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9章 他是传奇(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89章 他是传奇(求鲜花!)

很难想像,一个穿着迷彩服军用靴的铁血汉子,蹲在一个女孩腿边嚎啕大哭的样子,哭声是竭嘶底里,痛彻心扉。 “是谁干的?哪个王八蛋干的?我要杀了他,我杀他全家!”皮肤白净的苏小白心痛到极致,他的面孔狰狞,杀气凛然。 “都过去了,我们现在过的不是也很好吗?”沈清舞脸色平静的说道,手掌轻轻拍打了一下苏小白的脑袋。 她比陈六合小了四岁,而苏小白比陈六合只小了几个月,她也把苏小白当哥哥一样看待。 “可你的腿......”苏小白热泪盈眶,唇齿颤抖,伸手颤颤的手掌,想去摸沈清舞失去了直觉的双腿,可又不敢,他怕他的心会太痛太痛。 “腿是用来走路的,轮椅也可以用来代步,有什么不一样吗?以前站得太久,太累了,现在一直坐着,也挺好。”沈清舞纯真的笑着。 她越笑,苏小白就越心疼,他狠狠抽了自己几个嘴巴子:“都怪我,都怪我,是我没本事,不能在你们最苦的时候帮助你们,我是个废物。” “别这么说,有些东西,即便是你们苏家动了,也不会有太大作用。”沈清舞安慰着。 陈六合掩去了眼中的一抹至寒之意,说道:“一个大老爷们也成天磨磨叽叽哭哭啼啼的,谁欠了我的债,我会让他还,连本带利的还。” 陈六合说道:“放心吧,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欺负了小妹以后,还能过得安稳的,我要让他全族的气运,来换我小妹的双腿!” “到时候算上我一个!”苏小白狠狠抹去了眼泪,看着陈六合。 陈六合不咸不淡的说道:“那就要看你到时候混的怎么样了,能不能变成在老苏家举足轻重的第三代,没有足够的分量,你登不上那个舞台,老苏家也没几个人愿意你挥舞着整个苏家的未来去冒险。” “等着看就是,我必入京城!”苏小白语气坚定。 陈六合笑了笑没有说话,苏小白推着沈清舞,几人上了饭桌。 秦若涵安安静静的跟在陈六合的身后,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刚才那个震惊的画面还在她脑中盘旋,什么样的感情,才能让一个开枪打人都不眨眼的军人那样痛哭流涕,那样撕心裂肺? 黄百万准备的菜不错,都是卤味,还是荤的,更有一道野味。 “小妞,上酒!”陈六合头也没回的对身后喊了句。 秦若涵俏脸一急,心中生气,不过还是乖乖把手中提着的两瓶精品五粮液放上了餐桌,而自己也很不客气的坐在了陈六合的身边。 “他叫老黄,山里来的,我把他当哥们。”陈六合指了指黄百万,对苏小白说道。 闻言,苏小白颇为好奇的打量了黄百万几眼,眼中不失惊讶,能被陈六合说一声哥们,这分量就太重了,或许黄百万现在还不能体会到,但慢慢,他会知道这是一种多么大的荣耀。 “黄哥,我叫苏小白,不嫌弃的话,喊我小白。”苏小白笑着说道,在黄百万面前没有任何架子,陈六合的哥们,就是他苏小白的哥们。 “不敢当不敢当,苏哥不嫌弃喊我一声小黄或小万都可以,这声黄哥,可千万别再喊了,我老黄会折寿。” 黄百万受宠若惊,连忙站起身,用手掌在衣服上狠狠擦了几下,才伸出手和苏小白握了握,十足的一个小民模样,有些滑稽。 “至于我身边这个娘们,就不用多做什么介绍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妞儿,除了会惹麻烦以外,没啥特别的。”陈六合钳了块鸭肉丢进嘴里。 听到这话,秦若涵那叫一个气啊,俏脸都涨红了,忿忿的看着陈六合,桌下的高跟鞋一点都不留情,直接踩在了陈六合的脚掌上。 “嘶~~~”这一下差点没让陈六合倒抽凉气,他哭笑不得的看着若无其事的秦若涵,恼道:“你丫真是干别人的老公不心疼啊。” 秦若涵扬了扬下巴道:“谁让你口无遮拦。” 说罢,秦若涵礼节性的对苏小白伸出洁白的手掌,道:“少校您好,我是陈六合的老板秦若涵。” “你好,秦总。”两人的手掌触到即分,苏小白对陈六合眨了眨眼睛:“六哥,这个不错啊,够分数了。” “九十分以上吗?”秦若涵若若大方的问道。 苏小白错愕,旋即大笑了起来:“六哥,这你都跟她说了?关系不一般啊。” “普普通通没什么特点。”陈六合撇撇嘴说道。 秦若涵不乐意了,就不愿意陈六合在外人面前踩呼她,她气道:“我哪里普通了?长的好看胸又大,腿还长呢。” 陈六合的眼神在秦若涵的胸口打量,就差没钻到桌子地下去研究大腿的尺寸了,他道:“没摸过,我不知道。” “混蛋,瞎了眼睛还有两个窟窿呢。”秦若涵快被气哭了,她真有种把陈六合的脑袋按在胸口闷死的冲动,让他临时之前好好感受一下自己的波澜壮阔。 逗了秦若涵一会儿,刚才的沉闷氛围彻底消散。 推杯换盏了几个来回,苏小白放下酒杯,极度不满的抱怨道:“六哥,小妹,你们两也太不够意思了,来杭城一个多月竟然都不说?今天要不是碰到这事儿,六哥你还不打算给我打电话是吧?” “对你没什么好处的事情,犯不着,今天这事儿也是在我的意料之外,目前我手中可打的牌不多,有些更是不能轻易去动的,想来想去,也只有你小子可以随便用了。”陈六合笑着说道。 “感情我就这么一文不值?”苏小白哭笑不得。 陈六合耸耸肩:“你要是想值钱点也行,做出一番成绩来啊,二十四岁才升了少校团长,你能不能再给我丢人点?” 苏小白这个在旁人眼中升迁速度足以逆天的家伙此刻却是没有半点优越感,悻悻然的缩了缩脖子,道:“六哥,你不能把我跟你比啊,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牛逼?还让不让人活了。” 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不跟我比,跟旁人比你又强了多少?就眼下来看,二十四岁的副处级不说一抓一大把,但绝对不再少数,何况你背后还站着苏家这个庞大的背景资源,你也好意思有优越感?” 这个在整个京南军区都能算得上是年轻军官佼佼者的少校团长,此刻却是恹恹的坐在那里,屁都不敢放一个。 秦若涵看傻了,黄百万也看傻了。 陈六合的口气太大太大,大到没边,竟然好意思说一个二十四岁的少校没出息,没优越感?这特么是想飞天啊?传出去也不怕别人吐他一脸口水。 吹牛逼没有这么吹的! “说的你好像挺厉害一样,真没看出来。”秦若涵心中有些打抱不平,鬼使神差的说道,她就不乐意看到陈六合这种高人风范,容易让她自卑,紧张,总感觉两人隔的太远,让她触不可及,这种感觉让她很害怕。 陈六合没去理会秦若涵,也没必要解释什么,只是轻轻抿了口酒,默不作声。 苏小白却是说道:“六哥没在吹牛,如果你知道传奇这两个字的意义,你就会知道我六哥到底有多牛。” 闻言,秦若涵猛的一颤,心中涟漪翻涌,不知道苏小白这句话分量到底有多重,她看着若无其事的陈六合,由衷的道了句:“看不出来。” “看不出来就对了,我六哥从来就不在乎任何的眼光,他最大的乐趣就是扮猪吃老虎,这是他天生就自带的天赋属性。”苏小白苦笑的说道。 “怎么看他不重要,重要的是有几个人敢动他?”苏小白耸耸肩道。 秦若涵忍不住的问道:“陈六合,你真有那么厉害吗?你都那么厉害了,怎么还会落魄到变成一个收破烂的?”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道,胡扯道:“都说了我是传奇,传奇当然要与众不同了。” “戚,破烂传奇。”秦若涵说道,尽管她心中深信不疑,她也要装作不相信,什么都不相信,这样或许是自欺欺人,但能让她感觉到陈六合还在身边。 跟黄百万碰了一下,陈六合喝了口,又对苏小白道:“五年前,你老子让你参军你死都不肯,是我一脚一脚把你踹到部队去的,恨不恨我?” “不恨,事实证明,你和我家老头子都是对的,如果不参军,我现在顶多算得上是一个貌似能挤进一流水准的大纨绔,别人会怕我,但在意的只是我的家世,却没人会敬我。”苏小白轻声说道。 “知道就好,谁都会有靠不住的一天,只有靠自己,才是最可靠的,让别人怕你很简单,狠一点就行,但要让别人怕你的同时还敬你,可就是条漫漫长路了。”陈六合笑着说道。 沈清舞也轻声道:“当别人凶你的时候,你要先让别人怕你,当别人怕你的时候,你要做的是如何让别人敬你。” 这句话说的波澜不惊,却满含哲理,秦若涵在消化着,黄百万更是如获珍宝一般在心中一遍遍的咀嚼着,仿佛死也要烙印在脑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