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8章 丧良心!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928章 丧良心!

这些人如何能不害怕?他们公然倒戈李胜杨,对苏伟业父女逼宫!现在完全不敢想像自己会面临着什么样的下场,或许,也会跟着李胜杨一起,万劫不复! 谁知,苏伟业仿佛根本就没打算与他们追究,随意环视了一圈,轻描淡写道:“今天这件事情,我就当你们老眼昏花了,我不予以计较!散会吧!” 说罢,他率先一步离开了会议室,陈**与苏婉玥两个人跟在了他的身后。 陈**与苏伟业脸上都挂着沐浴春风般的得意笑容,只有苏婉玥现在还处在震惊与迷糊当中,因为她对刚才所发生的事情,没有一点心理准备! 打量着两人脸上的神情,苏婉玥下意识的抿了抿娇红的柔唇,道:“你们两个早就窜通好了对不对?今天的一切,都是你们事先商量好的!” 陈**微微一笑,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苏婉玥有些生气道:“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们两个藏的真深啊,事先竟然连一点马脚都没透露出来。”她心里有些不平衡了。 “呵呵。”苏伟业轻笑了一声,对女儿说道:“婉玥,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非常好,这不就可以了吗?这些尔虞我诈的事情,交给我跟六子就行了!” 苏婉玥没好气的横了两人一眼,道:“你们可真行,竟然在暗地里瞒着我商议了这么多事情!” 苏伟业解释道:“其实今天这一切,都要多亏了六子,这小子玩起这样的阴招来,就连我都是自愧不如啊!李胜杨的每一步早在一个礼拜前就被他算死了!” 苏婉玥瞥了陈**一眼,道:“阴谋家!” 陈**苦笑的摸了摸鼻子:“没办法,谁让我摊上你们这对父女呢?总得帮你们排忧解难吧?李胜杨的事情早点解决,大家也早点安逸不是?” 苏婉玥此刻满心的疑惑,又问:“高伯伯的儿子真的被你救出来了?” 陈**点点头:“嗯,其实我早就在运作这件事情了,那小子现在已经被护送回来,会成为李胜杨定罪的有力证人!” “那你们为什么不事先告知我一下呢?”苏婉玥问道。 陈**笑道:“我知道你不太喜欢这样算计之事,所以跟你爸一合计,就懒得告诉你了,反正你在这里面的作用也就是充当一个花瓶而已!” “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勾结到一起去的?为什么我一点都没发觉?”苏婉玥道。 “嘿嘿,我躺在医院的时候,你成天忙,我闲来无聊,就跟你爸多打了几通电话!”陈**笑吟吟的说道。 苏婉玥翻了个白眼,轻轻瞪了陈**一下,又对苏伟业道:“爸,那纳兰琼斯家的事情呢?他们真的宣布破产了吗?这也是在你们的计划之中?” 陈**抢先开口道:“这个你就冤枉我了,还真不是计划之中的事情!完全是你爸的私自操作,连我刚才都惊讶了一下!本来我的想法很简单,今天就借助着高云川儿子这个有力的证人,让李胜杨以绑架罪伏法!” 他笑着摊了摊手:“谁知道你爸这条老狐狸玩了这么大的一个手笔出来,直接就把李胜杨按死在那了!” 苏伟业气笑的指了指陈**,才道:“纳兰琼斯家的确崩塌了,就在今早,其实他们家族的事情早就可以尘埃落定,只不过就差一个突破口!恰巧,就在今晨一锤定音,这也是个巧合吧!” 陈**伸了个拦腰道:“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情总算是过去了!以后终于算是可以风平浪静咯,我的任务也算是彻底完成了!” “还没完!”苏婉玥忽然说道,俏美的脸上出现了一片冷厉之色,她对苏伟业道:“爸,纳兰琼斯家现在只是家破,我还要让他们人亡!他们欠我们的债,可不仅仅是这一点,我要他们统统还清!” 苏伟业怔了怔,旋即看了陈**一眼,才对苏婉玥道:“你现在也长大了,有很多事情你自行做主就可以!我苏伟业的女儿,怎会没有这点铁腕?” 绿源集团的内忧外患在一个早晨之内,就被平定,这当然是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这也预示着,从今往后,苏家在绿源集团的霸主地位更加无人可以动摇! 中午,三人就在集团内部的餐厅吃着午饭。 苏伟业再次对陈**表达谢意,这段时间陈**待在苏婉玥身边,其的作用和付出,都是有目共睹不可估量的! 若是没有陈**,苏婉玥恐怕早就遇害,根本无法躲过无所不用其极且丧心病狂的重重杀招!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一句,陈**就是苏伟业和苏婉玥两人的福星和恩人! 最为关键的时刻都是他挺身而出,才帮苏婉玥撑起了头顶一片快要坍塌的天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谁都无法否认! “六子,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你的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感激的话也不多说,显得太矫情!总之从今往后,你就是我苏家最紧密的朋友,你能不浅余力的帮婉玥,我就能不浅余力的帮你!”饭间,苏伟业对陈**说道。 “呵呵,那你们可要考虑清楚了,不浅余力的帮我,可是会招人恨啊,指不定会惹大祸上身!”陈**打趣了一声说道。 苏伟业笑骂了一声,不以为然道:“谁不知道你小子是个惹事精?光你的仇家,我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不过人分亲疏远近,我们苏家的立场就是陈**!” “有您老这句话,足够了!”陈**笑道:“也算我这段时期没白忙活!” “白忙活?”听到这句话,苏伟业用筷子敲打了一下陈**的手背,笑骂道:“这样丧良心的话你也说的出口?这笔买卖你亏了吗?我宝贝女儿都被你骗走了!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闻言,陈**那叫一个尴尬啊,讪讪的不知道如何作答,坐在他身边的苏婉玥也是破天荒的当众羞红了脸,横了苏伟业一眼道:“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