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08章 后院起火!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808章 后院起火!

苏婉玥打量着掌心中的项链,小巧精致,还挺好看,她道:“这个东西管用吗?能在五公里之内感应到?是不是真的?” “放心吧,经过了我的优化,五公里内绝对没问题!”陈六合把一块和定位仪搭配好的感应手表带在手中,表盘如指南针一样,针头指向了苏婉玥的位置。 “这个定位仪虽然不如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定位装置无视距离的变态,但它有个好处,就是不会被人发现,任何仪器都探测不出来!”陈六合淡淡的说道:“只要你离我的距离超过五百米,我这边就立即能够接收到警报!” 苏婉玥深深的看了陈六合一眼,没想到这个家伙对她这么上心,为了明天的香江之行,私下还做了这样的准备,这种责任感,让她心中荡起了一丝涟漪。 默不作声的把项链带在了她那光洁娇嫩的脖颈上,苏婉玥还下意识的多看了几眼那心形吊坠,在陈六合看不到的角度,嘴角勾起了一抹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轻微弧度,很美! 笑了笑,没理会苏婉玥,陈六合把桌上的一叠资料摊了开来,摆在眼前仔细的观看起来。 这是苏婉玥让人整理出来的资料,是李胜杨、李群书父子的资料,很详细,包括了李胜杨当初怎么发家,又怎么跟着苏伟业一起打江山,乃至李胜杨这些年在绿源集团所做的一系列事情。 连李群书在日常生活中的朋友圈,以及经常接触的人,兴趣爱好,都有! 用了十几分钟,陈六合把这些资料都看完了,苏婉玥扫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 陈六合摇了摇头道:“没有!资料上的信息都很正常,看不出什么端倪。” 苏婉玥道:“我还是那句话,并不相信李胜杨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陈六合淡淡一笑:“不要太早下结论,资料记载都是表面!如果凭纸面上的东西就能看清楚一个人,那就没有阅人读心这门高深莫测的学问了!” 苏婉玥动了动嘴唇,但还是没说什么,陈六合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说道:“最近你有没有收到什么消息,或者从李胜杨父子身上看出什么异常端倪?” 想了想,苏婉玥才道:“我和李叔叔虽然同是绿源集团的高管和股东,但我们两大部分时间都是天南地北的忙碌,很好碰头,所以对他的私人情况,我并不是很了解!” 闻言,陈六合点点头,说道:“那算了,先把这对父子搁浅在这里吧!只要他们真的有异心,就肯定会露出马脚,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隐秘,更没有不透风的墙!静观其变!” 说完,陈六合伸了个懒腰,道:“好了,上楼,洗澡,睡觉!” 听到这话,苏婉玥的眼神下意识的一闪,最为让她不愿意的,就是晚上休息的问题,跟陈六合同处一屋她真的无法习惯。 何况,今晚,她必须洗澡了,昨天因为伤势,还可以原谅,今晚再不沐浴,她都会因为自己的肮脏而感到嫌弃。 “陈六合,现在有了这个定位仪,我们是不是就不用时时刻刻的黏在一起了?”苏婉玥试探性的问了声。 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我倒是求之不得,可哪有那么好的事情?定位仪只能确定你的位置,哪里能确定你的安危情况?这个险不能冒,思前想后,我还是只能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燃烧自己照亮你!” 闻言,苏婉玥差点没气得吐血,恼火的瞪了陈六合一眼,这话从这个混蛋嘴中说出来,怎么充满了不乐意和委屈的意思? 两人黏在一起,难道吃亏的不是她吗? 就在苏婉玥要说些什么的时候,陈六合兜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他接听,还没听几句,眉头就深深的皱了起来,脸色也跟着阴沉了下去。 五六分钟后,他挂断了电话,坐在沙发上,眼睛微微眯起。 苏婉玥神情一怔,刚才的对话她听到了一些,说道:“怎么了?杭城那边出状况了吗?” 陈六合沉凝的点了点头,道:“王金彪遇袭,身上中了三枪,正在急救室内抢救当中,情况似乎不太乐观!” 苏婉玥微微一怔,说道:“王金彪是你在杭城布下了一枚有力棋子,如果他倒下了,那你在杭城的布局很可能就要散了,你和卢啸塚之间的博弈,也会一落千丈!毕竟王金彪执掌着黑,其作用非常大!”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手掌轻轻捏着下巴,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当中! 王金彪遇袭,生死不明,这可不是小事,对陈六合来说,是件能直接影响到杭城乃至江浙格局的大事! 别看王金彪根基太薄财力不强,可他的作用,却是难以忽略的,有他的存在,慕家和周嘉豪的合作,才能更加稳固,也能在与卢啸塚的博弈中顺风顺水! 因为王金彪这个黑老大的存在,就是一种震慑,很多阴暗见不得光的事情,他都能完成的漂漂亮亮,他也能给卢啸塚与司空家增添不少麻烦,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对方这一步棋走的不错啊,趁你不在杭城,先对王金彪这个马前卒动手,打掉他,无异于断掉了你的左膀右臂!”苏婉玥凝眉说道,陈六合后院着火,对她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在我的预料之中,你相信吗?”陈六合斜睨了苏婉玥一眼,淡淡道:“我知道,我离开杭城的这段时间,一定会发生什么,卢啸塚等人绝不可能没有做为!只不过王金彪有些让我失望,太不小心!” 苏婉玥点点头,道:“的确如此,你离开杭城之后,卢啸塚做的事情可不少啊!对周嘉豪跟慕家展开了几次强有力的打击!虽然没有造成什么致命威胁,但也足以让周嘉豪与慕家喝一壶!” 陈六合冷笑道:“半斤八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