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6章 探路先锋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866章 探路先锋

听到苏婉玥的答谢话语,陈六合摆摆手道:“别着急谢我了,你欠我的已经太多了!你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我的感觉告诉我,远远不止如此!那个纳兰琼斯家威尔说的话不会空穴来风!还是到时候一并谢我吧!” “或许我做过最正确的一个决定,就是花半年的时间找到了你,然后说服了你,让你在我最危险的时候,陪在我身边!”苏婉玥真诚的说道,这是不可争议的事情,不是她想否认就能否认的。 陈六合撇撇嘴道:“而我却做了一个亏了血本的买卖!这笔交易对我来说太不公平了,你的一个口头承诺,却让哥们接二连三的帮你卖命!更可气的是,到目前为止,我还什么好处都没得到!” 苏婉玥眨了眨睫毛,道:“做生意,本来就是有赚有赔,哪来的那么多公平?” 陈六合懊恼的拍了拍额头,道:“这就是万恶资本家的丑陋嘴脸!” 苏婉玥本能的耸了耸香肩,却不知道,她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跟陈六合耸肩的模样及其相似,甚至神似,完全是复制过来的一般。 潜移默化之下,她可谓是深受陈六合的荼毒......也由此可见,陈六合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已经不知不觉中达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恐怕是连她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甚至不敢去深思细想吧! 陈六合也点了一杯咖啡,空姐送了过来,他用调羹搅了搅,轻轻抿了一口,苏婉玥打趣一声道:“这次的食物里,不会再被人投毒了吧?” 陈六合失笑了一声,道:“应该不会吧?我是看到你喝了以后没事,我才点的,难道你看不出来吗?” 闻言,苏婉玥禁不住的翻了个白眼:“感情你拿我当探路先锋了啊?” 有时候跟陈六合说话,真的能被活活气死,她道:“不过就算有毒,对你这个变态的家伙来说也没用,你百毒不侵嘛!” 陈六合笑了笑,有毒?同样的失误他怎么可能犯下第二次?这次的随飞人员,全都是由他亲自过目过的,确认了安全无误后,才能随飞!所以绝不可能再出现上一次的恐怖事件! “说说看吧,这几天都得到了什么线索?或者说脑中都有了什么思绪?这眼看我们就要在中海落地了,恐怕到时候的麻烦比起香江来,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啊!”陈六合轻声说道:“不瞒你说,我心中有股很不好的预感!” 这句话让苏婉玥的神色沉凝了下来,她蹙眉说道:“我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真的想不出这个潜在的对手到底是谁!谁都有可能是这个内鬼,可谁都没有异常行为,谁都可能没有嫌疑!” 苏婉玥摇摇头说道:“在没有一丝半点证据与头绪的情况下,想要光凭猜测找出内鬼,实在是太难了!” 陈六合轻笑一声:“看来你们绿源集团内部比我想像的还要复杂一些!愈发不敢确定,就证明这个内鬼藏得越深,起码是一个聪明人,平常把自己的掩藏的非常严实!这种人,不是非常聪明的人,就是一个非常懂得隐忍的人!” 苏婉玥点点头:“我们绿源集团董事会股东有不少,但平常不会出现纷争,相对和谐,对我父亲的决意也一直都是坚决拥护和服从!连争吵都不曾有过,起码在我的印象中,他们都是脚踏实地做事的人!”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笑了笑,忽然说道:“让你准备的资料,准备好了吗?” 苏婉玥说道:“准备好了,你不提,我都差点忘了这事!”说罢,她把随行助理喊了过来,吩咐了一声,虽然助理找出了一份资料递给陈六合。 陈六合大喇喇的躺靠在真皮沙发上,漫不经心的看着资料上的内容,苏婉玥安静的没有打扰,眼神在陈六合的面孔上飘过! 别说,这个家伙专心的样子挺好看的,虽然谈不上帅气,但十分刚毅,有一股让人着迷的气息,这是属于他的独特魅力,一般的女人,不会懂得品味! 这是一个败絮其外金玉其内的男人! 对这一点,苏婉玥开始的一直都不愿意去认同的,可现在,她深信不疑! 资料上的内容很多,但简单概括起来,就是绿源集团的股东名单,上面写的很详细,包括哪个股东的生活习惯,娱乐爱好以及家庭状况,还有手中持有的绿源集团股份,都很明细! 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陈六合把资料全都看完,他没有说话,闭着眼睛在脑中过了一遍,每一个人的资料,都一字不漏的记在了脑中! “怎么样?看出了什么吗?”苏婉玥问道。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道:“你当我是神啊?光从字面上就能穿透一个人的本质和内心?”陈六合没好气:“让你把资料给我,不是为了找出谁是内鬼,而是让我对他们有个初步的印象,只有这样,以后碰到事情,才能有更好的的应对!” 无形中又被陈六合训了一次,苏婉玥不易察觉的撇撇嘴,她道:“你旁观者清,总归能看出一些端倪吧?你的直觉不是挺厉害的吗?” 陈六合冷笑一声:“直觉?你要问我的直觉,我觉得上面的每一个人都有嫌疑,嫌疑最大的那个人,就是你最不愿怀疑的那个人,李胜杨!” “说出你的观点,还是因为上次李群书愤怒之下所说的那些话吗?”苏婉玥很严肃的问道。 陈六合道:“我的观点很简单,就凭他是绿源的第二大股东,如果从邹阅铭透露的信息来推理的话,那么就只有李胜杨才有可能对你父亲产生威胁!所以这个李胜杨,自然而然的就有最大嫌疑咯,还不够明白吗?” 苏婉玥沉思了一下说道:“可谁能确定邹阅铭的话有几分是真的?或者说威尔故意给他透露出假的信息呢?” 陈六合无奈的说道:“如果你以这个观点去考虑问题的话,那咱也别讨论了,压根就找不出谁是内鬼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