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7章 意料之外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87章 意料之外

“叮铃”忽然,陈六合兜里的手机传来了一阵动静,是短信的声音。 “哥,回家了。”发信人,沈清舞。 陈六合微微蹙眉,看了眼跪在那里脸色煞白老实不动的赵如龙,发现这家伙的手放在兜里,而兜里还亮着手机屏幕的光晕。 玩味一笑,陈六合走上前:“拿出来。” “什......什么?”赵如龙一惊,都快被吓哭了。 陈六合笑而不语,手指勾了勾,赵如龙这才唯唯诺诺的把兜里的手机拿出来递给陈六合。 陈六合一看,笑了起来,屏幕上是短信页面。 “老师,我错了,快救救我们。” “老师,陈六合太可怕了,我想离开这里,你快来救我啊。” “老师,陈六合太牛逼了,我爸他们在他面前都跟孙子似的。” “老师,要出人命了!求求你了。” 在一连串的短信中间,还夹杂了几张彩信图片,都是拍摄的现场画面。 没有一条沈清舞的回信,但沈清舞却在最后关头,却给他发了一条短信。 “哥,回家了。”这四个字的含义陈六合非常清楚,没明说,是因为小妹并不愿意去左右他的决定,但小妹并不希望他杀人。 “这点小聪明是跟你学的?”陈六合把手机丢给了不明所以的赵江澜。 赵江澜看到后,脸上露出了不加掩饰的灿烂笑容,沉闷完全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轻松,如果不是陈六合在场,他都想给儿子伸出一个大拇指。 他了解老沈家,也了解陈六合和沈清舞,他同样也知道,沈清舞最听陈六合的,而陈六合也最听沈清舞的。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让陈六合改变决定甚至是放弃原则,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沈清舞! 他没想到,儿子这么聪明,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能想到跟沈清舞求情,并且还歪打正着,让沈清舞动了恻隐之心。 “陈老弟,那你可冤枉我了,儿子比老子强多了。”赵江澜乐呵呵的说道,对赵如龙投去了一个赞许的眼神。 “我看你就是欠揍,是不是嫌弃自己的屁股还不够开花?”陈六合不轻不重的在赵如龙的屁股上踹了一脚,赵如龙顺势倒地,龇牙咧嘴。 陈六合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别装了,不想跪就不想跪,何必装出一副要昏过去的样子?” 被看穿心事,坐在地下的赵如龙傻笑了起来,在陈六合面前可不敢有半点嚣张气焰了。 环视一圈,陈六合对另外几个小纨绔到:“好了,都别跪了,收拾你们真是没半点成就感。” 几个小纨绔都是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下,只感觉双腿都麻木了,站都站不起来,曾新华几人连忙上前把儿子抱到沙发上去坐着。 他们早就心疼坏了,只不过陈六合不发话,他们是一动不敢动。 “求求你,放了我爸,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认错,你要收拾就收拾我吧,千万别杀我爸。”不可一世的刘晓季扑倒陈六合面前哭求道。 赵如龙咬咬牙:“陈......大爷,今晚的事情都是我挑起来的,是我蛊惑他们来帮我出气的,你要罚就罚我吧,怎么罚都成,只要你能放了刘晓季的爸。” 陈大爷?赵江澜翻了个白眼,无形中自己的辈分这么有跟着变小了?这个倒霉孩子。 陈六合打趣的看着两个孩子,有感而发的说了句:“一个合格的纨绔,不是只会狂妄的,那只能叫煞笔败类,其实纨绔是非常考验眼力劲的一个行当,显然,你们的火候差了不止是一星半点,这种最低级的纨绔,真不会被人看在眼里。” “陈大爷说的是,以后我肯定跟着你好好学。”赵如龙摸蛇上棍,对陈六合那是充满了敬畏,今天在受到极度惊吓的同时,也终于感受到什么是真正的牛人,什么是装逼的最高境界,不动声色就能把所有人玩弄鼓掌。 那种掌控力,真特么霸道! 陈六合嗤笑了一声,没去搭理自我感觉良好的赵如龙,对苏小白道:“好了,差不多别玩了,小妹让我们早点回家。” “六哥,就这样放了他?”苏小白诧异道:“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以前哪个人不是被你踩下就必须踩死为止的?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就跟弟弟说一声,是一枪打死,还是剁碎了喂狗,亦或是活埋了当肥料,都没问题!” 闻言,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颤,刘少林更是吓的六神无主,他道:“你不能杀我,我是有级别在身的人,杀了我非同小可,你们都会跟着倒霉!” 苏小白冷哼一声,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刘少林,道:“你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就你这样的算个球啊,比你牛逼几十倍的人都被我们玩死过一打又一打,你在我们眼中还真算不上什么东西。” 苏小白说道:“这还真不是我吹牛逼,杀你就跟杀条狗一样,死了也白死,连一点波澜都掀不起来。” 陈六合摇摇头:“算了吧,这样的货色,真踩死了也不会有什么成就感,况且这是小妹的意思。” “小妹的意思?”苏小白一怔,旋即连忙把脚掌从刘少林的大腿伤口上拿下来,对刘少林说道:“你给老子记住了,我今天晚上可从来没想过要杀你。” 这突然的态度转变,让众人都是有些惊愕不已。 小妹?这又是有多大来头的大人物?一条短信,一个意思传达过来,就能让这两个煞星纷纷偃旗息鼓?看那模样似乎还忌讳颇深。 曾新华等人凌乱了,不敢想像陈六合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身后的猛人一个接一个? 从表面上看起来,苏小白仅仅是个少校军衔的军官,今天也是仗着部队资源才强势镇压下了刘少林,其实真看社会地位的话,并不比刘少林高多少,甚至还不一定有刘少林吃香。 可这仅仅是表面而已,他们看到的是更深层次的东西,从他的年纪、口气、做派、和不把刘少林放眼里的强势来看,这年轻军官绝不可能是普通货色。 或许背后的背景,大到惊人,不然他凭什么说出“杀刘少林就跟杀狗一样简单”这种话来? 他们相信这句话应该没有半点夸大其词的成分在里面。 仅凭这一点,就足够耐人寻味。 而陈六合这个能让苏小白恭敬有加的年轻人,身份背景恐怕更不简单,只大不小,更别说现在又出来的一个神秘到极点的小妹。 想到这些,曾新华几人凉气倒抽,心脏都有些刺痛的感觉,那是受到了严重惊吓带来的反应。 他们不敢想像,如果刚才没听赵江澜的劝解会怎样?凭他们那芝麻绿豆般的家底和资源,恐怕充其量只是被别人一根手指就碾压致死的货色。 想着想着,他们冷汗直流,一股劫后余生的轻性感油然而生,不约而同的看向赵江澜,眼里充满了感激,这可是一个天大的人情! 陈六合可不会在乎这几个小虾米在想什么,他淡淡看着如死狗一样快要虚脱的刘少林,道:“恭喜你,你捡回了一条小命。” 顿了顿,他道:“不杀你,不是不能,也不是不敢,而是有个人并不愿意让我双手沾血,仅此而已。” “你呢,心中服也好,不服也罢,都随意,养好伤以后想要跟我们秋后算账的话,我也没什么意见,不过下一次,我保证,你肯定没这么好的运气。” 陈六合把兜里的劣质香烟掏出,先丢给了苏小白一根,又丢给了黄百万一根,随后有递给了赵江澜一根。 至于其他人?直接被他无视了,他的烟虽差,但逼格无限高,不是什么人都接的起的。 赵江澜不会抽烟,但还是接过,有模有样的点燃抽着,黄百万则是笑的嘴巴都快咧到耳根了,他只感觉自己倍儿有面子,这一根烟的意义,够他吹一辈子。 吐出一口浓烟,陈六合才继续对刘少林说道:“别说你现在只是副处,我再让你升两格又能怎么样?有些人你惹不起,你这辈子都惹不起,也别说我装逼,你连让我在你面前装逼的资格都没有!至于你能不能咽下今晚这口气,与我无关。” 说完,陈六合便不再理会,让秦若涵去把红姐叫进来。 不一会儿,红姐唯唯诺诺的走了进来,这大场面委实把她差点吓瘫在地,不过看到气质超然的陈六合,她心中又跟吃了颗定心丸一样,还能保持冷静。 没错,此时此刻的陈六合在她眼中,绝对是气质超然! “红姐,让人把这包间的酒水钱结算一下,一毛钱的折也别打。”顿了顿,陈六合又道:“对了还有,赶紧去让人统计一下,今晚会所内所有被打砸了的东西,损失一共是多少。” 红姐领命,秦若涵赶忙插了句话:“还有客源的流失量、以及给我们造成的一些负面影响所会带来的损失,也一并算进去。” 陈六合失笑的看了这娘们一眼,秦若涵理直气壮的看了回去,她对带人打砸她会所的刘少林自然是痛恨异常的,既然要赔偿,干嘛不多赔偿?谁会跟钱过意不去? ------ 写不动了,一万二好像是我的极限,再写脑子就不好使了,再欠一章,一共欠三章,一定会补上,兄弟们别喷我,大红真的不容易,呜呜呜呜~~~~求花花打赏,俺快饿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