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6章 既惊险又刺激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846章 既惊险又刺激

“套房内有几个热源,不能确定哪个是人皇!”身为狙击手的金弹说道。 率先冲进套房内的陈六合躲在了落地窗的窗帘后,他连呼吸声都屏蔽住了,但苏婉玥那急促的喘息声却是很明显,她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她死死保住陈六合的脖颈,她的牙关紧咬着,尽量让自己平静。 陈六合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歪头看了眼落地窗外的情景,沉凝了一下,小声对苏婉玥说道:“娘们,看来我们要玩一次命了!” 不等苏婉玥回应,陈六合就道:“这几个家伙你应该也认出来了,他们跟我们以往碰到的对手不一样,他们很强悍!在这种情况下,带着你,我没把握零风险的跟他们对抗!我不能死,你同样也不能死!” 苏婉玥用力的点了点头,陈六合继续道:“接下来,你要做的就是死死的抱着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松手,不管多害怕,也不要惊慌!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不会让你出现任何意外的!明白吗?” 看到苏婉玥再次点头,陈六合深吸了口气,右掌成拳,愤然的击在了落地窗的钢化玻璃上。 这一拳,他用了全力,到底蕴含了多大的劲道,谁也不知道,总之,这无比结实、足有几公分厚度的落地窗,被一拳砸的粉碎。 陈六合二话不说,纵身就跳了下去,要知道,这可是有几十层楼那么高啊! “谢特!疯了!人皇跳楼了!”通讯器中传出金弹的嘶吼声,其余四个人闻言,猛然一惊,迅疾的跑到了破碎的落地窗前,看着下方,却诡异的没有看到陈六合的影子,那地面上,也是风平浪静,并没有摔死人的场面! “谢特!”他们破口大骂了起来,皆是有些不敢置信,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这种情况下都能被人皇脱身?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显然,人皇的强悍已经超越了人类的范畴。 “火鸟,入侵半岛酒店的监控系统,必须找出人皇的准确位置!今晚无论如何都不再允许任务失败!就算人皇不死,苏婉玥也必须死!我们血狼不能让自己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一名男子对着通讯器下令道。 “收到,入侵成功,正在搜查!”通讯器中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她道:“为什么我心里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总感觉今晚的任务不会这么简单!人皇太强了,强大到了让上帝都要无力!” “可他并不是上帝,他只是一个和我们一样的人而已!只要是人,就并非不可战胜!我们是有优势的,并不比人皇弱!” “好吧,但愿如此!”火鸟说道。 “该死!这次任务完成以后,必须要让纳兰琼斯家的人加钱,佣金不翻倍,我一定要扭断他们的脖子!”金弹恶狠狠的说道。 纵身而出的陈六合当然不是自寻死路,更不是跳楼,找不到他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正吊在大楼的半空中,双手牢牢的扳着楼房的边缘! 穿着一套丝滑睡衣的苏婉玥已经吓的心脏都快要静止了,她像一直八爪鱼一般缠在陈六合的身上,双腿死死环住了陈六合的腰肢,胸前的峰峦,也用力的挤在陈六合的胸口,都变形了。 他们现在的姿势很是紧密,刚好跟男女之间的某种姿势很吻合,关键的部位,也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却没人会去体会这种令人血脉喷张的感觉,苏婉玥更没有注意到,她最为私密的部位,正被一个坏东西给顶着,并且这个坏东西像是受到了某种刺激一般,正在渐渐长大! 陈六合那严峻的神色上多了一抹尴尬的神色,显然他已经感觉到了身体上的变化,这可不是他没心没肺,完全是本能的反应! 他也暗自有些恼火,埋怨自己的小兄弟在这个时候不安生起来,只不过那种充血的感觉,他无法抑制,越来越激扬,直到进入了战斗状态,完完全全的顶在了苏婉玥那羞人的地段之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在故意跟他们开玩笑,总之两人的部位很温和的接触在一起,就隔着一条丝滑的睡裤以及睡裤里面的薄薄布片。 苏婉玥终于也感觉到,微微惊呼了一声,一张惨白的脸蛋上都多了一抹娇羞的红晕,慌乱之下,差点没抱住陈六合! 这可把她吓得魂飞魄散,要知道,下方可是近百米的高空啊,如果这要是掉下去,一定摔成肉泥! 无奈之下,她只能把陈六合抱得更紧了,双腿也缠的更紧,任由那个硬邦邦的坏东西顶在她的关键部位! 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的苏婉玥此刻的心境可想而知,又是惊心动魄又是羞恼至极,除了被顶的很疼以外,只感觉一阵阵火热气息袭来,快要把她融化。 她更是感觉到,那吓人的臭东西,像是要穿破了她的睡裤,想要钻进她的身体里,这让她慌乱到了极点。 “陈六合.......你太混了!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想着这么龌蹉的事情?不要命了吗?”苏婉玥咬着嘴唇,小声说道。 陈六合苦笑一声说道:“你这可是冤枉我了,小兄弟跟我是同体不同心啊!有时候我也管不住他.......” “赶紧让他老实点啊,疼.......”苏婉玥带着些许哭腔,随着两人的身体在半空中的晃动,她只感觉到一阵阵触电的感觉袭来,快要让她失去了力气。 “别多想,抱紧我就可以了!”陈六合深吸一口气说道,强行压下心底的邪火,嘴角挂着一抹苦笑,要怪只能怪苏婉玥这个妖精太迷人了吧。 “陈六合,我们不会死吧?”苏婉玥吧脑袋趴在陈六合的肩头,紧紧的闭着眼睛,根本不敢睁开眼睛看此刻的处境,她害怕会被吓出心脏病来。 “有我在的地方,阎王爷都不敢来收命!怕什么?”陈六合轻声说道。 “刚才那些人,是血狼佣兵团对吗?我看过他们的相片!当初就是他们绑架了我父亲!”苏婉玥道,尽量用话题,来平缓心中又怕又羞的心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