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0章 还有更狠的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80章 还有更狠的

欺负你们我都嫌掉档次? 听到陈六合这话,五个算得上是正儿八经的纨绔子弟皆是一脸错愕,旋即都觉得眼前这个穿的像农民工一样的傻-逼脑子有病吧? 这阵容还不牛掰?拖出去分分钟能把人吓昏过去的分量,社会上那些甭管是混黑还是混白的人,也甭管你什么身份,对他们都要客气有加恭敬三分。 什么时候碰到个压根就不把他们当回事的人? “没本事莫装逼,装逼遭雷劈!”刘晓季不屑的说道,只觉得陈六合是在装腔作势。 “一个勉强算得上二流。四个顶多算得上三流甚至不入流的小纨绔,我有什么理由在你们面前装逼?太欺负人,也丢不起那人。”陈六合懒洋洋的说道,正眼都不愿意去瞧他们,一脸的浑不在意。 “卧槽,你看起来狗模狗样,本事不大口气不小,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分分钟镇压你?教你学会什么叫谦卑和低调?”老爸在纪检当科长的小屁孩说道。 陈六合失去了耐心,不耐烦的摆摆手,说道:“最后问一遍,你们确定身上没带钱?” “确定以及肯定,怎么着?不是我瞧不起你啊陈六合,你能奈我们何?今天就是吃定你了!”赵如龙底气十足的傲然道。 陈六合嘴角含笑的点点头:“不管是对大人还是对儿童,我一向很讲诚信,说出来的话一定会做到。” 说罢,他就向那五个老神在在的小屁孩走去。 他们脸上的不屑毫不收敛,大喇喇的坐在那里笑看陈六合,惹是生非是他们的长项,横行无忌是他们的喜好,背景优越是他们的天赋。 并且他们从来都是无往不利,就算是调戏了学校里的大学生美女老师,校长也都不敢放个屁,眼前这个看上去毫无闪光点的家伙,凭什么又敢动他们一根汗毛? 雷声大雨点小的人,他们见多了,最后还不都是乖乖跪在他们面前痛哭流涕求原谅?人生就是这么喜悲无常。 “气势是很足,前戏演的不错,就是不知道你是在演动作片还是在演悲情片了。”刘晓季神情倨傲。 “怎么说?”陈六合来到他们身前,没有急着动手,笑问。 “不管是哪种,你都得倒霉,动作片就是你被我们整得生活不能自理,悲情片就是你像条狗一样跪在我们面前磕头流泪加认错。”刘晓季斜睨陈六合。 陈六合轻轻摇摇头,笑得人畜无害:“都不对,今天演的可能会是教育片,你们的老子没本事教好你们,那我不介意帮他们出一份绵薄之力。” 说罢,他手掌伸出,不等刘晓季反应过来,就登住了对方的衣领,直接把对方提了起来。 在他们亮明了身份的情况下,陈六合还敢对他们动手,这委实超出了这几个大脑都还没发育完全的小孩的预料。 刘晓季一脸愕然,旋即奋力挣扎,在空中手舞足蹈,用手去挠陈六合,用脚去踹陈六合,可奈何他在陈六合的手中就跟只小鸡一样,一点都挣脱不了。 “草!你他吗活腻了,真敢动手?信不信我让你下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刘晓季威胁恐吓。 陈六合笑脸不变,直接把刘晓季的裤子扒掉,在对方那白嫩的屁股上狠狠拍了一记。 “嘶~~”刘晓季凉气倒抽,差点没让他流出眼泪来,从来没有过的羞辱和愤怒让他更加奋力的挣扎了起来,但显然于事无补。 “卧槽!这逼有点虎,今天碰到个不怕死的了,龙少,咋办?”坐在刘晓季身边的小屁孩吓的一哆嗦,连忙挪屁股,对赵如龙说道。 “操家伙,干他!”赵如龙倒也彪悍,一脸匪气的操起桌面上的一个空酒瓶,就向陈六合奋力丢了过去,准头不错,直奔脑门。 陈六合头也没抬,手一伸,酒瓶就被他接在手中,随后陈六合嘴角一挑,五指一用力。 “砰”的一声,那厚实的酒瓶竟然被陈六合直接捏爆了,玻璃碎片四溅,洒在几个小屁孩的脸上身上,吓的他们差点没有哭爹喊娘。 “啪!”陈六合把刘晓季按在沙发上,照着屁股又是一下,刘晓季疼得龇牙咧嘴,屁股都肿了。 “妈呀,点子很硬啊,龙少,这货有点彪。”爷爷退居二线的小屁孩咽了咽口水,有些失了方寸。 他们一向靠着家世背景四处装逼,都能无往不利,但猛的碰到个虎人,他们就凌乱了,这家伙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 “你怕个锤子啊?不要怂,干就完了!”赵如龙发号施令,站在沙发上的他直接向陈六合跳去,扑在了陈六合的背上。 他伸出那还没有三寸大的手掌,想要去抓陈六合的头发,可奈何陈六合的头发太短,让他抓了个空。 这下就滑稽了,一个没稳住,赵如龙居然从陈六合的背上手舞足蹈的滚落了下来,摔了个屁股开花。 “靠,你们三个是煞笔啊?怼他啊,打架可以输,气势不能倒!”赵如龙气急败坏的大喊大叫。 三个个头都没超过一米三的小屁孩倒也够义气,虽然害怕,但还是咬咬牙扑了过来,又抓又挠,连撩阴爪都用上了,奈何被陈六合一抖飞一个,一拽飞一个,最后一个被他抓了过来,乘在刘晓季的身上,同样被扒了裤子打屁股。 “你们是蠢材啊,白跟我混了这么久,打不过不会咬啊?”赵如龙指挥着,声音不知道多大,可他的小步伐却是越挪越远,没有丝毫要冲上去跟陈六合决战八百回合的意思。 剩下的两个小屁孩很听话,真的就扑上去咬陈六合。 但很显然,这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在陈六合面前连对手都算不上,最终都被陈六合跟叠罗汉一样叠在一起,全都被扒掉了裤子,屁股上红肿一片。 任他们如何挣扎,一点用处都没有,陈六合的一只手掌就跟五指山一样压得他们不能动弹。 “你......大爷!”被压在最下面的刘晓季脸都绿了,骂人都困难。 “我靠,兄弟们,点子太硬,风紧扯呼,你们自求多福。”赵如龙见大势已去,很没义气的转身就跑。 那速度真叫一个利索,一双小腿迈的跟马达一样,拉开门就冲了出去。 陈六合也没去追,风轻云淡的看着,笑意盎然,这小子,有那么点意思,有那么一点他七岁前的智者风范。 赵如龙冲出包间没隔两秒钟,还不得刘晓季四人破口大骂,就见他被人跟提鸡仔一样提了回来。 提着他的,是已经守在外面五六分钟的黄百万。 “我草拟大爷,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死黄牙,连本大少你都敢动啊?快放开我,不然我让你到医院去交房租。”赵如龙奋力挣扎,咬牙切齿的模样都快哭了。 黄百万无动于衷,走进包间,把赵如龙丢在了地下。 他见过赵如龙,也知道这小孩是小妹的学生,更能猜到这小孩的背景不简单,但他从来不去想动了这小孩会有后果,陈六合要做的事情,他自然是义不容辞。 “过来。”陈六合笑吟吟的对赵如龙勾了勾手指。 “陈六合,你丫想都别想,你当我是煞笔啊?过去让你揍?”赵如龙虎着脸说道,现在他都有点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的冲动。 本来他以为今天带着这么多背景不简单的小纨绔来,怎么着也能吓唬吓唬眼前这个比他还嚣张的家伙,可谁知道,这个世界太疯狂,陈六合压根就是一个不知死活的虎逼,不按正常套路出牌。 “老黄,把他裤子给我扒了,把那跟蚯蚓一样的玩意割掉。”陈六合满脸趣味性的对黄百万说道。 黄百万咧嘴一笑,从兜里掏出一把小刀,就要照办。 这一下可把天不怕地不怕的赵如龙吓的跳脚了,连忙蹦了出去,对着陈六合大骂道:“王八蛋,你这也太狠了,动不动就想让我老赵家断子绝孙啊,小心我家老头子弄死你。” “他要是有那本事的话,上次就不会看着我踹你了。”陈六合乐呵呵道:“要么你就乖乖跟你兄弟团聚,要么你下半辈子就做个死人妖,自己选。” “小爷今天认栽,算你狠!”赵如龙颓败的叹了口气,一步三挪的向陈六合走去。 “哇”一声凄厉的惨叫,赵如龙也被陈六合扒了裤子抽屁股,痛的那叫一个死去活来。 站在包间门外朝里头偷看的红姐和几个陪酒妹,都是有些忍俊不禁,这六哥也太坏了,连小孩子都不放过,虽然这几个断奶没多久的小屁孩是混账了一点。 陈六合松手,五个人滚落了一地,屁股着地的他们又是痛呼连连,简直把陈六合给恨透了。 出来混了这么久,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呢。 “你真有种啊,玩的这么狠,我看你等下怎么收场。”刘晓季还是满脸不服。 “这就算狠了?还有更狠的呢。”陈六合笑眯眯的说道,几人都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 上午陪老婆到医院,中午才到家,先更一张,五点半之前还会有两张,其他的,晚上更新。

下一篇   第0081章 叫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