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6章 扑你老母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826章 扑你老母

侧头躲过了一拳,陈六合一掌拍向对刚的门面,对方反应不慢,显然功夫底子很厚,属于那种有真本事的人,他脚下一滑,就跟陈六合错过了身位,也躲过了陈六合这一掌! 他速度很快,动作矫健而凌厉,一个反身侧踹,直指陈六合的腰间。 陈六合不急不缓的冷笑一声,一拳轰出,结实的砸在了对方的脚板上。 一声闷哼从青年口中发出,他骇然的跌退了几步,可还没等他站稳,就发现陈六合已经欺近了他的身前,陈六合的速度快到让他骇然! “让你一脚,不是因为你有多快多厉害,而是你的力量根本就不足为惧!”陈六合不屑的声音在青年耳中炸响。 紧接着,他就看到一个拳头砸向了自己的脑门,他惊醒过来,脑袋猛然一偏,那疾历的劲风,竟然让他脸颊都感觉到了生疼,像是皮肤要被撕裂一般的恐怖! 可还没等他庆幸自己躲过这一拳,就感觉胸口一痛,像是骨头都要断裂了一般,随后,他就感觉到一只手掌擒住了他的肩膀。 不等他来得及做出反应,他的双腿就离地了,被陈六合一个标准的过肩摔,狠狠的掀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这一系列的动作,委实让他震惊莫名,他竟然连看都没看清楚,就这样被对手摔出! 他捂着胸口艰难的爬起身,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他此刻只感觉眼前这个恐怕比他还小了几岁的年轻人太恐怖了! 这伸手,他闻所未闻啊,比他强了绝对不止是一个档次! “呵呵,你们香江帮会的双花红棍就是这种档次的吗?未免也太令人失望!”陈六合满脸嗤笑,就这样档次的人,在他的面前只能用登不上台面几个字来形容! 殊不知,这样的双花红棍在普通人眼中,已经足够强悍了,至少以一敌十没有任何问题!如果用陈六合的标准去衡量世人,那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都是他眼中所谓的渣渣!!! “扑街仔,再敢动一下,我打爆她的头颅啊!”就在陈六合迈步向那所谓的双花红棍走去的时候。 突然,一道凶怒的声音从一侧传来,陈六合歪头看去,却见一个瘦高的男子从赌档内间走了出来,他的手中握着一把手枪,枪口正指着站在门边角落的苏婉玥方向! 距离不远,相隔也就是十几米而已,这么短的距离内,枪法再烂的人,恐怕也能做到一击毙命的! “你又是谁?”陈六合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对方,脸上都没出现什么波动。 “我草你个扑街老母啊,老子在香江混了这么多年,还没人敢来砸我金牙昌的场子,我看你今天是不想活了啊!”男子冷声怒喝,说话间露出牙齿,有一颗门牙是镶金的,金灿灿! 闻言,陈六合脸上露出了笑容,冷冽道:“你就是18k的坐管金牙昌?找到正主了就好办了!” “好办你老母,你给我老老实实站在那里不要动弹,敢动一下,我就让你们这对狗男女到龙湾码头去喂夜鱼!”金牙昌说道。 陈六合淡淡一笑道:“你难道不觉的我们很眼熟吗?现在还没想起来我们是谁?” “我管你们是谁!总之今天敢砸我的场子,碍我搵钱,我就要让你们不得好死!”金牙昌说道。 陈六合摇了摇头,道:“也不知道你这个老大怎么当的,让人去砍死我们,自己却又不认识我们!你今天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解释啊?” 闻言,金牙昌脸色一惊,仔细看了看陈六合跟苏婉玥,终于想起来了,难怪觉得这么脸熟呢。 旋即,他凶光毕露,道:“扑街!你们竟然没被我的人砍死?算你们命大,不过你们现在既然敢送上门来,那就由我亲手解决你们!还可以帮我剩下七百万啦!这笔买卖有赚头!” “凭什么?凭你那一把破枪吗?”陈六合嗤笑一声说道,竟无视金牙昌的手枪,抬步向金牙昌走去:“今天呢,你要是乖乖配合我,我心情好了,或许会饶你一条狗命,不然的话,你只有死路一条!” “我配合你老母,你个扑街,站定别动,不然我开枪打死她!”金牙昌怒声骂道。 “你只有一把枪,而我们有两个人,你要先打死谁?打死她,我完全可以乘机宰了你!我觉得你应该还是先打死我比较好!” 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脚步不停。 看着胸有成竹并且越来越近的陈六合,金牙昌这个身经百战的黑老大,竟然紧张了起来。 徒然,陈六合顿足回头,眼神冷厉的瞪着正在慢慢挪向苏婉玥方位的双花红棍,道:“你只要再敢挪一步,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我不像你的老大,我说话一定算数!不信你可以试试!” 看着陈六合那双冰冷刺骨的眼神,双花红棍的心里猛烈一颤,只感觉浑身发凉,一种浓浓的恐惧蔓延心扉,让他的脚步变得无比沉重! 竟无法再迈出一步,不敢有任何举动,他知道,这是他心中的无尽恐惧在作祟! “草!给我去死!”金牙昌怒喝一声,调转枪口,朝着陈六合就扣动了扳机。 然而陈六合的速度匪夷所思,在子弹出堂的一瞬间,他就毫无征兆的侧过了脑袋,竟然在相隔不足十米的距离下,躲开了子弹! 同时间,他的手腕一甩,一道黑影措不及防的划过了空气! 眨眼后,就听到金牙昌一声惨叫,手枪脱落在地,他的手背上,扎着一张扑克牌,深深的扎入皮肉内,鲜血淋漓。 当大惊失色的金牙昌要弯腰去检手枪的时候,已经为时过晚,陈六合如鬼魅一样的掠到他的身旁,一脚就把他踩翻在地。 而那名双花红棍,正犹豫着要不要劫持苏婉玥的时候,却发现陈六合的眼神再一次盯了过来,把他心中的念头直接推翻了。 说他胆小也好,说他窝囊也罢,总之在陈六合的注视下,他真的没有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