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1章 叫家长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81章 叫家长

还有更狠的?这五个字无疑就像一把小刀一样扎在了几个小纨绔的心里。 他们虽然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但再怎么狂,也是十一二岁的小屁孩啊,心里素质显然没那么过硬。 “你他吗......”刘晓季还想叫嚣,不过被他身边那几个小孩赶忙捂住了嘴巴,赵如龙道:“你特么虎逼啊,现在势不如人,审时度势懂不懂?” 陈六合失笑一声:“你们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童子军,就是欠收拾,以为踩过几个小虾米了,就感觉天大地大老子最大了?” “今天你牛逼,你胆肥,我们认栽,不过也别说那些没用的,就说你想怎么着吧。”赵如龙瞪眼道。 陈六合耸耸肩,回头对着门外的红姐等人招招手。 “你们这些久经沙场的女兵大家伙肯定见的不少,小蚯蚓还没玩过吧?今天让你们过把瘾。”陈六合笑眯眯的说道。 红姐看了那几个小纨绔一眼,哭笑不得道:“六哥,你这是玩的哪一出?” “给这几个不长眼的小屁孩上一堂既生动又难忘的免费课。”陈六合笑道:“弾鸡-鸡,会?” “噗嗤~~”这话一出,跟进来的几个陪酒小妹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红姐有些无奈:“六哥,这几个小家伙的背景都不简单吧?玩过火了会不会出事啊?” “天塌下来也不用你扛。”陈六合风轻云淡的说了句。 红姐就像是吃了颗定心丸,对陈六合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于是,她带着几个小妹把赵如龙等人架了起来。 十一二岁的小孩没多大力气,几个女的都轻松搞定,一个个的被两腿张开,白白嫩嫩的小蚯蚓吊儿郎当的晃荡着。 赵如龙等人这一刻连想死的心都有。 “陈六合,我日你大爷,杀人不过头点地,没有你这么玩的。”赵如龙的语气中都带上了哭腔,其余几个小屁孩都是脸色煞白,莫大的委屈让他们眼眶都红了。 只有刘晓季还在奋力挣扎,个头壮实的他力气委实不小,两个小妹都按不住,有些无奈。 “草,有本事你就弄死我,想弹我鸡-鸡?小爷宁死不从!”刘晓季一副壮士模样。 陈六合玩味打量,对红姐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咱们会所好像有几个男公关?找一个对小鸡仔感兴趣的过来,今天让他尝尝鲜。” “卧槽!”赵如龙吓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脑中不由冒出一副让人恶寒的画面,对刘晓季投去一个颇为同情的眼神,同时他也放弃了要挣扎的想法。 咬咬牙想到,弾就弾吧,痛痛就过去了,反正又少不了一块肉,十八个小时以后小爷又是一条好汉。 “我不玩儿了,我要回家找我妈。”另外三个小纨绔吓哭了。 红姐人等顿时母性爆发,于心不忍,想要求情,陈六合却是无动于衷的摇摇头,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不收拾,永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玩意。 倒不是他小心眼愿意跟几个小破孩较劲,只不过这些小破孩想玩,就陪他们玩玩咯,不一次性整怕他们,以后可能会没完没了,陈六合可没那么多闲工夫陪几个小屁孩瞎玩。 他也不反对小纨绔出来装逼,他倒觉得小孩狂一点也没什么不好,但是不能没有自知之明狂到无边无际,不然那就是作死了。 “我还真不相信你能把我怎么样!”刘晓季性子挺野,还不服。 陈六合没搭理他,红姐也让人去喊男公关了。 一分钟后,来了位男公关,自然是性取向有问题的那种。 陈六合指了指刘晓季,直接对男公关道:“这小鸡仔今晚交给你了,带去随便玩,想怎么玩都行,只要别弄死了。” “你敢!我老爸会带人踏平这里!”刘晓季也心慌了。 “带走吧!”陈六合不动声色的挥挥手,一点也没有犹豫,男公关一脸兴奋的拖着刘晓季就走。 “卧槽,陈六合你疯了?没你这么玩的。”赵如龙大声喊道,多少还算有点义气。 他现在是彻底的慌了,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掌控,他没想到陈六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真像是什么事情都敢做一样。 他们还从来没碰到过这么狠的角色。 “现在知道怕了?”陈六合戏虐的问道。 “怕了怕了,我们认怂,我们认输,陈大爷你牛逼。”赵如龙倒是能屈能伸。 被拖到门口的刘晓季死死拽住门框,已经吓哭了。 陈六合回头:“服不服?” “服了。”刘晓季抹着眼泪,刚才那种绝望,让他现在还在发颤。 “服了就好,乖乖滚过去。”陈六合说道。 刘晓季连忙跑到了赵如龙他们一起,都不用陈六合去说,他自己就羞愤的张开双腿。 “陈大爷,不用真玩的这么绝吧?”赵如龙脸色发白的说道。 “你当我是在跟你们开玩笑?是不是牛逼惯了,以为谁都不敢动你们了?”陈六合笑问。 赵如龙缩了缩脖子道:“不是,你看我们都是几个小屁孩,你一个老大不小的人了,跟我们斤斤计较,也不算什么本事啊。” 陈六合笑出了声音:“你还挺有脑子,硬的不行,就开始打感情牌了?不过没用,在我面前,任何人做错了事情都要承担代价,你们也不例外。” 说罢,陈六合对那几个陪酒小妹使了个眼色,几人就开始很有节奏的弾起了鸡-鸡。 登时,包间内的场面惨不忍睹,五个屁大的小孩惨叫连连,哀嚎不断。 都哭了,连赵如龙都是眼泪汪汪的不断骂娘,把陈六合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红姐嘴角抽搐,都不忍心看下去了,偷偷离开了包间,心中只是暗啐,六哥也太坏了......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五个小纨绔声音都喊哑了,那浪里郎当的小蚯蚓已经麻木,红肿一片。 今天的经历估计能给他们一辈子都留下严重的心理阴影。 看到差不多,陈六合让几个陪酒小妹离开,他来到近前,道:“你们嘴上说服,但我知道,你们心里肯定不服,是不是在想着等离开以后,立即喊上你们的老子或爷爷,杀个回马枪,巴不得把我挫骨扬灰?” 被说中心事,几个小纨绔也不敢承认,连忙摇头,他们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离眼前这个虎人越远越好,仇当然要报,还要带好多人来报。 陈六合笑笑,道:“你们也别那么麻烦了,我这个人做事不喜欢留尾巴,不用等你们回去喊人,现在就给你们机会,把你们认为你们家里最牛逼的人喊来接你们。” 闻言,几个小纨绔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六合,脑子有点不够用。 这家伙什么意思?这样羞辱了他们,还敢让他们现场打电话通知家里人?这家伙不是在找死吗?按正常情况,这家伙应该连夜跑路才对啊。 “你......你说真的?不会是又在玩什么花样吧?”刘晓季问道,已经对陈六合产生了心理阴影。 “打电话吧,一个一个来。”陈六合先把电话丢给了赵如龙:“哦,对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让他们别忘了带钱,今晚消费三万块,按人头算,一人六千,少一毛钱都别想把人接走。” “你还是赶紧跑路吧,不然我怕你承受不了等下的打击。”赵如龙很认真的说道:“别以为你跟我爸认识就有恃无恐,我爸给你面子那是因为你是我老师的哥哥,就算我爸不帮我出头,另外几个人的背景也足够把你玩死。” “少废话,别以为三言两语就想把今晚的消费糊弄过去。”陈六合不轻不重的在赵如龙脑袋上敲了一记。 “你大爷,看你是我老师哥哥的份上,给你提个醒,好心当成驴肝肺,那我就看你是怎么死翘翘的。” 正当赵如龙要拨打电话的时候,一条信息传了过来,赵如龙一看,差点没吓的把电话丢掉。 发信人是沈清舞,信息内容只有短短的几个字:哥,别把孩子弄傻了。 很显然,自己那位精明到让人无力的老师,早就知道他今晚偷跑出来都干了些什么。 陈六合一看,失笑的摇摇头,没有说话,让赵如龙继续打电话。 赵如龙脑袋凌乱的打通了赵江澜的电话...... 然后是刘晓季,在然后是另外三人,一一通知了家里人,电话里哭的那叫一个伤心欲绝,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当然,在陈六合的淫-威之下,在电话的结尾,他们都不忘提醒一声要带六千块钱的事情。 收回电话,陈六合老神在在的坐在了沙发上,笑道:“你们不都想在父母面前表现出自己很惨很委屈的样子吗?我给你们机会,现在整齐跪在一排,我们慢慢等你们的家长来领人。” “哼,死到临头还不知道,我看你怎么玩下去。”通知了父亲,刘晓季又有了底气,满脸怨恨的说道。 陈六合一脚就踹了过去:“让你跪着就跪着,废什么话。”五人乖乖的跪成了一排,脑中想的东西也都大致相同。 就等着等下救兵下来,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 五点左右还有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