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6章 强行扭转!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966章 强行扭转!

挂断电话,陈六合站起身:“好了!今天晚上我就给卢啸塚也演一场好戏看看!” 他对周嘉豪道:“周董,你可以通过一些方式,把我要动周惠如的消息传到卢啸塚耳中!我也让他尝一尝心知肚明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 陈六合的霸气话语让人心惊胆颤。 晚上十点,接到上级命令的苏小白开着一辆军用吉普和一辆军用卡车驶来,带着全副武装的一个排兵力跟陈六合汇合。 没有多说废话,在周嘉豪、慕连勇、赵江澜等人的目送下,嚣张而去。 看得几人都是瞠目结舌,纷纷不由生出一种感觉,摊上陈六合这么一个对手,还真是让人恐惧而无奈啊,即便对方是卢啸塚也不例外! 周惠如住在一个高档小区,公寓外有警方守护,还有几个贴身女警,但这些对陈六合跟苏小白来说,都没用。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找到地点,就直接强攻,守护在门外的人被放倒,就破门而入,二话不说把那几个女警也强行镇压。 整个过程不到两分钟! “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是警务人员,这是我们重点保护的检方证人,你们想干什么?”被制服的女警怒声喝道。 苏小白说道:“他吗的给我老实一点,爷爷不打女人!充当恶人的保护伞你还理直气壮!告诉你们,我们是杭城驻军部队的,这次是执行重要任务,你们最好乖乖配合!否则枪不长眼,我们有权力把一切反抗份子就地击毙!” 这句话一出,把这些民警都给吓住了,当即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陈六合没搭理这些人,他打量着已经吓傻了的周惠如! 周惠如是一个年近五十的中年妇人,打扮漂亮,还算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她此刻正脸色煞白的看着眼前这些人,好像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把她给我带走!”陈六合也没废话,直接让人上前去把周惠如擒制。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凭什么抓我?我又没犯法,我是合法公民!”周惠如挣扎道。 陈六合冷笑:“呵呵,为什么抓你,你心里会不清楚吗?周惠如啊周惠如,你真是吃了熏天豹子胆,敢帮人做伪证陷害曾经的老东家!你知道你的行为有多严重吗?这次我看你怎么死!” “你们不能把她带走!否则这件事情我们必究到底!”有警员开口道。 苏小白一脚就踹在了他的身上,拿出一张拘捕令拍在对方的脸上:“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我们军部下达的拘捕文件!我们军方要的人,你们还敢阻拦?” 不屑的笑了笑,苏小白道:“回去告诉你们的头头脑脑,有什么不满,尽管来找我们!” 说罢,大手一挥,一行人来也快去也快,把周惠如直接押走! 军车上,陈六合对噤若寒蝉的周惠如道:“周惠如,你胆子很大啊,连这样的事情都敢做?据我了解,慕家这些年待你不薄啊,让你一个外人坐在财务总监这么重要的位置上!你怎么这么狼心狗肺?卢啸塚给了你多少好处?” 周惠如身躯一颤,吓坏了,瑟瑟发抖不敢言语,陈六合摇头道:“我实话告诉你,你落在了我的手中,你就已经别无选择,最好乖乖把实情全都交代清楚!别以为卢啸塚可怕,我比起他来,更加可怕了一万倍!” “我......我没有,我没有做伪证!”周惠如颤颤巍巍道,她死也想不到,在警方的保护下,还会被人抓走,这让她那颗本就悬在半空的心,更加惶恐! “现在还敢狡辩?慕霆北父子是什么人,我了解的不比你少!你最好想清楚你的处境和下场!卢啸塚保不了你!在我的手中,任何人都保不了你!”陈六合斥声道。 周惠如身躯颤抖,惊慌失色。 陈六合懒得去搭理她了,对苏小白说道:“小白,审讯她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记住一点,没有我的批准,任何人都不可以带走她!谁敢强行动武,就给我狠狠的干!别管对方是谁,出了天大的篓子,我给你顶着!” “得嘞,有六子哥这句话,哥们我保证完成任务!”苏小白笑道。 顿了顿,苏小白又道:“对了,哥,家里那边来消息了,你让我们找的人已经有了眉目,查到了他所入住的酒店,一家四口玩的那叫一个逍遥,五星级总统套啊!” “哼!抓到了就给我送回来!这帮狗日的,一个个都不知死活!”陈六合冷笑,对周惠如吓唬道:“你们四个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明天就让你们聚在一起打麻将,谁他吗的不给我配合一点,我就把你们剁了喂狗!” ...... 一家私人会所外,陈六合跟谷阳碰了头,随后被直径带到了楼上,一个宽敞的包间内,陈六合看到了被死死按在地下的司空凌。 在场的人有不少,王金彪和慕连勇以及王金龙都赶来了,周嘉豪和赵江澜为了避嫌,并没有到场,这也是陈六合的意思! “陈六合,王金彪,我草你吗祖宗十八代!你们想干什么?你们他吗的想要干什么!”被死死按在地下的司空凌竭嘶底里的破口大骂,拼命的挣扎也不能动弹分毫。 “找死的玩意!这个时候还敢叫嚣,老子干不死你!”有王金彪和陈六合在场,王金龙这个仗势欺人的主是底气十足,操起一个钢化烟灰缸照着司空凌的脑袋就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闷响,头破血流,场面残忍而血腥。 陈六合蹙了蹙眉头,微微瞥了王金龙一眼,道:“下手没轻没重,玩意砸死了怎么办?”王金龙这个狗腿子连忙点头哈腰。 “司空凌,你很有种啊,记吃不记打吗?难道你这么快就忘了上次被我收拾的场景?”陈六合来到司空凌身边:“见到我还敢大吼大叫,是不是想让我把你舌头割了?” “陈六合,你这个狗娘养的!你别无法无天,我警告你,最好赶紧放了我,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司空凌恶狠狠的等着陈六合,好歹算是有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