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2章 牢狱之灾?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982章 牢狱之灾?

方俊毅这帮纨绔这才站了起来,陈六合轻笑一声,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他又不傻,真敢当着方崇宇的面打断他儿子的腿,那可是会惹上大麻烦的。 这种意气用事的事情,陈六合虽然没少做过,但并不是次次都会如此! “哼!看样子你并不是言出必践嘛?我还以为你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方崇宇不屑的看着陈六合,旋即打量着儿子身上的伤势,再看看其他人身上的伤,特别是那个腿被陈六合打断的青年,他眼中浮现了一抹冷笑。 “没对他们下狠手不是因为我不敢,而是因为他们罪不至死!我这个人很有原则,谁想让我死,我就要谁死!如果只是小打小闹,给予一点教训惩戒便可!” 陈六合盯着方崇宇说道:“我不喜欢把别人的路给走绝了,我同样也不希望在我的路上有人给我使绊子!”这句意味深长的话充满了警告的意味,他相信方崇宇能明白! “笑话!陈六合,你太自以为是了!我是白你是黑,我是正你是邪!你用这种口吻跟我说话,你不觉的太可笑了吗?”方崇宇冷冰冰的说道。 陈六合放声失笑了起来:“方崇宇,你以为你算老几?你有资格谈论黑白正邪吗?你跟老子谈正邪,你配吗?别以为屁股下坐着一把还不错的椅子,就觉得自己能够呼风唤雨主掌一切!老子立下的军功章比你这辈子的履历还要多出了数倍!你告诉我,谁是正谁是邪?” 陈六合嗤笑连连:“就凭你做的那些阴暗勾当,你在我眼中就是一个笑话!不要以为肩膀上扛着级别,我就要给你面子!再敢跟我阴谋作祟,看我怎么收拾你!” “陈六合,放肆!你这是威胁公务人员吗?就凭你这一条,就能定你重罪!”方崇宇怒斥道! “这是我对你发出的警告!听得进去你就听,听不进去就当做耳旁风!”说罢,陈六合索然无味的摇了摇头,道:“看来今天也没什么好玩的了,可以散场了!” “散场?陈六合,你太异想天开了!你不是皇亲国戚,你没有特权!即便你是,在眼下这个人人平等的时代都不可能拥有特权!你犯下了这等恶事,还想轻飘飘的全身而退?” 方崇宇义正言辞的怒斥道:“看看这些人身上的伤势,都是拜你所赐!其中一大部分人都头破血流,足以鉴定为重伤级别,更是有一人被你致残!今天若不是不把你绳之于法,公理何在?王法何在?” “如果不把你法办,我们这些人民公仆还有什么资格坐在现在的职位上?还有什么资格穿上这身制服?”方崇宇满脸的浩然正气! 让得周围的看客们都有种忍不住拍手称快的冲动,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叫好,他们大部分人都看了整个激斗的过程,并不觉得陈六合所作所为有多过分! 明明是那帮青年先欺辱那五个小孩的,陈六合所做的一切才算是大快人心! “徐局,你还在等什么?事实就摆在眼前!还不动手抓人?!”方崇宇严厉道。 徐磊等这句话已经很久了,方秘书长一声令下,他哪里还会耽搁?立即打手一挥,让手下把陈六合等人全都围了起来:“把陈六合这个不法份子给我逮了!” “我看谁他吗敢动一下!”曾新华坐不住了,第一个站出来大声吼道,这个时候,还管对方是谁? 且不说陈六合本就是对他有巨大恩惠,就说陈六合今晚是帮他儿子出头,救了他儿子一条小命,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六合被抓走啊! 赵江澜等人也没认怂,全都把方崇宇的级别撇到了一边,同一阵营的人,关键时刻就是得挺身而出,有没有作用且放在一边不说,这是立场与态度的问题! 曾新华在杭城境界还是颇有威名的,那些民警登时被震住了,徐磊怒声道:“曾区长,你好歹是一区的警局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包庇凶犯,抗拒执法吗?” “去你吗的徐磊,你要当谁的狗我不管!但你今天只要敢动陈六合一下,我老曾保证,以后你他吗别想好过!别以为你是我的顶头上司就他吗牛逼!不信我们就来试试!”曾新华的霸气让陈六合都微微侧目了一下。 “不分青红皂白的胡乱办案!这件事情我一定必究到底!”赵江澜冷声骂道。 徐磊皱了皱眉头,有些为难的看了方崇宇一眼,方崇宇则是脸色无比难看的盯着赵江澜等人,道:“你们这是想干什么?想造~反吗?身为公务人员,你们到底有没有觉悟?这是要跟着凶犯一起同流合污?我劝你们最好考虑清楚,想想你们的前程和下场!” 陈六合摆摆手,打断了义愤填膺还想跟方崇宇叫板的赵江澜等人,他静静的看着方崇宇说道:“看来你的立场很坚定,态度很坚定!今天的事情并不远就这样善罢甘休?你的态度我想我已经知道了,这是想一条路走到黑对吗? “陈六合,不用跟我话里带刺说些乌七八糟的话语,今天必须要依法办事!对你这种伤人行凶的危险人物,绝不姑息!必须严惩!”方崇宇一脸的官威与官腔! “很好!你想清楚了没有?今天真的要跟我死究到底,你玩得起吗?我曾经已经用行动告诉过你们,请神容易送神难!今天你们要是把我抓了,再想把我送出来,可就没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陈六合不惧不畏的说道,显得很是平和,并不见怒意,这种临危不乱泰然自若的神态,委实有些让人琢磨不透! “故弄玄虚虚张声势?陈六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这次还想出来?他们的伤势鉴定只要一出来,你就等着牢狱之灾吧!”方崇宇态度强硬的说道。 陈六合凝视着对方,嘴角翘着一个及其冰冷的弧度,他没再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道:“好,既然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我无话可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