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51章 可怕的男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951章 可怕的男人!!!

“废物利用?好一个废物利用!”陈**失笑了起来:“白流年,你这样明目张胆的来投靠我,难道就不怕卢啸塚的怒火吗?他第一个不会放过的就是你们白家!” “我用一生心血建立起来的家业都快没有了,还在乎其他吗?卢啸塚不仁在先,我不义在后!既然毫无情份可言,我何须在意他的怒火?”白流年直截了当。.. 沉默了几秒钟,陈**开口:“很好!我希望你能珍惜这次机会!如果再敢跟我玩心眼,我保证,会让你们白家满门皆亡!” 白流年重重的吐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般:“陈公子大可放心,这是我们最后一起机会,我起誓,会为陈公子赴汤蹈火!” “我不在意你们的忠诚,我也不在乎你们是不是仍然心存怨念,缓过神来会不会再跟我算丧子丧孙之仇!我只看你们的表现,如果不能让我满意,你们仍然会成为弃子!”陈**冷冰冰的说道。 “一个月时间足矣!白家会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白流年恭声说道。 陈**嗤笑一声,摆了摆手,白流年没再多言,对陈**拱了拱身躯,转身向院子外,大步走去。.. 看着消失在门外的白流年,陈**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莫名的笑意,他用手指轻轻敲着膝盖,非常惬意,眼睛里神色闪动,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白家呵呵”陈**低声呢喃,抬头看了眼天上的太阳,满脸戏虐的说道:“这个世界上的人和事,还真是充满了讽刺性啊!” 一辆慢行中的劳斯莱斯车内,白流年和白茂轩两人坐在一起,白茂轩脸色有些激动的说道:“爸,陈**真的答应了给我们一条活路?” 白流年脸上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他面无表情的说道:“他是个非常非常聪明的人,能做出这个决定,在我的预料之中!” 说着话,他轻叹一声:“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年轻人啊,跟他对话,连我都觉得要被他看穿,全程都被他牵着鼻子走,不敢有一丝反驳!虽是祈求,但却是在无尽绝望中寻得一丝生机!他这是在施舍我们白家!” “爸,我们白家以后是不是就要依附在陈**那个混蛋的身上?当他的狗?”白茂轩捏紧拳头说道,激动中又有着抹不去的怒火,丧子之痛,无法释怀! 看了身旁这个最有才能的儿子一眼,白流年心中不免再次暗叹一声,他这个儿子算是非常出众了,能力十足!可是和陈**那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比起来,就相形见绌了! “当他的狗?你想的太天真了,即便是你想,陈**都不一定会给机会!” 白流年闭上了眼睛,靠在座椅上,缓声道:“陈**的厉害,何止于此?你以为他同意给我们一条活路是在拉拢我们吗?错了,大错特错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陈**智如星海啊!一边想让我们当他的枪,帮他在杭城打破平衡,一边也不想给我们留活路!因为我们此举,无异于在卢啸塚脸上打了个响亮耳光,卢啸塚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我敢保证,卢啸塚要对我们下重手的时候,陈**一定会袖手旁观!坐看狗咬狗一嘴毛的戏码!” 白流年道:“又能让我们白家帮他平事,又能让我们白家和卢啸塚撕咬,最终还能借卢啸塚的利齿把我们咬碎,一石几鸟我也算不清了,何乐而不为呢?” 白茂轩满脸的惊骇,脸上闪过了惊恐之色,久久之后,他咬牙道:“这个王八蛋!” 白流年疲惫的捏了捏额头,道:“即便知道,我们白家还不能反抗,也没资格反抗,因为前边是悬崖,后边更是万丈深渊!我们只能顺着陈**的心意去走!我现在只希望白家的运气不要太差,陈**多少能动一些恻隐之心吧!” “爸!难道我们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前后左右都是死路一条?”白茂轩深吸口气,在强压之下,他似乎有些慌了神,没了以往的冷静和方寸,脑子显得混乱! 白流年睁开眼睛,失望的看了儿子一眼,脸上满是疲惫和苍老,转头看向窗外的繁华街景,道:“办法?有!那就是不浅余力的为了陈**去撕咬!咬掉司空家!然后不计代价的跟卢啸塚死拼到底!只有让陈**看到了我们的决心和奋力,才能博取一线生机!” 说罢,白流年一眼凌厉的看着白茂轩,道:“家族存亡之际,一个上位者一定要以大局为重!在大局面前,一切仇恨都不值一提!千万不要对陈**心存歹念,他比你聪明了太多太多,你想什么,他都能看透!记住五个字,不疯不成活!” 下午,烈阳高照,给这寒冷的冬季添加了无尽暖意,街道上的行人也多了起来。.. 特别是做为购物天堂的乔天商业广场,这里更是热闹非凡人满为患! 值得一提的是,乔天商业广场在不久前就已经更换了名字,变成了金戈商业广场! 站在商城外,看着招牌上那几个气派的大字,陈**轻笑的摸了摸鼻子,还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人! 想到昨天在医院时王金戈对他的态度,陈**就有些心虚的苦笑了一声,那娘们看起来是怨念深重啊! 想着这些,陈**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商场,直奔顶层而去,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总裁办公室外,对秘书摆手示意不要通报,自己悄悄的开门进入。 有一点王金戈跟苏婉玥略微相似,那就是两人都是女强人,在工作上也都比较疯狂! 听到开门的异动声,伏在办公桌上看一份文件的王金戈头也没抬,语气不满的说道:“什么事情这么急冲冲的,敲门都忘了吗?” “我来找我自己的女人都要敲门吗?天下哪里有这样的道理!”陈**来到办公桌前,满脸嬉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