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48章 不该出现的两个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948章 不该出现的两个人

一秒记住【新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顿了顿,赵江澜继续说道:“我们是特地来提醒你的,这段时间要小心一些啊!上面有人对你近段时间在杭城掀起的风波非常不满!想要动一动你了!” 闻言,陈六合皱了皱眉头,饶有兴趣道:“动我?怎么个动法?” 曾新华接茬道:“当然,我们知道陈公子底蕴厚重,背后所靠着的大山并非能轻易搬动的!说是动你,其实就是帮助卢啸塚平定一些事情罢了!可能会动到周氏集团和慕氏集团的头上去!” 陈六合轻笑了一声,道:“要动周嘉豪跟慕家,恐怕也并非易事吧?慕家且不说,光是周嘉豪,恐怕在江浙地区的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就不会比卢啸塚弱多少!”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卢啸塚在江浙地区的能量,还是不容小觑啊!他经营多年,早就和这块土地水乳交融!”曾新华说道。.. 轻轻点头,陈六合问道:“你们具体都收到了什么风声?” 几人看向赵江澜,赵江澜沉了沉脸色,说道:“杭城九人团里面,有好几个,都跟卢啸塚走的非常近,特别是那个秘书长,如果官方出面打压某个企业,后果可想而知啊!” 陈六合脸上看不出太大的表情变换,他淡淡道:“这个卢啸塚,明枪暗箭的开始双管齐下了啊!拼手腕占不到便宜,就开始拼资源!” 说着话,他沉凝了片刻,就道:“这些事情我们就不用操心了,我相信凭借周嘉豪的底子,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事情!” 顿了顿,他又笑了笑,道:“至于他们要动我,我倒是很好奇,他们会从什么地方下手!我就等着他们跟我把道道划出来吧!” “陈老弟,切不可掉以轻心啊!要知道,你曾经做的一些事情,其实已经引起了江浙地区很多大佬的不满了!这次,会是雪上加霜!”赵江澜多少有些担忧。.. 陈六合不以为然道:“我只做我自己觉得对的事情,至于其他人的看法,跟我有什么关系?难不成要我只挨打不还手,才能讨他们欢欣吗?那他们也太异想天开了!” 对还要说什么的赵江澜摆了摆手,陈六合说道:“我只跟和我趣味相投的人做朋友,至于那些看我不顺眼的人,就只能做敌人了!我不是钱币,做不到人人喜爱!” 赵江澜等人轻叹了一声,也没再多说什么,陈六合的心思,他们是无论如何都猜不透的,陈六合心中在打着什么小九九,他们更加不知道! 但他们相信,以陈六合的精明,肯定能做到心中有数! 只要陈六合不倒,以赵江澜为首的小利益集团才能屹立不倒!一旦陈六合出现差池,那么他们五个人肯定也会跟着倒霉! 他们不希望陈六合出事,也相信陈六合能继续的长袖善舞当空高歌!所以他们第一时间就一起过来给陈六合提个醒了! 正当六个人闲聊天的时候,突然,院子外再次出现了一辆轿车,紧接着,一个中年男子搀扶着一个满头华发的老者出现在院门口。.. 遥遥看到他们,赵江澜五人的脸上都出现了一丝古怪的神情,似乎那两个人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才对! 而陈六合的脸上,则是挂着一丝冷笑,旋即蔑视的收回了视线,直接选择了无视! 站在院门外的华发老者,身躯消瘦,有些佝偻,七八十岁的模样,脸上没有什么精气神,似乎很是疲惫与憔悴,风烛残年一般,在寒风中显得瑟瑟难立! 而搀扶着他的中年男子,似乎也没有了往昔风采,面色有些灰暗,眼神有些颓然。 这两个人,不是别人,竟会是白家家主白流年,以及他的儿子白茂轩! 他们会突然出现在陈六合的院子外,这不得不说是件非常让人惊讶与意外的事件! 要知道,白家,可是陈六合的死对头,最激烈时,斗得不可开交堪称是恨之入骨不死不休n况白家还投靠了卢啸塚阵营,与陈六合彻底站在了对立面! 深深吸了口气,像是鼓起了天大的勇气一般,白流年艰难的踏出了第一步,踩进了院子中,这一步,仿佛都用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一般,让得他无比沉重,甚至呼吸都粗重了一些! 然而,陈六合却是眼神微微一凝,凝视过去,低喝道:“我让你们进来了吗?” 这一声,犹如惊雷一般在院子内炸开,惊得白家父子脸色一阵青白交加,站在那里竟然不敢再动弹分毫。 他们的脸上,只有一股强忍着的屈辱,并没有任何愤怒与怨毒,目光失去了应有的神采,还剩下的,只是黯然与灰败! “滚出去!”陈六合冷漠的斥了一声。 白茂轩似乎有意发作,但是被白流年狠狠的按住了手掌,白流年看着陈六合,那张老脸像是比一个月前又苍老了十岁一般,他的白发被风吹的有些散乱,他道:“陈公子,给一个机会!让老朽跟你说上那么几句话!就当是看在我也活不了多久的份上?” “笑话!”陈六合一脸冷色的嗤笑一声:“你死与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早该进棺材了吧?!想在我这里倚老卖老?你那张老脸在我这里有那个面子吗?” “陈六合,我们今天能来这里,已经是把姿态降到最低了!也是给出了极大的诚意!你不要太过份了!”白茂轩忍不住的低喝了一声。 这话一出,陈六合当场就动怒了,厉声道:“诚意?你算老几?我需要你们给我诚意做什么?降低姿态?你觉得你们现在还有姿态吗?一个濒临覆灭的残败家族而已!你还真以为你们白家现在还是什么货色呢?” 白茂轩还想说什么,白流年就怒声道:“滚!给我滚出去!” “爸......”白茂轩脸色及其难看。 “滚!”白流年胸口起伏的吼道,一双老眼都在抽搐。 白茂轩最终还是一声不敢吭的退出了院子,白流年用力吐出一口气,颤颤巍巍的说道:“陈公子,犬子不识大体,还请不要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