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76章 正中下怀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976章 正中下怀

看到秦若涵冲冲忙忙的样子,陈六合有些好笑的问道:“你也去?你去干什么?” “我当然是送你过去,不然你有车吗?这个时间段打车太难打了!”秦若涵不由分说的说道,她也能感觉到,赵如龙在电话中的语气挺急的。 开着秦若涵的车,陈六合像目的地疾驰而去,脸上始终都挂着一种旁人所不明的神色,似笑非笑! “那几个小家伙这次惹的麻烦不小吧?对方的来头一定很大,不然也不可能求到你头上来了!难道你一点也不担心?”秦若涵好奇问道。 “在杭城,谁还能把天捅破了不成吗?”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不但不担心,而且今天晚上正好可以趁这个机会跟对方好好玩玩!我正愁着有一笔账不知道怎么跟对方算算呢,这几个小崽子还真会给我送枕头!” “账?难不成对方跟你有过节?”秦若涵问道。 “呵呵,慕氏集团的事情你应该知道吧?你以为这件事情真的只是李向南的问题?他不过是个替死鬼罢了,其实幕后的主使者是卢啸塚的利益集团,而据我所知,杭城市那位身居高位的秘书长,在里面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陈六合轻笑一声:“你觉得,我跟对方有仇吗?” “市秘书长?”秦若涵轻轻抽了口凉气,道:“这可是站在金字塔顶尖的大佬,你要跟他对抗吗......” 这委实让秦若涵惊讶,即便再不懂,她也知道,市秘书长是什么级别,那可是杭城最权重的九人团之一啊!数得上号的实权大佬级人物!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道了声:“大佬吗?他又算得了什么?连乔晨鸣我都踩死过,我为什么又要把他放在眼里?想躲在后面阴我,我管他什么背景级别,都要付出代价!” 秦若涵哗然变色,有些哑口无言,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不过芳心却开始打鼓! 路途中,陈六合接到了赵江澜打来的电话,说的也是赵如龙等几个熊孩子的事情,陈六合说正在赶去的路上,这才让赵江澜松了口气。 “陈老弟,这件事情会不会太棘手了?”赵江澜凝重问道。 “放心吧,我既然出面了,肯定就会把你家那个小兔崽子活蹦乱跳的安全带走!”陈六合不急不缓的说道。 “现在就是不知道方崇宇那边是什么意思啊!如果他态度强硬的话,会很难办!”赵江澜有些担忧的说道,方崇宇,就是市秘书长的名字! “管他什么态度!我和你家那个兔崽子都不是吃亏的主,今天要是让我们占了便宜,那什么都好说!如果吃亏,谁也不好使!大不了就是闹呗!” 陈六合轻笑道:“我正犯愁怎么会会那个方崇宇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来机会了!” “陈老弟,你的意思是慕氏的事情,有方崇宇的影子在里面?”赵江澜一点就醒! “没错!”陈六合道:“当卢啸塚的枪对我使坏,那就要做好跟我对立的准备!对待这样的人,没什么好说的!” “行了,那我知道了!”赵江澜心中有了底气:“我跟曾新华他们现在立即赶过去!” 二十分钟后,陈六合来到了一家夜场的门口,这里已经围满了人,很是热闹,地上还有斑斓的血迹,一眼就能看到几个十一二岁的半大小屁孩被人打得鼻青脸肿的躺在地下。 他们的模样很凄惨,裤子都被人扒光了,天寒地冻的瑟瑟发抖,身上到处都是血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很是凄凉。 “你们这帮狗日的王八羔子!全都他吗给爷爷等着,今天不弄死弄残几个人,绝不算完!”被人踩在脚下的赵如龙很有骨气的放声怒吼道,一点认怂的意思都没有! 颇有几分英雄气概,如果被人知道他尝试了三次逃跑都没跑掉,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呸!有本事就弄死我,弄不死我,我回头就弄死你们!你们别他吗落单!”说话的是刘少林的儿子刘晓季,也是几个熊孩子当中块头最大脾气最大的那个。 “啧啧,你们真有种啊!这个时候了还敢跟我叫嚣!我告诉你们,你们还有十分钟时间,如果搬来的救兵还没到的话,我直接弄死你们!” 一帮青年中,为首的青年说道,他头上包着纱布,手臂也吊着纱布,样子很滑稽,他就是方崇宇的儿子,方俊毅! “当然,你们喊的救兵就算来了也改变不了你们今晚的下场!就凭你们几个小逼崽子喊来的人,能大的过我的来头吗?” 方俊毅一脸凶狠的指着自己身上的伤说道:“连我都敢动,你们就是在找死!敢开老子的瓢,打断老子的手,老子就要你们的命!今天谁来了都没用!” “去你吗的,瞅你那个煞笔样!你他吗有杀人证啊?动不动就杀人!你杀几个了?草的!你今天不弄死我,小爷还瞧不起你呢!” 赵如龙破口大骂,迎来的,自然是一顿拳打脚踢,牙齿都被打掉了一颗,疼得嗷嗷直叫,模样别提多凄惨了! “孙子,你们等着,等我大爷来了,你们别吓的尿裤子!”赵如龙抱头大喊。 “给老子揍,狠狠的揍,把他们的蛋全给我踩碎!”方俊毅似乎失去了耐心,怒声吼道,一脸的狠色,要把这几个熊孩子给彻底废了! 有人上前来按住赵如龙,有人把他的双腿掰开,让那牙签大的小蚯蚓晃荡在空气当中,赵如龙吓傻了,拼命挣扎道:“方俊毅,我日你祖宗八百代啊!” 他都吓哭了,哇哇大叫的,小~鸡~鸡可是命~根~子,这要是被废了还不如把他杀了来得痛快一点! “弄!出了任何事情我兜着!”方俊毅冷笑道,根本就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就在赵如龙惊恐欲绝脸色惨白的时候,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轻飘飘的传了过来:“你们这么多成~年人,欺负五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有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