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6章 锋芒露(下)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86章 锋芒露(下)

青年一身迷彩服,军用靴,迷彩帽,他看上去不大,估摸着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皮肤有些白净,长得还算英俊,嘴角有着一股子痞气。 那股痞气让秦若涵微微一怔,感觉有些熟悉,思索了良久,才幡然醒悟,这不就是跟陈六合那欠揍的表情及其相似吗? 只不过他完全没有陈六合那种自然,陈六合的痞是融到骨子里的,无时无刻不在欠抽,而这青年的痞,表露在表面。 这青年是在模仿陈六合?秦若涵脑中闪出了一个古怪的念头,她有些惊叹,陈六合这个家伙对别人是有多大的影响啊,才能让别人连一个表情都要像他学习。 青年的到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当赵江澜等人看到青年肩膀上扛着的军衔时,皆是不由自主的吸了口凉气。 两毛一,少校军衔!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青年才多大?二十三、二十四?得有多大背景的人,才能让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爬到少校的位置? 这里面固然有个人能力的重要性,但背景的重要性更是不能忽略,特别是在军队这样需要熬出岁月的地方。 陈六合笑看着青年,不动声色,而青年走进包间的第一时间也同样看到了陈六合。 他身上的彪悍气势似乎突然全都消失了,满脸的感慨与兴奋,这一瞬间,他脑子里闪过的回忆太多太多。 还穿着开裆裤的时候,他就跑去京城跟他厮混,跟在他屁股后面做尽了缺德事,他还记得他们当年最大的乐趣就是跟那些家世惊人的二世祖们斗智斗勇。 往往都是那些背景熏天的二世祖被揍得屁股尿流满地找牙的回去搬救兵,等救兵被搬来的时候,他们就跟过街老鼠一样抱头鼠窜,老是被人揍得鼻青脸肿。 “六哥。”青年来到陈六合身前,情绪不稳,眼眶红了,抑制不住的流出了两行泪水,他太激动了,多少年没见了? 他也知道他六哥这些年吃太多苦了,也只有他这个铁骨铮铮的六哥,被他视为一生中最敬佩的六哥,才能抗下这么多苦! “六哥......我想你了。”很难想像,一个体内淌着热血的铁骨军人,在挨枪子的时候都不曾流过一滴泪,此刻却激动的像个小孩,热泪盈眶。 “小白,这么多年没见了,你还是这么喜欢哭鼻子?难怪清舞老说你比她还娘们。”陈六合笑呵呵的说道,眼中的感慨表露了他此刻的心情。 “在你和小妹面前,我乐意。”青年哭着笑着。 苏小白,南方苏家的人,不到一定的高度,根本无法想象到苏家的背景与能量!就是这么一个算得上是一流纨绔的家伙,曾经,仅仅是跟在陈六合屁股后头的一条鼻涕虫。 两人拥抱了一下,苏小白胡乱抹了抹眼泪,道:“六哥,你什么时候来杭城的?小妹也来了吗?你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 陈六合笑着说道:“等下我给你请我喝酒的机会,现在你是不是该处理一下眼前的事情?” 苏小白一拍脑门,连连点头,这才转过身去看刘少林和那些武警们,猛然间,他又换上了一种截然不同的表情,凌厉,强势,冷傲。 “我是杭城驻军部队一三三师猛虎团团长苏小白,从这一刻开始,这里被我们猛虎团一营一连接管!”苏小白环视一圈,面无表情:“缴械!”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士兵们强行缴械,有人反抗,直接被他们放倒在地。 强势!强势到让人心生胆寒。 “反了,你想造反吗?你区区一个部队团长,凭什么缴我的械?”刘少林回神,放声喝道。 苏小白没有说话,一步步走向刘少林,途中从一名士兵那里接过突击步枪。 来到刘少林身前,苏小白二话不说,直接一枪托就砸在了对方的脑门上。 刘少林痛叫一声,捂着脑袋栽倒在地。 “把他扶起来!”苏小白面不改色,两名士兵把刘少林架起,苏小白又是一枪托砸了过去,一连几下,直到刘少林头破血流,他才把突击步枪丢回给士兵。 蹲在刘少林身前,苏小白说道:“我缴你的械还需要理由吗?造反?我看想造反的说你才对吧?私自动用武警官兵为你个人服务,你想干什么?” “放屁,我收到情报,这里有人拐卖儿童,有人藏毒!”刘少林说道。 苏小白轻蔑一笑:“我也收到消息,这里有人聚集武装力量,有叛-国嫌疑。”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的心脏差点都没漏跳。 叛-国?这少校团长还真敢说,这个罪名按下来,刘少林有一百条命也不够死的。 野蛮,太野蛮了,根本没有道理可讲! 这是赵江澜等人心中唯一的想法,曾新华、顾听风、刘勇等三人再看向陈六合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变得复杂、惊骇,更多的是庆幸。 如果刚才他们死憋不下一口气的话,或许现在躺在地下被几十把枪指着的,就会是他们。 “放屁,你污蔑我!”刘少林怒声大吼。 “对,我就是污蔑你,并且我说你叛-国,你就一定叛-国。”苏小白冷笑说道:“并且我可以跟你保证,我有随时击毙你的权力,杀了你,波澜不惊!” “老子是紫金区武装部副书记,论行政级别,我们持平,我不相信你敢动我!”刘少林还在死咬牙关,或者说是临死挣扎。 “不相信?”苏小白嗤笑一声,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掏出了腰间的手枪,对着刘少林的大腿毫不犹豫的就是一枪。 “砰!”一声巨大的枪响,换来了刘少林的惨嚎声,也同样像是一记重锤一样敲击在所有人的灵魂深处。 他不是恐吓,更不是开玩笑,他是真敢开枪,并且已经开枪,虽然这一枪没有打在刘少林的脑袋上,但没人再去怀疑那位青年军官的胆量! 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秦若涵满脸惊恐的看着这一幕,又下意识的看了眼陈六合,这两人是何其相像?同样的疯狂,同样的不计后果,同样的自信,同样的强势! “比野蛮?你就是重新回炉深造个八百年,也不要在哥几个面前比野蛮!”苏小白冷笑道:“我六哥六岁的时候就敢在金銮殿上撒尿,还是不需要别人放风的那种,你跟我们比野蛮?” “小小的一个区武装部书记,还是副的,就敢在我六哥面前张牙舞爪?不是我看不起你,你真不知道这天有多大,海有多深!” 苏小白毫无怜悯的一脚踩在刘少林的大腿伤口上。 “啊......”刘少林痛的快要晕厥,大汗淋漓。 秦若涵古怪的看了陈六合一眼,六岁的时候就在金銮殿撒尿?像是这个家伙能干出来的事情,果然是三看小六岁看老啊。 不过,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啊?有多大啊?这份胆魄,可不是一般小孩能有的。 陈六合难免老脸一红,咳嗽了几声掩饰尴尬,心中已经在琢磨着等下要怎么收拾苏小白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了。 “六合,你看......应该差不多了吧?最好还是不要闹出人命,没到那个程度。”赵江澜犹豫了良久,还是轻声开口道,虽然这个刘少林是在自己作死,但他多少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他刚才想杀我。”陈六合淡淡道。 赵江澜苦笑:“他只是吓唬你。” “如果不是苏小白,我现在可能缺胳膊少腿。”陈六合说出实话。 赵江澜苦笑不得:“你的本事谁不知道?我不相信他有那个能力,从头到尾,你都有恃无恐,一直把他当个跳梁小丑来看待。” “那是因为我厉害,不然我会死的很惨。”陈六合说道。 赵江澜哑口无言,面对不愿息事宁人的陈六合,他没有半点办法。 “他儿子做错了事,他要为他儿子出头,我能理解,但他现在做错了事情,还想要我原谅他吗?是不是有点太欺负人了?”陈六合轻声说道。 欺负人?听到这三个字,赵江澜、曾新华几人险些没晕过去。 现在到底是谁在欺负谁啊?刘少林都被你踩在了地下,都挨枪子了,你说别人欺负你?能不能更无耻一点? “算......算了吧?陈六合......”秦若涵轻轻拽了拽陈六合的衣摆:“他们也受到了应有的教训,在会所闹出人命,不好的。” 陈六合气笑了:“受害者是我才对,你们一个个的为他求情?这算不算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我刚才已经给过他机会了,是他不懂得珍惜,他所做的事情,付出这点代价,远远不够!”陈六合下了个定论,他从来不会有什么妇人之仁,面对任何站在他对立面的人,他能一脚踩死,绝不会一脚只踩得半死不活。 陈六合的不饶人,让得赵江澜和秦若涵都心生无力,在陈六合下了定义的时候,不是他们所能够去左右的。 同时,也让他们看到了陈六合心如钢铁一般的冷漠,心中又敬又畏。 刘少林已经吓的瑟瑟发抖了,不知是疼痛还是恐惧,反正他脸色煞白,冷汗浸透了衣衫。 他知道他这次踢到了铁板,但他不知道他接下来要面临的是什么。 他做梦也想不到,他对儿子的溺爱与纵容,会成了埋葬他自己的坟墓! -----

下一篇   第0087章 意料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