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37章 谁允许他离开了?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837章 谁允许他离开了?

随着这道突兀的声音从厅外传来,人群再次仓皇散开,有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青年昂首阔步走了进来,国字脸,很阳光也很英俊,器宇轩昂,贵气逼人。 “冯少!”有大佬喊了一声,其余人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没想到又出现一个大人物! 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是香江四大家族之一冯家的大公子,冯玉成! “呵呵,好大的场面啊,看来我来晚了一点,错过了什么热闹?”冯玉成所过之处,在拥挤的人群也生生让出了一条道来。 东胜帮的马仔看到这位贵公子,皆是一脸的敬畏,要知道,冯家可是东胜帮背后的金主,是真正的老板,他们东胜帮一直是依仗冯家生存! “大少爷,你怎么来了.......”跌坐在地下的黑龙愣愣的问道,满头鲜血未被擦净,看上去显得狰狞可怖。 冯玉成微微瞥了黑龙一眼,冷哼道:“黑龙,你现在是越来越能干了,动不动就玩出这么大的阵仗?这里的人加上外面的人,你把东胜旗下一大半堂口的人都喊来了吧?要不是李泽彦通知我,我还不知道呢。” 说罢,他就跨过了黑龙,直径来到了李泽彦身前,满脸笑容的说道:“李少,今天这是刮得什么风啊?这样的小事还能惊动你这个大忙人?” 看着冯玉成,李泽彦淡淡道:“玉成,这可不是小事!我的兄弟在这里都快被你的狗给咬了,你觉得这还是小事吗?” 闻言,冯玉成微微一怔,眼神在周围扫过,先是看了眼邹阅铭,旋即移过了视线,把目光落在陈六合跟苏婉玥的身上,最后定在了陈六合的身上。 眸子中有着惊疑,李泽彦的兄弟?在香江这么多年,他还没见李泽彦跟谁称兄道弟过呢,邹家老大邹阅锦算个例外! 现在李泽彦跟他说,跟一个大陆仔称兄道弟?这如何能不让冯玉成暗暗吃惊? “李少说笑了,我想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误会才对!黑龙肯定不知道这位大陆朋友跟你有关系,不然凭黑龙的胆子,岂敢动你的人?”冯玉成笑着道。 “这些我就不管了,总之我只相信我眼睛看到的东西!东胜出动了几百人把这里围了,黑龙扬言要把我兄弟剁成肉泥。” 李泽彦气定神闲的说道:“冯少,你是不是得给我兄弟一个交代?有朋自远方来,你也不希望我这个东道主受人诟病吧?我的兄弟在香江被人针对,你让我以后怎么走出去?” 凭他在香江的身份,压根就不会把冯玉成这种公子爷看得太重要,况且他向来对这些二世主不是很感冒,平常在很多场合没少见面,但绝对谈不上交情。 冯玉成的眼神一凝,李泽彦这是有点咄咄逼人的意思了,他承认,他是不如李泽彦,平常对这功成名就的小超人也是客气有加。 但李泽彦今天似乎不太给他冯玉成面子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咬着这件事情不放,怎么说东胜也是他们冯家养的狗,这让他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沉凝了一下,冯玉成看了李泽彦半响,忽然转身,照着黑龙的脑袋就狂踹了几脚,大声骂道:“你这个扑街!眼睛都长到屁股上去了吗?这么没眼力?连李泽彦的朋友都敢碰咩?是不是想找死啊!” 他的一通狂踩,看得人心惊肉跳,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啊! 那个陈六合,简直是太出人意料了,谁能想到,一个大陆仔,竟和香江第一公子李泽彦有这么深厚的交情? 早知道有这层关系,在香江,谁还敢惹他? 要知道,李家虽然从来不和他们这些江湖人士打交道,洁身自好到一点关系都不愿沾上,可李家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却是至高无上的! 这一点,深入人心根深蒂固! “草!扑街!”冯玉成下脚倒也很,踹得黑龙嗷嗷直叫,头上再次冒血,等他踹累了,才听了下来,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渍,道:“今天的教训你给我记住!以后再敢犯这样不长眼的错误,你这个字头坐管,也别要了!” 趴在地下的黑龙奄奄一息的点点头,一点反抗的勇气都没有,即便是再疯癫张狂的人,在李泽彦和冯玉成两个人面前,也不敢造次啊! 冯玉成对东胜帮的马仔吼道:“一帮不长眼的东西,还楞着干什么?还不把你们的龙头拖下去?难道留在这里等我请食饭咩?” 那些人赶紧上来抬人,冯玉成这才转头重新看向了李泽彦,脸上露出笑容,道:“李少,这个交代是否满意?” 李泽彦没有说话,只是歪头看着陈六合,陈六合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风轻云淡的模样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也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啊。 他没去看李泽彦,更没去看冯玉成,眼神扫向了被人抬起来要离开的黑龙,他缓缓开口了:“我有说过他可以离开了吗?”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得众人又是一惊!这家伙还想干什么?冯玉成都出面了,也给足了李泽彦的面子,这家伙还不愿就此罢休吗? 冯玉成显然也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应,他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几分,对李泽彦道:“李少,你这位朋友的意思是.......?” 李泽彦则是意料之中的看着陈六合,嘴角甚至都带着一丝笑容,仿佛早就知道陈六合会说这样的话一般! 他了解陈六合这个家伙,谁动了他,想这么简单的了事?那可是门儿都没有的!比凶比狠,全香江都找不出一个能比过陈六合的人! 此时此刻李泽彦只想感叹一声,香江还是太小,井底之蛙太多了啊! 在座的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了解,黑龙今天惹到的是一个怎么样的恐怖存在! 陈六合笑容依旧平和,缓声说道:“我的意思很简单!我还没消火呢,谁允许他现在就可以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