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9章 不知死活小纨绔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79章 不知死活小纨绔

又一次在陈六合面前吃瘪,赵如龙简直都快气炸了,一张稚嫩的脸蛋上满是恼火:“还真他吗是戏子无情婊子无义,刚才小爷往她们罩罩内塞钱的时候,她们还一个劲的发-浪,转眼就不认人了。” 陈六合嗤笑道:“毛都没长齐还学人家玩妞,真给你们玩,你们玩得动吗?” “草!要不要小爷给你来个现场直播?”赵如龙不服气的说道。 陈六合笑着打量了他一眼,摇摇头:“你那玩意估计跟蚯蚓大小没啥区别,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陈六合,你丫的信不信小爷站在这里都能尿你一脸?”赵如龙横刀立马,站在沙发上怒目而视,他和陈六合之间可是隔着五六米呢...... “这牛逼吹的,屋顶都快被你给掀翻了。”陈六合不屑的道了声,有些不耐烦:“一帮小逼崽子,大晚上的不在家里玩泥巴,跑到这里来干嘛?小爷没闲工夫搭理你们,赶紧把账结了,该回去喝奶回去喝奶。” “赵如虫,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有点虎的角色?我看你是太没用了吧?就这样的货色,我正眼瞧他都嫌累。”这时,坐在最左边的一个小屁孩鼻孔朝天的说道。 他应该跟赵如龙一般大,只不过个头比赵如龙壮士很多,十二三岁的稚嫩,却有着十四五岁的身材,比赵如龙足足高了半个脑袋。 “刘晓季,放你-妈的屁,他连小爷都敢揍,你说他虎不虎?”赵如龙骂道:“你以后再敢叫我赵如虫,小心我在你屁-眼子里灌水泥!” “你也就是一张嘴,哪次你不是被我揍的满地找牙?”刘晓季不屑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哪次我没把场子找回来?”赵如龙说道。 “那是你人多!”刘晓季撇撇嘴。 “你个蠢材,都什么时代了,比的就是钱和人,你见过哪个老大要亲自上阵的?”赵如龙理所当然。 看着这两个小兔崽子窝里斗,陈六合百般无趣,道:“赶紧结账走人,听到没有?” “结账?结你大爷的帐,小爷几个今天就是专门来喝霸王酒的,你想怎么样?”赵如龙对着陈六合吼道。 陈六合气笑了起来:“信不信老子把你们裤子扒了弾鸡-鸡?弾肿为止。” 这话一出,别说赵如龙,就连其他几个小屁孩都是不屑的嗤笑了起来,有一个皮肤白净的小孩道:“龙哥,你从哪里发现了这么一个活宝的?我见过嚣张的,但没见过嚣张到他这样不要命的,在这杭城小地,有几个人敢这样跟我们说话啊?” “真是不知死活,就你这样的,我一年要踩一打,还是踩完之后要乖乖提着礼品在我家门口蹲上几天几夜都不见得能进我家门的那种。”又有一个小孩道。 “你现在乖乖跪到地下给我们磕几个响头,再扇自己几个嘴巴子,或许我们一高兴,还能把你当个屁给放了。”有一小孩说道。 看着他们一个个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表情,陈六合当真是哭笑不得。 多少年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就是把京城最狠的那一小撮人拖出来,估计都不敢用这种语气面对他。 却没想到今天被这几个小兔崽子破了金身。 “跟他废话那么多干嘛?直接让他从二楼跳下去,要头朝地的那种,至于会不会死,还是落到个脑瘫的地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说话的是五个小孩里最壮士的刘晓季。 听着这几个小屁孩口气一个比一个大,也一个比一个狠,陈六合都有种要服老的感觉,杭城的富三代或者官三代,逼格都这么高了吗? 眼神从他们身上扫过,陈六合最终看着洋洋自得的赵如龙,道:“怎么?那天晚上吃了憋不服气,今天带这几个刚断奶的童子军是来找场子的?” “有什么问题吗?不服气就划出道道来啊。”赵如龙颇有派头:“陈六合,别怪小爷心眼小,是你好大的狗胆,忘记那天晚上小爷给你说的话了?没买别墅也没滚蛋,你就是不给面子呗?” 赵如龙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伸出手掌摊开:“在杭城,敢不给我龙少面子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说完这句话,赵如龙还不忘斜睨了同伴们一眼,似乎觉得自己这句话说的很有气势,跟电视上的台词一模一样。 陈六合是一阵失笑,眼中全是鄙夷,就这样的二代,说出这样的话真有点贻笑大方了。 陈六合不屑道:“就你这样老爸才是个副厅级的二代,在杭城顶多算得上二流末尾,哪来的装逼勇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老爷子是杭城九人团之一呢。” “我就是那么个意思,细节不重要,重要的是气势。”赵如龙脸不红心不跳的瞪眼道。 “麻溜一句话,今晚这事儿怎么了?”赵如龙下巴朝天:“我几个兄弟都给你划出了道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陈六合一脸玩味:“现在是九点十分,按理说,你应该在家里上课,可你现在出现在我这里,显而易见,你是偷跑出来的,你老师知道吗?” 听到这话,赵如龙就像是被踩中尾巴一样,脸色一白,但还是硬气道:“陈六合你有没有一点蛋子?害怕了就把女人搬出来算什么本事?你要真是个男人,有本事就堂堂正正的跟我斗一斗!” “你们也算男人?”陈六合淡淡道。 “草!我们怎么就不是男人了?五个人五把枪,明摆着!”坐在赵如龙身边的小孩恼火道,颇有股恨不得脱裤子让陈六合验货的趋势。 “你们那也算枪?顶多能能算得上水枪。”陈六合取笑道。 “草,龙哥,这家伙果真有点虎,根本搞不清楚状况,不能忍了,打电话,喊人,今晚必须干!”这口气,跟赵如龙如出一撤。 “对付这样的小角色还需要喊人?”刘晓季冷笑道:“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从窗口跳出去,自由落体头朝地,今天这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不然等我们没耐心了,你就算哭都没有用!” “也不高,最多三四米,死不了人,顶多重度脑震荡,运气不好或许会落个脑淤血脑偏瘫什么的,看你自己的造化。”刘晓季喝了口洋酒,满脸傲气。 陈六合气定神闲的看着他们,没有什么王八之气一震就把他们吓趴的情景,也没有用那足以让这几个兔崽子屁滚尿流做恶梦的凛然杀气。 他很平静,这几个小屁孩就算能飞天,也的确不足以让他感觉到丝毫波澜壮阔,他伸出两根指头,缓缓道:“两个选择,一,乖乖结账,全都给我滚出去。二,我想办法让你们结账滚出去。” “你特么耳朵聋了还是脑子傻了?刚才已经说了我们是来喝霸王酒的,没听到啊?”赵如龙骂咧道:“明说,我们今天就没带什么钱,这一顿肯定是给不起的,你想怎么样就划出道道。” 说完,赵如龙感觉哪里不对劲,猛的一拍脑袋,怒道:“陈六合,你特么的少来这套,今天明明是我们来找你麻烦的,你凭什么给我们选择?你特么还没搞清楚事情的严重性吧?” 陈六合轻笑摇头:“有我在的地方,不管是哪里,永远都是我做主!” “这个牛逼吹得响,但并没有什么卵用。”赵如龙不屑道:“我不怕告诉你,在这里的,你没有一个惹得起,还是老老实实认个怂。” “就你们这个级别的小纨绔,以前我连踩你们的兴趣都没有。”陈六合耸耸肩说道:“两个选择做好了吗?如果还没想好的话,我帮你们选。” 几个小孩都是冷笑,处变不惊,他们还真不相信这个虎人能把他们怎么样,身份背景摆在那里呢,谁敢惹他们? “我老子是谁,就不用多说了,你很清楚,我左手边这个,家境马马虎虎,老子是正处级的,在区公安局干了个一把手,我右边这个也还行,爷爷刚从副厅的位置上退居二线,现在在人大养老。” 赵如龙不紧不慢的指了指坐在刘晓季身边的那个小孩,道:“他爸在纪检,虽然官儿不是很大,才是一个科室的科长,但谁也得给些面子。至于最旁边那个虎头虎脑的牛犊子,他老爹是武装部的一个大队长,实权把手。” 说罢,赵如龙嗤笑的看着陈六合:“就我们这个阵容,还行吧?你要是嫌命长,你就动一个试试,多了不敢说,绝对能让你欲-仙-欲-死,我们要是在这里受了气,这会所要想再开下去,估计会比登天还难。” 听完,陈六合不但没有讶异,反倒不以为然的笑了一声:“我还以为你们什么排场,搞来搞去,数遍了人头,连一个像样的老子都拖不出来,最大的也才副厅级,那你们玩什么?欺负你们我都嫌掉档次。” ----------- 今天就四张吧,实在是码不出来了,我宁愿不写,也不想把书写坏,请大家理解下。今天就欠一章,大红会记着的,一定少不了,会补上!!有花儿的洒点花吧,拜谢!

上一篇   第0078章 上门找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