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9章 谁能如何?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979章 谁能如何?

方俊毅真的怕了,都快哭了!在杭城蛮横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碰到过像陈六合这种不要命的主! 听到方俊毅的话,陈六合不急不缓道:“放心,我对你老子的身份很清楚,知道他有什么能量!但很抱歉,在我面前没有半点作用!就算你爹是天王老子,也不能欺负了我的侄子而安然无恙!” 陈六合拍了拍方俊毅的脸蛋,一脚踹在他的腿上,方俊毅直接就跪在了陈六合面前! “说实话,你们这帮纨绔,还真是上不得台面,这么多人合起来欺负五个小学都还没毕业的小孩子,说出去也不嫌丢人?就凭你们今晚做的事情,我就是在这里打死你们,都不算过份,知道吗?” 陈六合冷笑的说道:“一帮丢人现眼的玩意,还敢在我面前咋咋呼呼!没有老子天下无敌的本事,却有老子天下无敌的可笑姿态!” “你的口气这么大,你到底是谁?”方俊毅瞪着陈六合问道。 “陈六合!”陈六合笑吟吟的吐出三个字。 方俊毅的表情先是一楞,旋即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足足过了十几秒,他的表情才豁然变色,终于想起了陈六合是何方神圣。 他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震惊的看着陈六合道:“你是那个扳倒了乔家,差点玩死了白家,还跟卢爷爷为敌的陈六合?” “呵呵,你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蠢!”陈六合嗤笑一声说道。 这一刻,方俊毅的心脏都紧紧悬了起来,心脏的恐惧就犹如洪水一般的席卷而出,汗毛都竖起来了! 人的名树的影,陈六合是谁?是他吗的混世魔王啊,一个地地道道的狠角色!这半年来,在杭城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惊心动魄的,掀起了巨大的风浪! 方俊毅怎么也没想到,赵如龙这几个小赤佬竟然可以把陈六合这尊大神给搬出来! 这可是一个让他父亲提起来,都会脸露凝重之色的恐怖家伙! “哈哈,我草你祖宗的大屁股,现在知道害怕了吧?刚才不还是很嚣张很牛逼吗?” 看到方俊毅瑟瑟发抖,赵如龙变得牛气冲天了起来,他颠颠的跑过来,一脚就踹在方俊毅的身上,对着他居高临下的叫嚣道:“一群不长眼的逼崽子,我早就跟你们说过别惹我,我大爷风华绝代牛逼万丈,你们就是不信!现在被收拾的跟狗一样,舒~爽了吧?” “嘿嘿,你以为你龙哥的老子没你老子厉害,你龙哥就会怕你啊?井底之蛙!你龙哥的威武,岂是你能看懂的?” 赵如龙又给了方俊毅一脚,那副仗势欺人趾高气扬的模样,委实让人不敢恭维,全然忘了刚才还哭鼻子的丢脸样子。 “陈六合,今天栽在你手里,我无话可说!你想怎么样?”方俊毅语气颤抖的说道,他现在只希望他爸爸能够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赶紧赶过来救他,他也很清楚,他斗不过陈六合,除非是他父亲出面! “我做事不喜欢吃亏!你把我这几个后辈当街扒了裤子按在地上打,还扬言要让他们活不过今晚!这件事情肯定没这么简单就罢休!至于我想怎么样,这就要看你老子的态度了!”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 顿了顿,陈六合道:“不过你们可以放心!要你们的小命还不至于!我也没兴趣把你们往死里踩,因为这不会让我有任何成就感!” 说罢,他对赵如龙等人说道:“现在轮到你们有仇报仇有怨抱怨的时候了!怎么处理他们,你们五个小崽子自己看着办!只要别搞出人命,我都给你们兜下来!” 听到陈六合的话,赵如龙那叫一个得意忘形,而早就摩拳擦掌的曾志鹏等人也急不可耐了起来,在赵如龙的带领下,嗷嗷叫的冲向方俊毅等人,扑上去就是一通让人不敢恭维的乱拳! 于是,在大街上就出现了及其滑稽的一幕,五个光着屁股的半大小孩,无比嚣张的狂揍着一群青年,那群青年也只有被挨打的份,根本就不敢还手! “操你大爷的,刚才就是你打我打的最狠是吧?”赵如龙拽着一个青年:“老子知道你,你爸不是开了个不小的企业吗?你信不信老子分分钟让你家的企业倒闭?信不信老子一句话,就让你变成孤儿?” 赵如龙大嘴巴往他脸上抽着:“麻痹的,干死你个王八蛋!” 现场一片狼藉,周围的看客是目瞪口呆! 赵如龙这个倒霉孩子,没有最缺德只有更缺德,缺德带冒烟了,打累了以后,他让方俊宇等人全都抱头跪在一起。 而他带着曾志鹏等五个人,竟对着这些青年开始尿尿! 这简直是赤果果的羞辱,方俊毅等人杀人的心都有了,恨不得把赵如龙等人的小牙签全都剁了,可碍于陈六合在一旁压阵,他们心中就算有滔天的怒火和屈辱,也只能乖乖忍着! 这一幕别说旁人了,就连陈六合都快看不下去,秦若涵更是羞恼的撇过了俏脸,暗骂着这些小屁孩简直太缺德了! 这一幕,也恰巧被冲冲赶来的赵江澜、曾新华等人看到,他们也不免瞠目结舌。 特别是看到一脸尿的方俊毅,禁不住暗抽了一口凉气,脸色无比凝重的来到陈六合身边,这一下,算是和方崇宇结下了死梁子! 他的宝贝儿子受了这么大的屈辱,可想而知方崇宇会怎么样的怒火滔天! 要不是陈六合在场,恐怕赵江澜等人都会忍不住上前去抽死自家的兔崽子,真是没轻没重了!这样做所会带来的严重后果,不可想像! “陈老弟,这......”赵江澜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陈六合摆摆手,道:“无妨!让他们闹吧!这件事情本来就不是我们的错,现在被人打了,哪有不打回去的道理?何况闹事的还是几个十一二岁的孩子?他们就算是把天捅出一个窟窿,想必也没人能把他们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