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0章 被夺第一次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90章 被夺第一次

“六哥,这两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真是苦了你和小妹,也都怪我们几个没用,没有帮到什么大忙。”苏小白还在自责。 陈六合笑着摇头:“不怪你们,在那种情况下,没有谁敢轻易插足进去,爷爷的去世更是一个节点,好在他老人家走的时候没受什么苦,还有清舞陪在身边为他送终,多少也有些许宽慰。” “爷爷走的不憋屈,很风光,那座古城都轰动了,各大新闻都报道了,算是对他这辈子做出的贡献给出了一点慰藉,也是对他的认可!”苏小白悲伤说道。 陈六合点点头,说道:“喝完酒去给爷爷上炷香,陪他老人家说说话,天天听我跟他念叨,估计老头子的耳朵都要起茧了。” “我现在就去。”苏小白起身朝陈六合所指的房间走去,一炷香的时间很久,苏小白对着老爷子的遗像说了很多,也哭了好久。 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双眼已经有些红肿,今天晚上,估计这家伙把这一辈子的眼泪,都流完了。 一口气闷了一杯二两白酒,苏小白才感觉心口不是那么闷痛了,他道:“六哥,当年你出事的时候,我要去京城来着,可是被我爷爷直接关了禁闭,苏家不是什么都没做,发出过声音,只是效果微乎其微,还希望你不要太怪我爷爷。” 陈六合笑了,很理解的点头:“放心吧,有些事情我心中跟明镜一样,谁是人谁是鬼我心中都有一杆秤,当年苏爷爷的确帮我争取过,但在那场大风暴下,苏家的力量显然有点微不足道了,我不怪你们。” “但我从来都相信,一座大山压不垮我六哥,从你进去的那天开始,我就知道,你一定能出来,并且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苏小白说道。 说道这话题,陈六合脸上忽然多出了一抹冷笑,他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沈清舞残废了的双腿,说了句暗藏珠玑的话:“出来是出来了,不过这代价,太大了。” 沈清舞微微一颤,蹙眉:“哥?” “我想知道的事情,似乎还并没有什么是不能知道的,如果不是你这双残腿,我不可能这么快就出来。我都知道。”陈六合沉声说道。 “我愿意!”沈清舞的表情忽然变得执着。 “我知道。”陈六合点头,但没多说什么,他习惯把心中的痛楚掩埋着,他越愤怒的时候就越喜欢冷静,即使他心中杀气弥漫,快要席卷四方。 “没有腿,你能背我抱我,去到哪里都能看到最惊艳的风景。没有你,我哪里都不想去,去了也是索然无味。”沈清舞说道。 “我也知道,但这并不是他们废你双腿的理由。”陈六合说着。 “都过去了。”沈清舞道。 “过不去。”陈六合摇头,论执着,他比沈清舞还要执着。 “有人欠下的债,总要还的,一定要还的!”苏小白紧握双拳。 秦若涵忽然感觉身边的陈六合很可怕,比他杀人时的样子都要可怕了十倍百倍,虽然他现在古井无波,并没有丝毫愤怒表象,但这种让她坠入冰窟一样的感觉却异常清晰,直刺她的心扉,让她害怕的同时,又是无比心疼。 就在气氛无比沉闷的时候,忽然,院子外面屁颠颠的跑进了一个半大小孩。 赵如龙一手提着一瓶酒,欢快的跑了进来,感受到场中的气氛有些沉默,与他想象中的欢声笑语不一样,这小纨绔吓了一跳,心都在打鼓。 “陈......大爷,老头让我来给你们送酒的。”赵如龙缩了缩脖子说道,做了亏心事,看都不敢去沈清舞一眼,而事实上,沈清舞都没看他一眼。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送过来啊。”陈六合笑骂了一声。 赵如龙满脸怯怯然:“先说好,陈大爷,你不能揍我,我们的恩怨已经过去了。” 陈六合都气笑了:“废话那么多,是不是又皮紧了?”他还没无聊到要去跟一个小纨绔记仇的地步。 赵如龙这才颠颠的跑过来,把两瓶白酒放在了桌上,人不比桌子高多少,有些吃力,但是没人去帮他,连母性泛滥的秦若涵都还被刚才的沉闷气氛压着。 “老师。”放好酒,赵如龙唯唯诺诺的来到了沈清舞的身旁。 沈清舞头都没回,只是淡淡道:“一个人做错了事情,就必须要承担后果,跟年纪大小无关。” “因为你小,所以你仍然可以活蹦乱跳的站在这里,但并不代表你就值得原谅。”沈清舞的性子很冷,除了陈六合以外的任何人,都无法让她出现太多波澜。 “老师,我错了,以后绝对敢了,再要踩人的时候肯定学会看人。”赵如龙虎头虎脑的说道,一双贼眼乱飘,可看了一圈,也没找到能帮他求情的人。 貌似在这些人里面,他老师才是最大的boss。 沈清舞没再去理会赵如龙,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非常简单,只有对和错,对了就是对了,错了就是错了,一切的理由和解释,都是一样的苍白无力。 赵如龙垂头丧气,但很有一些鬼精心性,也不再求情了,乖乖的走到一边,老实巴交的跪在了那里,双手还捏着耳朵,态度那叫一个虔诚。 陈六合和苏小白都乐了,苏小白道:“这小子有点前途,还懂得能屈能伸。” 接下来的时间,几人都没在说什么扫兴的话题,一顿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沈清舞已经回房休息了,仍旧没去搭理赵如龙,这与铁石心肠无关,其实教育的真谛就是不能心慈手软,一个错误如果能够轻易原谅,就一定不能刻骨铭心。 特别是像赵如龙这样聪明有余、狂妄更甚的小纨绔,如不懂得张弛有度,还会有更大的跟头在等着他去栽。 黄百万已经败倒,强撑着一股子韧劲在那坚持着,三两的量硬是喝了一斤下肚,这家伙倒也算是豁出去了。 苏小白也是有些晕晕乎乎,抓着陈六合没完没了的说着曾经趣事,让陈六合老脸微红,尴尬不已。 而秦若涵则是不断的传出惊叹与娇笑,听得津津有味,这也让她有了不断给苏小白满酒的动力。 跪在那里不敢有丝毫造次的赵如龙,看向陈六合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敬仰跟崇拜,这家伙才是真正的牛逼人物啊,简直是纨绔辈的楷模。 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事迹,足以让他们把陈六合当祖师爷一样供起来每日上香。 在钓鱼台宾馆吃霸王餐? 和别人约在大会堂外干仗? 对着那座象征着权力核心巅峰的红墙里面尿尿? 赵如龙都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他所做的那点破事,跟别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的小儿科,说出来都嫌丢人。 这一刻,赵如龙深深的感悟到,他在纨绔这条路上,才刚刚起步,还有漫漫长路需要前行...... 时间过了凌晨,苏小白喝了最后一杯酒,终于是翻到了桌下,而黄百万早就已经趴在桌上不省人事了,赵如龙也足足跪了三个多小时,不曾喊冤叫累。 看着眼前的狼藉,至少喝了一斤半以上的陈六合失笑了一阵,一手提着苏小白,一手提着黄百万,把两人分别丢进了房间床上。 “你一点事没有?”秦若涵睁大美眸看着陈六合,这家伙哪点像是近两瓶白酒下肚的人? “赶紧帮忙收拾,废什么话。”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对这个好奇心比猫还强的娘们,他是没什么好脸色的,仅仅一晚,也不知道从苏小白那个笨蛋的嘴里套出了多少信息。 “我即没喝酒也没吃菜,凭什么要让我收拾。”秦若涵这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娘们愤愤然的说道,不过手上的动作还是挺利索,收拾筷子叠碗。 秦若涵人生中的第一次洗碗,就这样被陈六合无情的剥夺了,虽然中间有打碎了两个碗的小插曲,但对于秦若涵愿意做出一百块赔偿的态度,陈六合还是非常满意。 秦若涵简直肺都要气炸了,她帮陈六合洗碗,结果打碎了碗还要她来赔偿。 这个世界上估计都找不到第二个比陈六合还无耻的人了,她说理的地方都没有,欲哭无泪! “陈六合,你个王八蛋,我诅咒你一辈子不举!”满腹委屈的秦若涵对陈六合骂道。 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面对你,肯定是举不起来的。” 秦若涵心火再烧啊,她脱下高跟鞋就朝陈六合丢了过去:“对我都举不起来,那你那玩意还有什么用?割了算了。” 陈六合把玩着手中充满诱惑力的高跟鞋,打量了一眼秦若涵那被肉-色-丝-袜包裹着的小玉足,有些心猿意马。 “不过话说回来,我能不能举,你不是已经体会过了吗?今晚还要再感受一下?”陈六合眼神有些火热。 ---------------- 白天三更到了,晚上还有,答应了爆发一个礼拜,今天是最后一天,明天开始恢复正常两更,当然,欠下的章节会从明天开始补齐。别喷我,我要存稿,等待下次大爆发,不会太久!!!!

下一篇   第0091章 情场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