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3章 我不喜欢这个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893章 我不喜欢这个人

闻言,陈六合傻住了,苏婉玥也是怔住了,旋即俏脸绯红一片,都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了,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陈六合倒想解释,可此情此景,似乎说什么都有狡辩的嫌疑,这一下真是有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意思了。 就在他和苏婉玥都无比尴尬的时候,苏伟业道:“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会过问!但是小六子,你可不能欺负了我女儿,不然我饶不了你!” 陈六合摸了摸鼻子无言以对,唯有哭笑不得,这特么都是什么破事?这绝逼算是羊肉没吃到,惹得一身骚啊! “爸,说说眼下的事情吧,你打算怎么处理钟耀辉事件?”苏婉玥整了整慌乱的心绪,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哼!钟耀辉这条白眼狼,我让他做了绿源的第三大股东,给了他一生的名利富贵,到头来竟然还要反咬我一口!”苏伟业冷冷说道:“真是利益熏心!” 陈六合接茬道:“钟耀辉已经不用担心了,他现在已经被捕,而且昨天晚上的录音,我都已经匿名交给有关部门了!等待他的,只有法律制裁!” “你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怎么来平息这次事件所带来的冲击!稳定住绿源集团的内乱和股市上可能带来的动荡!”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 苏伟业淡淡道:“小六子,你太瞧得起钟耀辉了,他掀不起太大的风浪!他的灭亡充其量只算得上是毛毛细雨!只要我苏伟业还在,没人能动摇绿源!” 顿了顿,苏伟业道:“我并不是在担心钟耀辉的事情,我只是愤恨他令人发指的行径,还有纳兰琼斯家族不折手段的卑鄙!” 陈六合轻笑道:“这句话说的没错,罪魁祸首是纳兰琼斯家啊,你们一天不把他们解决了,就一天不能安生!” “这一天不会太久的!我这次在国外待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处理这件事情的,一切已经安排妥当,不出半个月!纳兰琼斯家必定崩溃!”苏伟业道。 陈六合点点头:“那就好,不过这最后半个月,看来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了,以免对方狗急跳墙的反扑啊!” “婉玥的安全就交给你了!”苏伟业凝声说道。 陈六合耸耸肩,道:“她这边你放心!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的安全吧!” 苏伟业笑了一声,没说什么,有军方全力保护的他,安全还是没多大问题的! ...... 当天下午,绿源集团的临时紧急董事会,在中海召开,绿源集团的所有股东全部到场,连第二大股东李胜杨也特意赶来了中海! 钟耀辉的恶行,无疑是让人震怒的,他的事件传开,也给绿源集团带来了很大的震荡,在整个华夏商业圈,都卷起了一股不小的浪潮。 董事会上,人人义愤填膺满是愤慨,对钟耀辉的恶行唾骂不止,商议着如何以最小的损失平定这次风波! 陈六合也出席了董事会,不过他还是以苏婉玥保镖的身份入场,全程都站在苏婉玥的身后一语不发,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在座的每一个人。 这也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李胜杨本人,将近六十岁的年纪,头上已经有了华发,身材不高,有些微微发福,脸上也是堆满了沧桑的皱纹。 整个人看上去的感觉,很是沉闷,话不多,但每一句话,都掷地有声,能说到最关键的节点上!看得出来,他是个很有主见很有思想的实干派! 不知道为什么,陈六合看到李胜杨的第一眼,就不太喜欢! 因为这种性格的人,陈六合见过太多了,通常都是城府太深,心思太沉,比较内敛的表面下,是一颗琢磨不透的心思,这种人的心事很难猜,也不会把什么事情都挂在嘴上说。 说好听点,叫沉稳务实!说难听点,就是心思叵测,难以把控! 这场由苏伟业亲自主持的董事会议,开了将近三个小时才结束! 散会后,李胜杨来到苏婉玥身边,脸色沉沉道:“苏总,受苦了!” “多谢李伯伯关心,我没事,一切都过去了!”苏婉玥说道。 李胜杨点点头:“钟耀辉会受到惩罚,他一定会受到法律最严惩的制裁!”说罢,他有转头对苏伟业点点头:“我先离开了,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 等人全部散去,陈六合还在望着李胜杨消失的方向,他没头没脑的道了句:“我不喜欢这个人!”顿了顿,他加了句:“不但不喜欢,还很讨厌!” 苏伟业跟苏婉玥都转头看了眼陈六合,苏伟业笑问:“六子,为什么这么说?” “纯粹是一种感觉!这个人的心思太沉了,表面看起来沉稳,其实诡谲多变难以把控!”陈六合评价道。 闻言,苏伟业露出了一个莫名的笑容,拍了拍陈六合的肩膀道:“李胜杨是我多年的合作伙伴和老友,和是跟我一起创建绿源集团的元老功勋!他的为人我很清楚,或许是你想多了!” 陈六合耸了耸肩没有言语,但是他从苏伟业的笑容中看出了一丝不为人知的意味,这让他怔了一怔,旋即也露出了相似的笑容。 两人相觑了一眼,又是洒然一笑,似乎仅仅一个眼神,就产生了什么共鸣和不能言语的沟通,就如一老一小两只狐狸一般。 苏婉玥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人,一双狭长利落的黛眉蹙了起来,道:“你们在笑什么?笑容中让我感觉到了不寻常,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 陈六合笑着拍了拍苏婉玥的脑袋,道:“大人之间的事情,小孩子别多管!” 这个无比亲昵的动作让苏婉玥愣了一下,连她父亲都从没有这样拍过她呢,陈六合这个家伙竟然拍她的脑门,这是把她当成了不经世事的小女孩吗? 她气坏了,瞪着陈六合道:“陈六合,你太放肆了!” 苏伟业笑着摇了摇头,道:“好了,你们中午陪我吃个午餐,下午我就要回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