他都快三个小时了,让他极为不爽,但哈欠连连也没多说什么。 “你们这是把熬鹰的方式也用出来了啊?想熬到我身心疲惫无法支撑吗?” 陈六合悠悠说道,看着那几个民警,道:“还是省省吧,我不是鹰,你们也熬不住!这样的小伎俩用在我身上注定了不会有半点作用!不如大家都中场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明天再继续?毕竟大家都很累了不是?” “休息?你别做梦了,不把你的罪行交代清楚,你就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吧!我们都陪着你!”一个民警冷声说道。 陈六合无所谓的耸耸肩,竟然闭目养神了起来,民警自然不允许陈六合如此,拍桌大吼,但陈六合不为所动的不理不睬,简直把他们的肺都快气炸了。 吼了半响也没起到任何作用,几个民警脸色难看,但谁也不敢上前去触碰陈六合,不敢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个时候,审讯室的门被人推开,看到走进来的刘启明,几人赶紧起身,敬礼问好,不管他们是不是徐磊的心腹,可在刘启明这个一把手的面前,不敢有任何造次! “你们都出去吧,我跟陈六合单独说几句话!”刘启明不怒自威的说道。 几个民警犹豫了一下,还是赶忙离开,谁也不敢忤逆刘启明啊! 陈六合睁开眼睛,笑吟吟的看着站在眼前的刘启明,道:“呵,三更半夜了还在单位?刘大局长的敬业程度让我们这些老百姓很是欣慰和敬佩啊!” “陈六合,你还真是没心没肺,都这个时候了还有心情开玩笑!”刘启明失笑道。 “不然怎么样?难不成我该痛哭流涕才算正常?”陈六合笑着道。 刘启明掏出烟,递给陈六合一根,然后亲自帮他点上,道:“这次的事情恐怕没你想像的那么简单啊,你要做好心里准备!” “心中有数!”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舒坦的吞云吐雾! “你也别怪我冷眼旁观,我有我的难处,这件事情是方崇宇在后面作祟,我很难插得上手!”刘启明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