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4章 死定了!!!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814章 死定了!!!

通道内,显得有些昏暗,很是沉寂,只有陈六合走路的脚步声,他看着眼前那紧闭的驾驶舱门,冷笑了一声,阔步走去,根本不需小心翼翼,更不需要做什么准备工作! 然而就在这时,徒然间,一道疾历风声袭来,侧面的舱室门,被无声打开,一把寒光凛凛的刀刃,直劈陈六合头颅! “哼,不知所谓!”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陈六合不见丝毫慌乱,他脚步一顿,微微一滑,身躯向后方偏移了几公分,那削铁如泥的刀锋,顺着他的鼻尖划下!惊险万分! 闪躲过后,陈六合一只手掌探出,稳稳当当的擒住了这把武士刀的刀锋! 对方显然也有些实力,握刀的双掌用力挣动,想要把刀身反转过来,横切陈六合的胸口! 陈六合冷笑一声,抓着刀锋的手掌不为所动,猛的一用力,传出“叮”的一声,这把武士刀的刀锋,竟然就这样被他生生的折成了两段! 袭击者骇然大惊,但激斗之中,生死之间,也由不得他多想,就握着半截断刃,继续向陈六合的胸口扎去,想要取陈六合性命! “你能快的过我吗?”陈六合双足不动分手,捏着半截断刃的他,后发先至,那厉芒闪闪的刀尖,直接刺入了对方的脖颈当中。 旋即陈六合用力一推,整个断刃把对方的脖颈都穿透了,刀尖钉在了门框上,把这名袭击者,死死的钉住! 而他手中的那把断刃,也停留在陈六合胸前一公分的地方,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他这辈子,都无法推进这一公分的距离,无法把断刃扎进陈六合的心脏! 动怒下的陈六合无疑是异常可怕的,杀人仅是举手投足之间罢了! 做完这一切,陈六合都没有停下来喘一口气,徒然,他手腕一翻,拿着把手枪,反手指着他身后的方向,道:“我劝你最好别开枪,因为你的速度,绝对没我快,当你手指扣动扳机的那一刻,就是你身死的那一刻!” 说着话,陈六合转过了头,他的身后,竟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中年男子,男子手里握着把手枪,也在指着陈六合! 男子骇然了,他潜伏的很好,躲在卫生间内,一直在寻找最佳的射击时机,他觉得,陈六合在杀了一人后,应该会是最放松的时候。 于是他就悄无声息的摸了出来,可还没等他开出第一枪,竟然就被对方发现了。 这一切对他来说,是如此的匪夷所思,这个家伙还是人吗?难道后脑勺也长了眼睛,能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显然,陈六合的警告并没有让这名男子打退堂鼓,他眼中迸发出凶狠的杀意,毅然决然的开出了一枪! 陈六合眼睛一凝,脚下猛然一错,让出了一个身位,子弹擦着他的头皮飞过。 “真是个错误的选择!”陈六合冷冰冰的声音传出,也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男子胸口中弹,他不可思议的看着陈六合,再看看自己胸口的那个血洞,极不甘心的跌倒在地,靠在墙壁上。 他还在举枪,想要射击,陈六合却是已经拿着把断刃来到了他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笑的摇了摇头。 断刃狠狠扎下,把男子那握枪的手臂,牢牢的扎入了地板内,让男子传出了撕心裂肺的嘶吼声! “就凭你们这样二愣腿的工夫,也好意思在我面前丢人现眼?一帮土鸡瓦狗!”陈六合不屑的盯着对方那扭曲狰狞的没面孔。 “嘿嘿,杀了我吧,大家一起死,都他吗要死!今天我们早已经立于不败之地,纵使你再厉害,也没有翻盘的可能!” 男子声音颤抖的说道,他就是刚才广播的男子:“飞机早已经被我们定位航行,你没发现飞行高度正在降低吗?两分钟之后,就会出现一片峰群,到时候......” 男子狞笑的做了个爆炸的手势:“轰,飞机撞在山峰上,一声巨响,一道火光,你们都得死!虽然没能生擒苏婉玥,但是杀了他,也算是任务完成了!” 陈六合凝了凝眉头,看着机窗外的景象,飞机的确降下了高空! 他呼出一口气,看着男子说道:“既然这样,看在大家都要死的份上,能不能告诉我一些我想知道的事情?例如你们来自瀛国的哪方势力,例如华夏是谁在给你暗中报信?” “做梦吧,卑微的支那猪,就算是,也要让你死不瞑目!想知道?去问上帝吧!”男子笑得愈发狰狞。 陈六合皱着眉头,点点头,枪口塞进了对方的嘴里,道:“这是你最后的一次机会,你确定不要珍惜吗?” “呜呜~~~”男子喉咙发出了声声嘶叫,脸上的神情有着疯狂,陈六合遗憾的摇了摇头,轻轻扣动了扳机! 几声枪响传来,让机舱内的人再次陷入了无尽的恐慌当中,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陈六合是生是死,他们能做的,只是一无所知的等待。 忽然,有人看着机窗外的景象惊声道:“你们看,飞机已经降下了高空,周围有山峰,完了,完了,要坠机了!” “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因为极度的恐惧,有人神经崩溃了,开始嚎啕大哭了起来,死亡的气息让他们无法镇定。 苏婉玥也是狠狠一颤,绝望的看着窗外出现的峰峦,飞机飞行在如此高度,本就是一件及其危险的事情,何况还飞进了一片峰群当中? 这几乎是必死无疑了,恐怕不会再有奇迹发生! “大家别害怕,我们应该相信陈六合,他是我们唯一的希望,我相信他能帮我们度过险境!”苏婉玥强自镇定的吼道。 可却没人去理会她,因为谁都知道,这种境况下,基本上就是十死无生了! 有人拼命的挪到窗口位置,把头贴在玻璃窗上,遥望着前方的景象。 “前方出现了一座高峰,高度高过了机身,完了!这次死定了!”贴在窗口的人惊声嘶吼道,充满着浓浓绝望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