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2章 卖艺又卖身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892章 卖艺又卖身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已经如此依赖这个男人,她不想否认这种感觉! 苏婉玥没有说话,只是抬起手掌,轻轻拉住了陈六合的衣袖,如此轻微的一个动作,仿佛足以在无声中诉说出一切。 她此时此刻就像是一个迷失在黑暗中的小女孩般,陈六合是她唯一的支柱与灯塔,只有待在这个男人身边,她才能感觉到光明! “呵呵,放心吧,我不会离开的,有你这么个拖油瓶在,我就是想走也走不开啊!”陈六合洒然一笑,把牛奶面包放在床头柜上,道:“我感觉你快醒了,就让酒店的人送了点早餐过来!刚才是出去拿早餐了!” 苏婉玥这才轻轻点头,忽然发现身上的衣服变了,不再是昨晚穿着的职业套装,而是酒店的睡袍,她下意识的抬起被子,看了看下身。 洁白修长的双腿上,没有丝袜,没有窄裙,只是被睡袍遮着最丰满的浑圆翘臀与神秘部位,再看看散落在床边地下的职业套装和已经磨破了几个洞的丝袜,特别是那粉红色的文胸,她的脸蛋瞬间能多了一抹嫣红。 “我身上的衣服是......是你换的?”苏婉玥咬着红唇问道,只有羞赧,没有羞愤! 陈六合愣了一下说道:“废话,当然是我换的了,你昨天晚上睡着了都死拽着我的手不放,我不换谁来跟你换?” 他嘴角露出一抹戏虐的笑容道:“放心吧,只是帮你换了衣服,并没有对你做什么过份的事情!” “陈六合,你是不是故意的?换衣服干嘛要脱我的文胸?这还不算过分吗?那你觉得怎么样才算过份?”苏婉玥抿着嘴唇。 陈六合无奈道:“文胸上沾了血迹,我就把它一起脱了!” “那我岂不是被你看光了?”苏婉玥脸上红霞飞驰,美不胜收。 陈六合讪讪的笑了起来,的确,现在想起昨晚的香艳场面,他都有点热血翻涌的感觉,那种美态,让人不敢想像,特别是那对高耸,挺~拔而浑圆,一只手都难以把持! 当然,陈六合并没有去试过,只是随意比划了一下而已! “那你打算怎么办?”苏婉玥咬着嘴唇问道,红润的脸蛋上娇艳欲滴,都快要滴出血来了一般。 “什么怎么办?”陈六合错愕了一下问道。 苏婉玥美眸一凝,道:“我的身子从来都没被男人看过,难道你不应该负责吗?” “呃.......”陈六合摸了摸鼻子,道:“我也没对你做什么啊,看一下也不会少块肉,怎么就要负责了?你这是赤果果的讹诈碰瓷行为知道吗?” 苏婉玥的美眸中飘荡出了凛凛杀意,直勾勾的瞪着陈六合,仿佛只要陈六合今天不给她一个满意的交代,她就要跟陈六合拼命一样。 很快,陈六合就败下阵来,他苦笑道:“摊上你这么个娘们,我也算是服了,我本是卖艺不卖身,你现在想让我卖艺又卖身啊?” “连你的灵魂我都要!”苏婉玥直言不讳的说道,昨晚的经历让她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她不想再去自欺欺人,她只想面对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情愫! 其实人活着并不容易,生命是无比脆弱的,她昨晚更是差点承受无尽屈辱而死!她也想清楚了,人生在世何须做作? 爱了,就是爱了!她就是喜欢这个男人,她就是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迎上苏婉玥的眼神,陈六合叹了一声,扶着她靠在了床头上,说道:“我们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你首要的就是养好精神,接下来你可不会闲着,你父亲已经连夜乘坐最快的航班从国外赶回来,相信等下就会到了!” “懦夫,逃避不会有用的!”苏婉玥轻声说道。 陈六合失笑了一声,手掌在苏婉玥的脸蛋上轻轻捏了一下道:“别激我,等我发起狂来,怕你招架不住!” “都已经这样了,我还会怕你吗?”苏婉玥问道。 陈六合摇摇头,懒得去理会苏婉玥,把牛奶面包递过去,道:“先填饱肚子,等你父亲来了,你们商量一下怎么处理钟耀辉事件,绿源出现如此丑闻,对你们的股市会有很大的影响!对整个集团都会是一种冲击!” 苏婉玥点点头,感觉到睡袍内的胸前有些空空荡荡,神圣峰峦毫无束缚的晃荡着,低头看去,甚至能看到两点微微立起的轮廓,她脸色再次一红,把被褥拉过,遮挡住了胸前风光,还对着陈六合悄悄瞪了一眼。 苏伟业来了,刚下飞机,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酒店,看到了苏婉玥和陈六合。 苏伟业五十多岁,看上去却跟四十岁的人一样,瘦瘦高高的身材很是挺拔,俊朗的脸上有一股迫人的气势,稳稳的一个上位者,一看就知道充满了雄韬伟略! 他跟陈六合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苏伟业还深深的记得陈六合把他从血狼佣兵团手中救出来的场景,这个青年在他的心里,早就刻骨铭心。 见面的第一眼,陈六合下意识的跟苏伟业伸出手掌,跟成功人士打交道,不都是要繁琐的握手表示问候吗? 可苏伟业却没跟他握手,而是站定在陈六合面前,双掌拍在陈六合的双臂上,上下打量了一圈,然后来了个结实的拥抱! 由此可见,陈六合在这个风云大佬的心中,份量可不轻,不光是他的救命恩人,更是他女儿苏婉玥的救命恩人! “六子,我们苏家,欠你的可是越来越多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都清楚,要不是你,婉玥不可能安然无恙!”跟苏婉玥嘘寒问暖过后,苏伟业再次拍了拍陈六合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陈六合笑了笑说道:“应该的,你们给了我多少,我就会回报你们多少!虽然这笔买卖对我来说有些亏本!” 苏伟业深深看了陈六合一眼,眼神微不可闻的撇过了地下没来得及收拾的女性衣物,道:“你真的很亏吗?那要不要跟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