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6章 夜空下的一声叹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876章 夜空下的一声叹

苏婉玥在心中呢喃,一双本该动人的明亮眸子,都变得暗淡几分,放空在街道的最尽头,就像是她以后的路,黯淡无光! “哎,自讨苦吃自作自受!老板,这样有劲吗?”无比寂静的街道上,悄无声息的传出了一道轻叹声,充斥着一股浓浓的怜惜。 这道声音是从苏婉玥的身后响起,出现的是这么的突兀,让得苏婉玥的神情狠狠的怔住了,旋即不敢置信的转过了头。 她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孔,那张棱角分明的脸蛋上,少了一丝玩世不恭,却多了一丝心疼和怜惜。 她彻底愣住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眼睛!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走了吗?他不是已经在离她越来越远了吗?他不是说了,从此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吗? “哎!”看到苏婉玥那绝美的脸蛋上有着浓浓的无助与凄凉,陈六合的心没来由的抽了一下,再叹一声,脱下身上的外套走上前,披在了她那已经在瑟瑟发抖的娇柔身躯上。 在看到陈六合的瞬间,苏婉玥只感觉那寒冷黑暗的心房,突然被燃起了一丝火光,旋即渐渐变得温暖,似乎这个世~界,再次变得生动了起来,连周围的一切,都不再那么寒冷刺骨! 可是她仍旧紧紧的咬着嘴唇,无比倔强的看着陈六合,似乎是在无声的示威! 肩膀一甩,她置气的把陈六合的外套甩落,不说话也不扭头,就那样直勾勾的看着陈六合,很倔强! 陈六合无奈的摸了摸鼻子,什么也没说,弯腰捡起外套,重新披在了苏婉玥的肩膀上:“天冷,别着凉了!” 苏婉玥咬着嘴唇,昂头盯着陈六合看,动人的大眼睛,像是会说话一样,无声诉说着她所受到的委屈和心里所承受的恐惧,让人的心都快要融化。 陈六合神情默然,嘴角挂着一丝拿你没办法的无奈苦笑,没有说话,在苏婉玥的身边轻轻坐下,和她并排坐在街道旁,昂头望着一望无际的夜空。 天,还是那个天,天气,还是那么寒冷刺骨,街道,还是那么清冷孤寂! 所有的一切都没变,唯一变化的,就是身边多了一个男人!而就是因为这个简单的变化,却让苏婉玥感觉到,这个天地世~界都变了! 她不再无助,不再害怕,不再孤单,不再惶恐,不再冰冷! “你还来干什么?我已经说了不要你管!”苏婉玥冷漠的说道,但语气中,只有着一种小女人般的置气,像是放不下脸面低头一样的置气! “你说你的,跟我有什么关系?”陈六合轻声说道,还不忘对苏婉玥咧嘴一笑,笑得无赖,却笑得让苏婉玥心中狠狠一颤。 “你也说了,从今以后跟我再无瓜葛,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苏婉玥道。 “我承认,这话是想吓唬吓唬你的,可是到头来我才发现,没把你吓住,却把我自己吓住了!你赢了,可以吧?”陈六合柔声说道。 苏婉玥为之动容,她歪头看着陈六合:“我都那样说你了,你为什么还要管我?你可以让我自生自灭的。” 陈六合叹了口气,轻声道:“我不管你,谁管你啊?让你独自一人坐在寒冷的大街上吗?让你一个人沉浸在无边的恐惧当中吗?这是一种罪过,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的罪过,我更狠不下这个心!我怕被雷劈,我怕遭天谴!” “陈六合,你就是用这种方式骗取那些女人的心吗?”苏婉玥痴痴问道。 陈六合洒然一笑,道:“如果你认为是,那就是吧!你的芳心被我虏获了吗?” 苏婉玥直视着陈六合那双深幽的眸子,道:“我不想被你虏获,因为那一定会是一种非常痛苦的煎熬!” 闻言,陈六合笑得更加灿烂了,这个娘们说的是不想被你虏获,而不是没有被你虏获!两者之间几字之差,却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意思! 摇摇头,陈六合道:“或许是你把一些事情想得太极端了吧!其实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没丢下你不管,我把你找回来了!” “但我没说一定会原谅你啊!”苏婉玥说道。 陈六合自嘲一笑,摸了摸鼻子:“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明明受了委屈的是我,现在你却还在不依不饶,是不是真的要我丢下你,你才满意?” 苏婉玥撇了撇因为寒冷而有些泛白的嘴唇,她道:“冷!” 陈六合没有说话,而是蹲下身子,背对着苏婉玥,苏婉玥嘴角忽然挑起了一个无比绚烂的笑容,就犹如冰雪逢春一般的暖意四溢,无比生辉。 她很自然的趴在了陈六合的背上,双手抱住了陈六合的脖子。 陈六合背着她,两人在寂静的大街上前行,两人的影子,被路灯印射在了地面上,很协调的交融在一起,没有一丝冲突感。 走着走着,陈六合轻声说道:“其实无所谓渣男不渣男,你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你想象的那么不耻!有很多事情,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特别是情感,谁又能讲出个对错所以然呢?多情是渣男,绝情就不是渣男了吗?” “你又要用你的歪理邪论来掩盖你的罪恶行径了!”苏婉玥把下巴枕在陈六合的肩膀上,两人的脸庞,都快要贴在了一起,苏婉玥说话时,都有香气吐在陈六合的脸颊上。 “这个世~界上的对错,是很难区分的!”陈六合道:“比如说今晚,我要是绝情离你而去,我们两从此以后或许不会再有任何交集!这就算是大义凛然了吗?我弃你的安危而不顾,你说我算不算是渣男?” “是!”苏婉玥想也不想的说道:“因为你丢下了我,你就是渣男!” “那你觉得,我是丢下秦若涵好,还是丢下秦墨浓好?我怎么才能不是渣男?”陈六合反问道。 这一下,可把苏婉玥问傻了,一时间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还是谬论,一切的根源,都是你太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