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50章 杀!!!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850章 杀!!!

陈六合给人的感觉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人,而是一头活生生的人形猛兽,野蛮到没有任何道理可讲,也让人会打心眼里滋生出一股浓浓的无力感! 要知道,古巴和军锋两个人可不是普通的泛泛之辈,他们两皆是有着及其强悍的搏击能力与军事能力,即便是从军营里训练出来的顶尖兵王,在他们面前也不可能有什么威胁。 然而就这样的两个人,在发狠的陈六合面前,却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时间紧迫,陈六合根本就不给两人废话的时间,身形一闪,再次向两人冲击而去,三人又一次交战在了一起。 这次,军锋和古巴两人联手,使出了浑身解数,两人发疯一样的围攻陈六合。 他们的拳脚凌厉,速度迅猛,真有那么一点狂风暴雨的凶悍,不存在什么高超的搏斗技巧,但他们的每一招一式,都是最简单直接的杀人方法! 然而这样两个随便丢在哪里,都足以挑翻任何一只小型部队的人,在陈六合面前却是根本就占不到上风! “你们擅长的领域是战场和枪械!当你们选择用这种方式来跟我较量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你们的失败!”陈六合冷冰冰的声音传出。 在两人的合围下,他泰然自若,他不否认,古巴和军锋两人的实力很强,恐怕单论起来,都有着接近华夏地榜的实力,如果丢在战场上,说一声能秒杀地榜强者也不算夸张。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却是不能给陈六合带去太大的威胁。 背脊上挨了古巴一拳的陈六合纹丝不动,他一脚把古巴踹飞了出去,旋即一拳狠狠的轰击在军锋的拳头上。 军锋闷哼一声,脚步不断的跌退出去,陈六合却不愿这样放过他,几个跨步直逼而上,一套干净利索的组合拳下来,军锋根本就难以招架,被打的口鼻喷血。 然而就在这时,终于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下一秒,在廊道的尽头,陈六合就看到了血狼佣兵团的其余成员出现。 他们二话不说,抬着枪就一通扫射,古巴很有默契的直接翻滚了出去,躲开了射击。 而正在对军锋下死手的陈六合也是豁然一惊,他冷冷扫视了一眼廊道尽头。 旋即留下了一个冰冷嗜血的弧度,毫不犹豫的一个纵身飞跃,一头撞在了左侧套房的门板上,把木质门板直接撞到,他冲进了套房,消失在了枪口下。 这一切,都是被他早就精心算计好的,他之所以选择在那个地方动手,正是因为那个地段有房间,他可以随时脱身。 团长带着佣兵团成员快速冲了过来,当看到倒在血泊中不断溢血的军锋时,他们的脸色皆是一沉,特别是看到军锋的心脏口,扎着一把匕首的时候,他们的脸色都难看到了极限! “谢特!”团长怒声大骂了一声,人皇的强悍超乎了想像,谁能想象到,在这种情况下,人皇竟然还能玩出这样的花样,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不到十秒钟左右,竟能手刃他们其中一人?还是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最恐怖的是,杀了一人后,人皇竟然还跑了!这让他们皆是倒抽凉气! “人皇今天必死无疑!”团长怒吼一声,最后看了眼缓缓死亡中的军锋,他带着人,冲进了套房,搜寻陈六合的下落! 可在房间内,他们并没有找到陈六合,只看到了一扇打开的窗户,窗沿还在轻轻晃动,显然,陈六合又从窗口跃了出去。 “该死!”团长大骂一声,趴在窗台向外张望,却没看到人皇的影子! “火鸟,找出人皇的准确位置!”团长吼声道。 “正在搜寻,没有发现人皇!”火鸟的声音传来。 团长沉声道:“所有人都给我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人皇会是我们遇到过最为强大的对手!这个地形对我不利,对他非常有利!不要被他各个击破!” 这一刻,包括团长在内,所有人的心中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恐慌,这种感觉,是来自一个人的,那就是人皇! 短短的交锋,人皇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足以让他们震撼!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擅长短兵相接的军锋给强势轰杀,可想而知,人皇强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突突!”徒然,套房外的廊道上,传来了两声枪响,所有人大惊失色,团长首当其冲,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赫然就看到一道人影消逝在廊道的拐角处。 而先前被人皇打成重伤躺在廊道上的古巴,此刻却是眉心和心脏中弹,瞪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歪倒在地,身上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谢特!”还剩余的五人看到这一幕,惊恐失色,一个个脸现怒容,怒火冲宵中,还有这浓浓的恐惧! 他们竟然被一个人耍的团团转,人皇刚刚才跳窗掠逃,却不曾想,他根本就不是在逃跑,而是趁着他们追击的时机,重新返回廊道,抹杀古巴! 这种速度,这种机智,这种清晰的条理,无一不让人心惊胆颤。 “法克!我怎么感觉到有一扇死亡的大门正在对我们缓缓敞开?或许这次任务我们根本就不应该接收!我们就不应该踏足这块该死的华夏大陆!”站在团长身边的坦克破口大骂道。 “坦克说的没错,或许我们就不应该来挑衅人皇!”一名瘦高的男子说道,他是佣兵团内的器械大师,外号鬼脑! “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已晚!既然身处战局之中,我们就不能退缩!” 团长冷声喝道:“不要把人皇想得无所不能!他也是人,不是神,子弹打在身上,也会死!” “可他已经给我们带来了浓浓的恐惧!转眼就死了两人,接下来,又会轮到谁?”鬼脑凝重的说道。 豁然间,在廊道尽头,一道人影闪出,一个人站在了他们的视线当中! 他不是别人,竟然是刚才逝去的人皇,他竟然没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