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6章 你是一座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816章 你是一座山!

丢下一句话,陈六合便不去理会那些人的跪地叩拜与感恩戴德,抱着苏婉玥就向驾驶舱的方向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苏婉玥问道,她丝毫不会抗拒被陈六合抱在怀里。 “当然是带你去一个安静的地方,让你有色诱报恩的机会了。”陈六合重新恢复了往常那种玩世不恭的状态。 苏婉玥那雪白的脸蛋上禁不住浮上了一抹嫣红,道:“陈六合,能不能好好说话?是不是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就开始洋洋得意了?” 陈六合翻了翻白眼,道:“你这个娘们真没情趣,你看看那些人,都跪我磕头的谢恩了,你倒好,连个以身相许都这么困难!” 走进了驾驶舱,陈六合把苏婉玥放在一旁的座位上,也没再继续打趣苏婉玥,说道:“带你来还能有什么事?当然是让你更安全一点了!” 陈六合淡淡道:“说实话,现在让你和任何人待在一起,我都不太放心!我努力保护的一个人,可不希望在一不留神之际,出现差池,那哥们可就亏了血本了!只有待在我身边,才是最安全的!” 苏婉玥深深的看了陈六合一眼,抿着嘴唇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她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方式与态度去跟陈六合相处了。 但有一点她不能否认,陈六合的这个态度,这一席话,让她的心中无比温暖,异常的受用,甚至让她那二十多年来都纹丝不动的某种心绪,产生了一种连她自己都搞不明白的陌生涟漪! 烟瘾上来了的陈六合可不管这是在什么地方,很潇洒的点了一根烟,只要没有沈清舞在的情况下,他在任何地方抽烟都没压力。 “这次的教训我想应该够深刻了!对方无孔不入,已经到了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以后的出行,可要更加谨慎一些,一切不确定的人和事,都尽量不要去接触!例如这次,敢用不熟悉的乘务人员,你的心也真够大的!” 叼着烟,陈六合在驾驶舱那些眼花缭乱的按键上捣鼓了几下,道:“虽然哥们已经非常的厉害了,可你能不能给我少增加一点负担?” 苏婉玥点点头,随后眼神有些阴沉,她咬牙道:“这个纳兰琼斯家族,真的是胆大包天!这一笔笔账,我都记住了!真以为我们绿源集团害怕他们的卑劣手段吗?过不了多久,我就会让他们濒临覆灭,我还要让他们家破人亡!” 陈六合较有兴趣的斜睨了苏婉玥一眼,道:“你们有了什么对策?” 苏婉玥道:“这件事情,我父亲早就在布局处理了!在大的战略上击垮对方!” 闻言,陈六合微微笑了一笑,道:“呵呵,看来你们绿源集团的能量也不小啊,真把手伸到了美洲那边去了?” 苏婉玥也没隐瞒,冷冷道:“有朋友的,不光是他们纳兰琼斯家,我们绿源集团在世~界范围内也有着不少盟友,只不过,我们没有他们那般不折手段罢了!” 顿了顿,苏婉玥又道:“他们之所以这么急迫的要对我下手,恨不得让我死于非命,是因为他们害怕了,他们感觉到了形势的紧迫!他们在孤注一掷!” 陈六合笑吟吟的问道:“干的过人家吗?纳兰琼斯这个家族我听说过,虽然不至于威名赫赫,在世~界大族中也排不上号,但实力并不俗!” 苏婉玥冷冰冰的说道:“强弩之末罢了!纳兰琼斯家的死对头,早就跟我父亲暗中接洽过了,我们达成了联盟,再加上我们绿源集团的其他资源,用不了多长时间,纳兰琼斯家就会退出历史舞台!” 这还是苏婉玥第一次跟他聊死对头纳兰琼斯家的事情,他点点头,说道:“看来现在已经到了很关键的时候,我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确保你的安危了!以免对方狗急跳墙拼死一搏啊!” “有你在,我需要怕他们的卑鄙手段吗?”苏婉玥下意识的说道。 陈六合愣了一下,笑道:“别对我这么有信心,我会骄傲的!阴沟还能翻船呢!”他半开着玩笑。 “可你不是一条船啊,你是一座山!”苏婉玥语气笃定的说道:“连今天这样的局势都没能把我怎么样,该绝望的是他们,该恐惧的也是他们!” 陈六合哑然失笑:“说的倒很霸气,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在哭鼻子!” 苏婉玥语气一滞,有些暗恼的看了陈六合一眼,真是个不解风情的家伙,每次要跟他好好说话的时候,总是会突兀的被一句话气得牙痒痒。 吐出了一口浓烟,陈六合漫不经心道:“有件事要提醒你一声,很可能藏在你身边的那颗不定因素,要尽快找出来,不然对你太不利了!今天的事情,也绝对有对方的影子在里面!” “这会是一个威胁巨大的定时炸弹,说不准哪天就炸了,我可不想每次都这么麻烦!”陈六合风轻云淡的说道。 苏婉玥点点头,沉默思索着,陈六合说的没错,这藏在暗中的炸弹,对她们的威胁非常非常大。 两个小时后,飞机成功在香江机场着落,飞机上所发生的事情,陈六合也通过通讯系统与地面平台说明了,所以早在一个小时前,地面就安排好了接机准备! 香江警务人员第一时间冲上飞机,清理尸体,以及进行调查。 随同而来的,还有一大帮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为首的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青年,仪表堂堂样貌英俊,举手投足之间很有几分上层人士的贵气! 通过苏婉玥的介绍,陈六合知道,这个青年名为邹阅铭,香江四大家族之一的邹家公子,也是邹程远老爷子的第二个儿子,目前是邹氏集团的总经理!绝对算得上是香江的商界名人! 邹家在香江的地位是毋庸置疑的,有他们的出现,本该很繁琐复杂的事情却变得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