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3章 砍死他!!!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823章 砍死他!!!

听到苏婉玥的话,陈六合回答道:“不为人知的事情可就多了,比如我的尺寸,我的持久力,我的威猛系数!你都一无所知!” 陈六合笑了一声说道:“但如果你有兴趣知道的话,我可以勉为其难,愿意为你稍作牺牲,今晚让你亲身体会一下!” 苏婉玥直接无视了陈六合这句充满臆想的话语,她道:“当年你在国外,又干了一些什么事情?” “真的很好奇?”陈六合笑吟吟的问道。 “对,很好奇!”苏婉玥眼神直视着陈六合。 “无可奉告!”吊足了口味,陈六合很无耻的回答了四个字,差点没把苏婉玥给呛死,她道:“即便你不说,凭我的能力,要查出来并不难!” “那你可以尽管去查,但我保证你会一无所获!”陈六合淡然的说道。 苏婉玥冷笑了一声,对陈六合的保证嗤之以鼻。 陈六合也没多做解释,只是耸耸肩说道:“退一万步来说,真的被你查出了蛛丝马迹,对你来说也并不一定是好事,就怕你睡觉都会做噩梦!” “那我就更想看看你在国外的时候,有多么惊天地泣鬼神了!”苏婉玥冷冰冰的说道,女人往往是这样,认定了一件事情,就不达目的不罢休! 她苏婉玥,就是如此!她不可否认的对陈六合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所以她会有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把陈六合身上的秘密一个个的揭开! “看过八十年代的香江黑~道片吗?”陈六合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句。 “看过,怎么了?”苏婉玥愣了一下,回到。 陈六合的眼睛望向前方,戏虐的笑容中挂着一抹冰冷的气息,他道:“是不是场面恢弘非常刺激?” 苏婉玥更加不解了,眉头都微微皱起,不等她说话,陈六合就道:“其实在现实中,这样的场面也是存在的,并且比电视上还要来的惊险刺激!” 就在陈六合这句话音刚刚落下,一道洪亮的声音从他们的前方传来:“就是他们,给我砍死他们!女的五百万,男的两百万!” 听到这话,苏婉玥终于发现了不对劲,转头看去,眼前的一幕让她骇然失色,前方的行人快速分开,一片黑压压的人目露凶光的朝着他们冲来。 一眼看去,看不到边际,估计至少有上百人之多,每个人的手中,都提着一把明晃晃的锋利砍刀! 何止酷似八十年代的香江黑~道片中的血拼场面?简直比电影中来的还要震撼人心! 看着那些扬着砍刀嗷嗷叫冲上来的人,苏婉玥都傻了!只感觉到手臂一紧,被人用力的拽了一下,耳边传来陈六合的声音:“我靠,还愣着干什么?等死吗?” 她惊然回神,就发现自己被陈六合拽着狂奔,身后一大帮提着砍刀的人正在奋力的追着她们!她这个时候才确定,这帮人真的是冲着他们来的! 且不说苏婉玥本来跑的就不快,光是她脚下穿着的性感职业高跟鞋,就完全限制了她的奔跑速度,不一会,眼看就要被人追上了。 就在她回头恰巧看到一把砍刀挥下,就快划到自己身上时,她只感觉身体一轻,一双强有力的手臂环住了她,下一秒,她就趴在了那个让她熟悉的温暖怀抱。 “卧槽,这些人简直打了鸡血,都疯了!”陈六合破口大骂了一声,抱着苏婉玥一路狂奔,而身后那百十号人,则是穷追不舍。 “娘们,你是唐僧肉吗?怎么走到哪里都有人要弄死你?连逛个街都不能消停一下!”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 苏婉玥煞白的脸色稍微回暖了一些,她仰头看着陈六合背后的场景,愣愣的说道:“我在香江没有仇家,不用说,肯定又是纳兰琼斯家在捣鬼!” “哥们现在非常生气!”陈六合没好气的骂了声,虽然语气不善,情况看起来也很危急,可他那副表情,并无多少紧迫,反倒泰然自若,抱着苏婉玥跑了这么久,不紧不慢的,连呼吸声都没变得有多急促。 “我日他奶奶的腿,凭什么砍你五百万,砍我才两百万?还不到你一半的价位啊?这也太瞧不起哥们了吧?就算把身上的肉剁了拿到菜市场去称斤论两,哥们也能比你多卖上一些价钱好吧?”陈六合怒气冲冲的说道。 本来苏婉玥的心情还比较凝重且紧张,可听到陈六合的这句话,直接就变得哭笑不得了,咬着银牙,不知道是想咬陈六合,还是在强忍着笑意。 没过几分钟,陈六合跟那些刀手已经拉开了很长一段的距离,都快要甩出一条街了,就在苏婉玥觉得他们要有惊无险的时候,陈六合忽然停了下来。 不明所以的看了陈六合一眼,本以为陈六合是累坏了,可看他那气定神闲的模样,连呼吸都很平稳,哪有半点累了的样子。 “你停下来干什么?再跑一会儿就把他们甩了!”苏婉玥疑惑道。 “停下来当然是等他们了!我什么时候告诉你要逃跑了?”陈六合翻了个白眼说道:“只不过在刚才那条街上,人太多,难免伤及无辜施展不开手脚!” 苏婉玥惊愕,道:“陈六合,你脑子没坏吧?他们可是有上百个人,你......还想跟他们拼?” “废话,哥们面对坦克大炮的时候都没这么跑过,区区百十个人算什么?况且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只挨打不还手?” 陈六合冷笑一声,看了看这条相对冷清了许多的街道,把苏婉玥放下:“和以前一样,乖乖站在这里别动,老老实实躲在我的背后,很快带你离开!” 苏婉玥怔怔,凝视着陈六合那略带笑容的面孔,乖乖的点了点头。 随后她就看到陈六合转过身,面对着那些已经追上来的刀手们,这个阵仗太大,对方的人真的太多,多到数不过来,恐怕一百个人都不止,那种浩大的声势,足以把人吓的肝胆欲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