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8章 窒息美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868章 窒息美

人已散去,陈六合跟苏婉玥回到了办公室,苏婉玥问道:“看出了什么?” “什么都没看出来,从表面上看,一个个都义愤填膺,和你同仇敌忾,皆是对这件事情满腔愤怒!”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都是一帮老狐狸啊,想要从表面上看出什么蛛丝马迹,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苏婉玥坐在了办工作前,把文件翻阅开来,道:“老狐狸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个罢了,可不是所有人!不要一棍子拍死一船人!” “呵呵,你还有心情拥护他们?圣母之心啊?”陈六合嗤笑一声道。 “至少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还跟我站在同一条船上,不是吗?”苏婉玥反问:“好人还是多的,坏人只是那么个别一个!” “说不定不止一个呢?”陈六合意味深长的道了句。 苏婉玥香肩一颤,眉头深皱,没有说话,专心工作! 陈六合又开始了漫长而无聊的等待,期间,苏婉玥的秘书把苏婉玥近几天的行程表送到了陈六合的手上。 一看到安排得密密麻麻的行程,陈六合就是有点头大,不爽道:“娘们,每天把自己搞得这么累,你有劲吗?敢不敢放空自己,好好休息几天?” 苏婉玥头也没抬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啊?我从大学毕业以后就是这样,早已经习惯了!况且身在其位谋其政!”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懒得去搭理这个娘们,一歪头,就躺在宽大的待客沙发上睡起觉来,完全把这间庄严的办公室当成了睡觉场所。 对此,一向无比严谨的苏婉玥也只是不满的看了陈六合一眼,但什么话也没说,对待陈六合,她似乎有着超出底线的宽容与纵容。 他能在她面前做出很多她以前无法接受无法容忍的事情而让她不去制止,然后渐渐也就成了习惯! 苏婉玥在工作上,是个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的人,例如这个办公室在她眼中,就是一个办公的地方,必须庄重、整洁、严谨,不能参杂一丝与工作外的元素! 大大方方的躺在待客沙发上睡觉更是一种不能原谅的罪恶了! 如果是别人这样,她一定大发雷霆,可面对陈六合,她只能无能为力的默许,顶多咬咬贝齿、抿抿红唇,再悄悄的投去一个嫌弃的眼神! 在这个世~界上,有这种特权的人,恐怕也就只有陈六合一个了!绝对不可能再出现第二个人! 当陈六合跟苏婉玥两人从集团离开,回到住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种了,连吃晚饭,两人都是随便找了家面馆对付的! 在生活上一向很精致的苏婉玥,跟陈六合厮混了没多久,俨然就是一副被带坏的模样,好像什么都开始变得随意了,原则性越来越弱。 这一点,她心里很清楚,可她就是无可奈何啊,对这个家伙的抗拒性越来越弱小了!有时候甚至还会让她逆来顺受! 客厅内,苏婉玥还穿着一身职业套裙,但看的出来,一天的奔波显然也是累坏了,此刻正躺在沙发上看着一本书籍,把这难得的放松时间也拿来充电了! 她脱去了高跟鞋,一双精美的丝袜小玉足就安静的摆放在沙发上,轻轻交织在一起,白嫩细腻得晃人眼球,连灯光,都不如她的一双小脚闪耀。 特别是在超薄丝袜的覆盖下,尽显性感与朦胧,看之一眼,就能让人心火缭绕! 顺着她的小腿往上看,则是一双修长圆润的浑圆大长腿,那种光洁纤细不失饱满的腿型,无法描述。 紧窄的裙摆边缘,若隐若现出一片丰满白花的嫩肉,让人血脉喷张。 似乎注意到了陈六合不老实的眼神,苏婉玥略显一些不适,坐起了身子,把一双丝袜美腿侧在了另一边,脱离了陈六合的视线。 陈六合撇撇嘴,难免有些失望,索然无味的翘起二郎腿,无聊的晃荡着。 十点钟,两人准时上楼,陈六合在卧室内检查了一遍后,苏婉玥才抱着睡衣穿着拖鞋走进了洗手间开始洗澡。 隔着钢化玻璃,陈六合看着里面正在褪去衣衫的倩影,心中多少有些涟漪起伏,脑中不由想着洗手间内的盎然春~色,一阵心猿意马。 就在陈六合想入非非的时候,徒然,一阵惊叫声从洗手间内传出,蕴含着慌乱,陈六合大惊失色,神经紧绷的情况下想都没想,直接就冲了过去。 一脚踹开了被反锁的玻璃门,玻璃门足够坚硬没有被踹坏,但那门上的锁,却是被陈六合一脚踹断了! “怎么了?”陈六合掠进洗手间,一句话音还没落下,他就愣住了。 眼前,是一副让他热血翻涌的画面,他只感觉一股汹涌的气血瞬间冲上了脑门,快要从他的鼻孔中喷洒了出来。 只见苏婉玥几乎全身赤果的跌坐在地板上。 她身上的衣物都褪去了,那如羊脂白玉一般光滑白嫩的上身,只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文胸,文胸把她胸前那对壮阔的峰峦束缚着。 但似乎显得有些紧,或者说是那对峰峦的规模太大,大半个浑圆娇嫩的肉~球都暴露在空气当中,狠狠的挤压在一起,勒出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高耸、挺拔,无比扎眼,粉色的蕾丝文胸上那怒放的两朵花瓣,更给其增添了无尽风味,别说这样正视着,哪怕是惊鸿一瞥,都足以让人口干舌燥! 最让人无法承受的是,苏婉玥的下身,窄裙褪去,只剩下薄如蝉翼的肉色裤袜以及布片稀少的粉色蕾丝小裤裤,堪堪的只能遮掩住她那最为神秘的部位。 她现在的模样显得有些狼狈,跌坐在地下的她丝袜已经退到了腿弯处! 很显然,肯定是苏婉玥刚才脱袜子的时候一不小心失去了重心,摔倒了,所以才发出慌乱的惊呼声! 陈六合用力吞了口吐沫,只感觉脑袋都有些空白! 这具娇躯实在是太美了,光洁白嫩,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瑕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