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3章 严惩不贷!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923章 严惩不贷!

苏婉玥这个人向来一丝不苟,黑白分明,眼里不揉沙子,何况是面对狼子野心的李胜杨?反正迟早都要撕破脸皮,苏婉玥也不用在乎太多! 李胜杨没有说话,坐在苏婉玥对面位置的人就开口了:“苏总,你这话就有些严重了,李董身为绿源集团的董事会副主席,执行副董事长,又是我们绿源的大股东之一,坐在那个位置,也说的过去嘛!” 苏婉玥黛眉一横,斜睨了对方一眼,神情冷漠的说道:“是吗?如果按照持有股份来排名的话,我似乎才是绿源的第二大股东,怎么轮,也轮不到李胜杨来坐那个位置吧?我都没资格坐上去,他又有资格吗?” 会议室内的气氛再次下沉了一些,苏婉玥太强势,言语足够犀利,让得某些人就算是想帮李胜杨说话,也不知道如何反驳。.. 反观李胜杨,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沉闷,并不见多少怒意,他开口道:“既然苏总都这样说了,那这个位置我暂且让出来,不过你记着,我会顺理成章的坐上去!让你心服口服!” 苏婉玥冷视李胜杨,道:“终于要露出狐狸尾巴了吗?就怕你太过一厢情愿,到头来什么都做不了,全是空想!” 李胜杨冷哼了一声,在主席位右侧第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他的眼神落在了陈**的身上,眉宇间闪过了一抹凌厉之色,充满了敌意。.. 旋即他目光如炬,环视了在座所有人一眼,清了清嗓音,道:“今天这个董事会议,是我发起的,那就由我来主持!大家都没意见吧?” 顿了两秒,没人说话,他就接着道:“在会议开始之前,请大家给我一些时间,因为我有件私事需要处理一下!” 说罢,他的目光再次盯在了陈**的身上,眸子中凶光毕露,道:“苏总,十几天前在慈善游轮上发生的事情,你应该没有忘记吧?今天该给我一个交代了!你纵容你的保镖殴打我儿子李群书重伤险些致死,这件事情,怎么办?” 面对厉声质问,苏婉玥的脸上古井无波,冷漠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我早就跟你说过!事出有因,都是由李群书性子骄纵所导致!我并不觉得陈**做的有多过分!他应该吸取这个教训,如果以后再不收敛,还有大亏!” 李胜杨勃然大怒,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怒斥道:“混账!难道因为口舌之争,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动手伤人吗?这不是理由!” “那你还想如何?”苏婉玥蹙眉问道。.. “我想如何?这个伤人行凶的刽子手必须受到惩罚和制裁!”李胜杨说道。 “绝不可能!”苏婉玥无比强势的说道。 “苏婉玥!这就是你的嘴脸吗?为了一个外人,来对付我们集团内部的人员?”李胜杨疾声厉色的说道:“你有没有把我李胜杨放在眼里?难道你的一条狗打了我的儿子,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不给苏婉玥说话的机会,李胜杨就逼问道:“苏婉玥,你们苏家是不是太霸道了一点?我们这些绿源集团的元老功勋,在你的眼中就这么一文不值?为了外人不惜中伤我们!我倒想问问,你们苏家有什么资格领导绿源集团?” 李胜杨声色皆厉道:“在你们这种令人发指的行径作风下,绿源集团必将人心涣散分崩离析!还怎么让我们齐心协力?你们根本没资格领导绿源!” 陈**哑然失笑了起来,开口道:“李董,你说了这么一大堆,绕来绕去,感情就是为了这最后的几句话吧?” “陈**,你给我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资格!你伤我儿子这笔账,今天我一定会跟你算的一清二楚!”李胜杨怒喝道。 陈**气定神闲的耸耸肩,丝毫没被李胜杨的怒容给影响,道:“早就知道你不会甘心咽下这口恶气,我等着你划出道道,就怕你有心无力!” “哼!黄口小儿,我保证,你会受到惩戒!”李胜杨凝目道:“我李胜杨的儿子,不是谁想欺负就能欺负的,不管你有什么来头!” 这时,苏婉玥开口了:“李胜杨,你也不用跟我说这么一大通蛊惑人心的话,我苏婉玥平常怎么做事,相信大家都看来眼里!在我这里,只有是非对错!你儿子李群书错了就是错了!” “好一个苏婉玥,现在还跟我强词夺理!念在你父亲的情份上,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是你自己目中无人不懂珍惜!就别怪我把事情做的太难看!” 李胜杨逼视苏婉玥,一脸的凶戾,环视众人一圈道:“苏家的霸道蛮横相信大家也已经看在眼里了,身为绿源集团的大股东之一,我是绝不允许绿源集团被这样的人所领导,即便是为了绿源的前程,我也要弹劾苏伟业,他没有资格继续坐在董事会主席的位置上!” “没错,我赞成李董的提议,苏家这次的确做的太过份了!一个不为我们切身利益着想的人,是决不能让我们心服口服的!”有人紧接着说道。 旋即,会议室内的大部分人都跟着点头,一边倒的倒向了李胜杨那边。 对此,苏婉玥和陈**两人的脸上都没有太大的表情波动,因为他们对这一幕早就有所准备了,只不过苏婉玥看着那些明目张胆倒戈李胜杨的人,脸色无比难看,眼中更是有着沉重与心痛! 要知道,这里面的大部分人,都是他父亲一手带起来的啊,人心,竟然会变得如此丑恶,难免令人心寒! “好,很好!今天我总算是见识到了诸位的真实嘴脸!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只告诉你们一句,绿源是我父亲一手缔造的,曾今姓苏,现在姓苏,以后依然会姓苏,不是你们沆瀣一气就能改变什么!”苏婉玥字语铿锵的说道。 “苏婉玥,我最后问你一句,陈**,你到底是交还是不交?”李胜杨厉声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