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1章 滚回来!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911章 滚回来!

短短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却像是过了万年那般的久,陈**跟地皇之间的对弈,真的有一种诡谲的魔力。.. 他们的速度都快到极致,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时间流逝的无比缓慢,短短几分钟的生死搏斗,的的确确像是过了许久许久一般! 这是一场让人连呼吸都不敢继续的极限激斗! 几分钟,两人过了不下数百个来回,但竟然还是没有分出胜负,一直处在充满杀机的氛围当中,不曾有半点懈怠。 鲜血不断的从两人身上飞溅出来,两人的身上全都挂彩,并且皆是伤的不轻,都有重创! 地皇的胸口有三道几乎横跨了胸腹的刃口,深可见骨,像是要被横胸切断一般,鲜血汨汨流淌! 他的嘴角也挂着鲜血,因为他的身上挨了陈**三拳两腿,伤的不轻! 反观陈**,要稍微比地皇好一些,但也好不了多少,胸口和肩膀,有两个血淋淋的血洞,是被短矛刺中。 他的左侧脖颈处,也有一道狭长的血痕,那是被短矛划过,差点扎穿脖颈! 他的嘴角也挂着血液,还在滴落,因为他也挨了地皇两腿! 两人的劲道有多大?这毋庸置疑,谁挨上对方一下,都不是小事,即便以他们这种变态的身体强度都难以抗下! 即便受到重创,但两人也没有丝毫退避的意思,他们手中的攻势,反而愈发的迅猛,当真的战意冲宵,让月光动容! “叮!”的一声脆响在暗夜下炸出,月牙与地皇的短矛相碰撞,火星四溢! 只见那短矛竟被小巧的月牙给整个切断,有一节掉落在地,紧接着,陈**一个急冲欺近了地皇,月牙那银芒洒洒的刃口,直切地皇的咽喉! 地皇终于变了颜色,他的脚步急速后退,陈**紧逼不止,他的速度,竟比陈**稍微慢了那么一拍。 无法退避之下,地皇眉目一横,一手丢弃断了半截的短矛,手掌五指摊开,牢牢抓住了陈**扣着月牙的手腕,让得月牙生生停顿在了他咽喉前不到三公分的位置! 同时间,地皇左手一掠,短矛直指陈**的心脏位置而去! 在这个生死关口,地皇委实了得,做出了最迅疾最刁钻的反击! 然而,陈**脸上并没有露出丝毫惧怕的神情,反倒是嘴角翘起了一个轻微而邪魅的弧度,邪魅到令人心生寒意。.. 只见他脚步一个诡谲的错开,身躯就硬生生偏移了几寸,锋利的茅尖擦着他的胸膛肌肤而过,划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鲜血在夜空下绽放开来! 与此同时,陈**扣着月牙的手掌猛然一个翻转,一朵朵绚烂的刃花从月牙身上闪烁了出来,在夜色中,无比的刺目与绚丽! 刃花中,有鲜血溅起,地皇的手腕被月牙划破,若不是地皇反应迅疾,他的整只手腕,恐怕偶要被削铁如泥的月牙给切断。 大惊之下,地皇脸色骤变,不得不松开了手掌,步伐再次暴退出去。 可这个时候,一切都为时过晚了,陈**怎么可能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他胸口的那一道划痕,可不是白挨的! 只见陈**身体一弓,整个人呈现一种蓄满力的弯弓态势,随着他的足下狠狠一点,他整个人就飞快的弹射了出去,直冲地皇的怀抱! 这突如其来的弹射简直太快,快到让人目不暇接,快到只剩下了一片虚影,让人难以反应过来,饶是地皇,在这种狼狈的情况下,也不能及时做出反应! 等他暗道一声不好的时候,只感觉陈**已经撞进了他的怀里! 他的胸口被陈**的肩头给结实撞击,他只感觉一股波涛汹涌般的洪山之力在一瞬间倾泻出来! 他的双足竟然无法扎在地面,被这种恐怖到让他都无法承受的撞击力给掀飞了起来,他的身躯向后方飞去。 陈**的贴山靠到底有多恐怖?试过的人都难以形容这种排山倒海般的感觉,太过恐怖,让人不敢细思回忆!这是一种根本就让人难以抵抗的威力! 地皇此刻就是这样,他有心抵御,却无力抗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躯倒飞起来。 不过陈**会如此轻易的放过地皇吗?趁你病要你命的浅显道理陈**比谁都清楚! 就在地皇身躯飞起来的同时,陈**豁然抬起一只手掌,牢牢的扣住了地皇倒飞的身躯。 “滚回来!”陈**的怒吼声在夜空下犹如惊雷一般的炸耳。 他凭借单手之力,就扯住了地皇倒飞的身躯,并且硬生生的拽了回来,然后只见他右手中的月牙狠狠划过了地皇的胸膛。 一片血水如花朵一般的飘散在夜色中,绚烂而妖艳,地皇的胸口上,再添一道刃痕,极深极长,都能看到森森白骨,似乎胸骨,都要被切断了一般,鲜血如泉涌一般的喷洒出来,瞬间就染红了他的麻衣长袍! 地皇倒也了得,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也及时做出了应对,他吃痛的惨嚎了一声,右手短矛狠狠的扎向陈**的脑门,要把陈**一击毙命! 然而陈**怎会犯下如此低级的错误?在这个处境下的地皇想要在陈**的面前翻盘,简直是难如登天! “滚!”短矛在离陈**额头不到三公分的距离时,陈**再次一声爆喝,一个漂亮的旋转摆腿,结结实实的蹬在了地皇的胸膛上。 地皇的身躯就犹如断线风筝一般的倒飞了出去,飞出了足足五六米远的距离,才重重的砸落在地面之上! 这一切,仅仅是发生在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内而已!虽然短暂,短暂到让人的思维都快要跟不上这突如其来的惊变! 可其中所带来的震撼,却是无法想像的! 强者之间较量,竟如此凶残,当真是瞬息万变,一个小小的契机,就能改变一切,也能捣毁一切! 夜空下忽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除了浓重的呼吸声外,一切皆无,仿佛连风,都不再摇曳,不再吹拂,只有盈盈月光洒洒,朦胧的照亮天台上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