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7章 人体极限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97章 人体极限

陈六合淡淡的看着五人,轻笑道:“你们也不要这么垂头丧气,打不过我太正常,因为你们还仅仅是在人体的极限范围以内,虽然身体素质不错,但也只能算是一个普通人。” 五人一震,猫眼道:“首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人体极限?” 陈六合耸耸肩笑道:“没错,其实人体潜能是无限的,可以不断的挖掘与开发,例如一个正常人的反应速度普遍在0.15s到0.4s,像你们这样经过专业魔鬼训练的特总兵,反应速度应该在0.1s到0.2s之间,远超常人,但没到极限。” 他们五个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论,快枪愕然说道:“那像你这么说,这个世界上不会真有那种武侠片里飞来飞去的大侠吧?” 陈六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差点没踹一脚过去道:“你以为你活在玄幻世界呢?那都是虚构的,一个人再厉害也不可能达到那种程度,大体还是在惊世骇俗的范围以内。” “首长,那你的反应速度达到了什么标准?”猫眼咽了咽口水问道。 陈六合耸了耸肩说道:“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有多快,但我真的很快!” 鹰头感慨道:“看出来了,你可是连子弹都能躲过去的猛人。” “难怪我们五个人不管是先手还是后手,都近不了你的身,还真应了那句话,无坚不摧,唯快不破!”鬣狗说道。 陈六合笑道:“你们也不用气馁,你们也已经足够优秀了,因为这个世界上能真正超越人体极限的人,并不多,如果你们知道你们曾经在部队的经历,跟我曾经的经历比起来只能算得上是小孩子过家家,你们或许会平衡一些。” “首长,你曾经服役的时候到底在哪个部门?”猫眼从地下爬起来,忍不住心中的好奇,陈六合今天给他们带来了太刻骨铭心的震撼。 陈六合笑笑并没有说话,即便他就是告诉了这几个人,他们也不会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首长,你觉得我们几个还有成长的空间吗?能不能达到你所说的人体极限?”快枪有些雀跃的问道。 陈六合斜睨了他们一眼,无情打击道:“有些东西不是你刻苦就能成的,后天的努力固然重要,但天赋异禀更为重要。” “呃,首长你不是说人体的潜能是无限的吗?只要挖掘就可以。”大炮愣愣的说道。 陈六合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个愣头青,道:“潜能虽然无限,但身体的承受能力却是有限,一旦超负荷,轻则练废,重则丧命,你们想试试?” 五人不约而同的缩了缩脖子,连忙摇头。 陈六合没再去理会他们,转过身向健身房外走去,眼睛偷瞄了几眼秦若涵。 “看什么看?今天不练瑜伽了。”秦若涵瞪了眼说道,对陈六合刚才的那番言论也感到很惊奇,但她却并不懂,所以也没太感到惊世骇俗。 陈六合干笑一声:“散步散步。”满心的遗憾跟谁说理去?这一天过得够扫兴,美好光景没看到,还陪几个大老爷们过了过招,简直费力不讨好。 满心不爽的陈六合回到办公室,打了个小顿,转眼就到了饭点,哼着小调走出了办公室,又准备找黄百万这个冤大头蹭饭去。 还没等他走进电梯,他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是赵江澜打来的。 “准备请我吃饭?”陈六合没脸没皮的笑问。 赵江澜却没有跟陈六合开玩笑的心思,他的声音有些消沉:“六合,刘少林被停职了。” 闻言,陈六合顿足,眉头皱了皱,他给苏小白通过气,并且苏小白也保证了那晚的事情不会给刘少林带去什么后遗症或影响。 可现在刘少林却仍然被停职了,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陈六合问道。 赵江澜一怔,从刘少林的病房走出来,来到安静的角落:“六合,这件事情不是你干的?” 陈六合失笑:“你觉得如果我要对付他的话,还需要遮遮掩掩吗?上次既然答应了你,自然就不会暗地里耍花枪,这件事不是我干的,也不是小白干的。” 赵江澜的眉头深深皱着:“既然不是你和苏小白,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刘少林的停职通知已经下来了,等他养好伤势以后,就要接受查办。” 电梯门开,陈六合走了进去,恰巧秦若涵也从办公室走了出来,踩着高跟鞋小跑进了电梯。 看到陈六合那张有些发沉的表情,小娘们吐了吐舌头,很乖巧的站在他身边没有说话。 陈六合没有去问赵江澜过多的情况,而是直接了当的说道:“你想怎么办?” 电话另一头的赵江澜深吸了口气,道:“六合,我想保一保老刘,并且我想请你帮帮我,把老刘保下来。” 皱了皱眉,陈六合沉凝着没有说话,赵江澜继续说道:“赵家现在的情况,你也很清楚,自从老爷子走后,我们不说举步维艰,但情况并不乐观,我手中的资源真的很少,老一派系的人不可能愿意跟我沾上关系,新派系的人也不会靠到我们赵家这条小船上。” “所以,凭我眼下的实力,想要保下刘少林,还是很困难,即便最后能保下,要付出的代价估计也会非常大,赵家再经不起什么大风大浪。”赵江澜轻声道。 “让我帮他,给我一个理由。”陈六合不咸不淡的说道。 赵江澜道:“我们赵家可以说是不上不下,就像是被悬在半空中一般,上无靠下无依,老派的人我肯定攀不上,我只有培养我自己的资源出来,特别是像老刘这种没有背景后无大树的人,如果能被我们牢牢抓在手中,赵家脚下踩得路,就会越来越稳。” 陈六合沉凝了良久,说了句:“等我吧。” 挂了电话,陈六合靠在电梯铁壁上陷入短暂的思考,秦若涵安静的站在她身边默然不语,只是那双秋水般的眸子会时不时的向陈六合飘去。 秦若涵最大的特点就是有着大多数女人没有的小聪明,懂得审时度势,观察一个男人的细微表情。 她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跟陈六合吵架,什么时候可以跟陈六合耍赖,什么时候可以跟陈六合胡闹,什么时候可以痛骂这家伙,什么时候又该做个安安静静的小女人。 “叮!”电梯到达一楼,陈六合也睁开了眼睛,他嘴角轻佻的看着秦若涵:“从走进电梯到现在,你看了我不下十眼,虽然我知道自己长得很英俊,但你这么赤果果的偷窥,是不是有些太耍流氓了?” “陈六合,小心我咬你!”秦若涵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的发怒状。 陈六合笑吟吟的走出了电梯,说道:“那你可得报销打针钱,狂犬育苗可不便宜,一支都要好几百呢。” 气得跟出电梯的秦若涵脚下一歪,差点没摔倒,她横眉竖目的瞪着陈六合的后脑勺,捏着小粉拳说道:“陈六合,你这个挨千刀的家伙,成天就知道欺负我,小心哪天遭报应!” “能遇上你这么一个倒霉妞,已经是老天爷对我最大的报复了。”陈六合笑着说道。 秦若涵强忍着脱下高跟鞋甩陈六合脸上的冲动,快几步跟上陈六合,羞恼道:“哼,你给我等着,回头我就买个小人回家,写上你的名字天天扎,没日没夜的诅咒你!” 陈六合歪过头,看着秦若涵那张美轮美奂的侧脸,笑道:“只要别诅咒我取到你这样的媳妇,其他都成。” “想得美,我就要诅咒你娶我当媳妇!”秦若涵气晕了头,脱口而出。 陈六合一脸暧昧的笑容,挤眉弄眼道:“好你个秦若涵,我就知道你一直没安好心,原来你早就想得到我了,今天终于把你的龌蹉思想说出来了吧。” 秦若涵先是一怔,旋即才反应了过来,娇俏迷人的脸上都快气哭了,她无限委屈的指着陈六合道:“陈六合,你个王八蛋,你挖坑让我跳,故意把我往沟里带!” 陈六合笑容更甚:“是你自己亲口承认的,管我什么事?”旋即,陈六合一脸的浩然正气,道:“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让你得到我的!” 秦若涵都快被气晕过去了,恼火之下,九阴白骨抓再现江湖,两根手指捏着陈六合腰间的嫩肉,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加七百二十度满分高难度扭转。 “嘶”一口凉气抽来,差点没把陈六合给呛死。 “秦若涵,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一个大女人对我一个小男人动手,算什么本事?有能耐我们嘴上见真章!”陈六合吃痛的说道。 “嘴上见真章我又怕你啊?小心老娘咬死你。”秦若涵颇为洋洋自得的露出了一排整齐的小银牙。 秦若涵的这个举动,让陈六合下意识的想到了一个销魂的画面,如果这娘们蹲在自己双腿前“咬”的话...... 陈六合一个哆嗦,浑身都麻了...... ------------- 兄弟姐妹们,鲜花走一波啊!拜谢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