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8章 当家做主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828章 当家做主

此时此刻,在苏婉玥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无论陈六合是出自什么目的,内心在打着什么算盘,是对说错!她内心深处的声音都告诉她,绝不能跟陈六合唱反调! 她也绝不会在人前,落了陈六合的面子!她愿意把这件大事的决定权,交到陈六合的手中! 听到苏婉玥的话,邹阅铭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道:“苏总,你确定你在说什么吗?我们两家集团之间的合作,可是准备了将近一年之久,倾注了多少人力资源?这并不是儿戏,岂能把决策权,交到一个保镖的手中?” 苏婉玥冷冰冰的说道:“我苏婉玥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也没有把话收回来的习惯!” “听到了?你现在觉得我能不能说了算?你最好按照我说的办!给我一个满意的结果!”陈六合冷笑一声说道。 “陈六合,你到底想干什么?我现在怀疑是不是你在从中搞鬼,要故意搅乱我们邹氏和绿源之间的合作!”再好的脾气也受不了这样的屈辱,邹阅铭气势汹汹的盯着陈六合。 说罢,邹阅铭又看向苏婉玥,道:“苏总,我现在也极度怀疑你的领导能力和决策能力!你可要想清楚,生态园的项目你们绿源不跟我们邹氏合作,对你们也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邹总,我想你过于激动了!没人说不跟你们合作,只不过这个合作可能要延后一些时间罢了!” 苏婉玥淡淡说道:“在你的眼中,可能是合作更重要!但在陈六合的眼中,却是我的安危高过了一切!所以我并不觉得他的决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顿了顿,她又道:“我来到邹氏的地盘上,和你们邹氏洽谈合作!由你们确保我的安全,这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就犹如邹总若是去内陆,我们绿源也会保护你的安全一样!可是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不应该先解决干净吗?” 说罢,苏婉玥逼视着邹阅铭,道:“还是邹总觉得,我的性命安危根本就不重要,只要把合约签了,就可有可无?我不如一纸合约来的重要,是吗?” 邹阅铭一怔,说道:“苏总,你知道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一件绝对跟邹氏没有关系的事情,却让邹氏来承担责任,这有点太不公平,也太儿戏了!我们更不应该由一个外人来主导这件事情!”他看了陈六合一眼。 陈六合冷冷一笑,道:“邹总,别把话说的太满!我始终相信生活无时无刻不会给我们带来惊喜!把事情查明,我就相信邹氏是清白的!不然,凭一张破嘴,我凭什么相信你们?” 说罢,陈六合当着邹阅铭的面,牵起了苏婉玥的手掌,苏婉玥似乎对此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任何排斥和挣扎。 陈六合带着苏婉玥向赌档外走去,道:“邹总,明天的会谈取笑了!还想谈,就拿结果来找我们谈!” 顿了顿,陈六合又道:“对了,还有一点你也说错了,生态园的项目,在整个香江,你们邹氏虽然是最佳的合作伙伴,但绝对不是唯一的合作伙伴!少了绿源集团的技术支持,你们做不了这个项目!但绿源没有邹氏的支持,却仍然可以做成这个项目!” 话闭,陈六合便不再去搭理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的邹阅铭,带着苏婉玥离开了赌档。 看了两人消失在门口,邹阅铭那一双狭长浓郁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脸上的阴沉之色就像是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一般。 他低头看到了金牙昌,操起一旁的板凳,照着他脑袋就狠狠砸了下去,把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了金牙昌的身上! “坏我大事,金牙昌你这个扑街!今天就是神仙来了,也保不住你!”赌档内,传出邹阅铭满腔愤慨的怒吼声。 香江的天气一年四季都不会很寒冷,即便是在这大冬天的,走在大街上,微风袭来,都会让人有种清爽的感觉。 两人走着,苏婉玥忽然挣脱开陈六合的手掌,朝着街道旁的一家凉亭南货铺走去! 不多时,她走了回来,沉默不言的递给了陈六合一包湿巾,陈六合错愕了一下,不明所以的看着苏婉玥。 苏婉玥皱皱眉,说道:“擦擦你脸上的血迹。” 陈六合这才释然一笑,古怪的打量了苏婉玥一眼,看得苏婉玥及其不适,她眼神飘忽开来,说道:“你怀疑今晚的事情跟邹阅铭有关?” 她不傻,从陈六合今晚说的话,以及对邹阅铭的态度,她能猜透很多事情! 陈六合一边用湿巾擦着脸蛋,一边说道:“为什么这么肯定?你知道我跟邹阅锦有渊源,也知道我看邹阅铭不太顺眼,我就不能公报私仇?” 苏婉玥冷漠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这个人平常虽然玩世不恭嬉皮笑脸,但我知道,只要关乎到大事要事,你比谁都分的清楚!绝不可能儿戏,更不会空穴来风的胡闹!” “这就是你刚才把决定权交给我的原因?”陈六合歪头瞥了苏婉玥一眼,说实话,对这件事情,陈六合心中还是挺暖和的! 这起码证明了,他帮苏婉玥卖命的这几天,不是白卖了,至少能得到苏婉玥的绝对信任和支持! 苏婉玥抿着嘴,没有回答,因为她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去回答这个问题!心里面的感觉很混乱,她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把决定权交给陈六合! 不待苏婉玥说话,陈六合就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不会把这种事情当儿戏!但也不能说我完全怀疑邹家,只能说邹家也有嫌疑!” 顿了顿,他接着道:“我们中午落地,晚上就被人追着砍,还是两千万的暗花!你不觉的太巧合了吗?而且放暗花的人,有意隐藏自己!这不得不让我们联想到杀熟的可能性吧?不排除有旁人暗中作梗的嫌疑,但于情于理,邹家的嫌疑也不能排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