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8章 该歉疚的是谁?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798章 该歉疚的是谁?

苏婉玥那张绝美的脸庞上没有太多的感情波动,冷冰冰道:“我并没有觉得陈六合今天的做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你咄咄逼人在先!也是你行凶在先,他充其量只是个正当防卫罢了!” “正当防卫?去他吗的正当防卫!好你个苏婉玥,且不说老子对你追求了五年,对你一直深情款款,就凭我爸是绿源股东的身份,你也不能这样对我啊!竟然为了一个下人来羞辱我,好,你真行!老子真是瞎了狗眼!”李群书怒骂道。 苏婉玥古井无波的说道:“我只是在警告你,不要仗着自己的身份够高,家底够厚,背景够强,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欺压别人!我这是在帮你,不是在害你!” 厅内的气氛很僵,也很紧张,所有人都一脸惊愕的看着这闹剧般的一幕,却是没有一个人敢插手。 一个是绿源集团董事长的女儿兼华夏区总经理苏婉玥,一个是绿源集团功勋之臣第二大股东李胜杨的儿子李群书,这简直是神仙斗法,旁人哪敢参与? 全场唯一有资格插话的就是四海集团董事长将青海了,他赶忙站起来,干笑的说道:“看看,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闹成这样呢?” 他看向满脸阴鸷的李群书说道:“李公子,多大个事,你和苏总又是一颗大树下的,算得上是自己人了,没必要因为一些小事情葬送了情份嘛,这样,将叔叔给你让座,你坐我这里吧!” 说着话,将青海走上前,去搀扶李群书。 却不想,怒在心头的李群书一摆手,直接把将青海推开,他眼睛死死的盯着陈六合,道:“小子,你叫陈六合是吧?你给我等着,我记住你了!” 说罢,他又看向了苏婉玥,道:“还有你,苏婉玥,记着你今天对我所做的事情!老子看得起你,把你当宝,看不起你,你狗屎都不是!你也给我等着,今天你是怎么对我的,我全都记住了!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求着舔我的脚趾头!给脸不要脸的玩意儿!老子说到做到!” 丢下这几句话,李群书就愤愤然的离开了宴会大厅,走到门口,他一脚把玫瑰花踢散了,回身吼道:“今天这个仇,老子一定会报!全都他吗给我等着!” 看着消失在眼帘当中的李群书,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脸上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思索神情,这种神色只停留了几秒钟,便恢复正常。 他无所谓的耸耸肩,似乎根本就没把这个人,这件事,放在心上! 歪头看了眼同样气定神闲的苏婉玥,陈六合笑道:“今天的事情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 “我爸是董事长,我是总经理,你觉得一个二世主能给我带来什么麻烦?”苏婉玥声音冷淡的说道。 “我就喜欢你这种油盐不进的霸气!让人无奈又让人讨厌,同时还让人欣赏!”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 听到两人的对话,看着两人的神情,将青海也是无奈的苦笑了一声,道:“何必如此,得罪了李群书这个纨绔,终归有弊无利啊!” 同时,他的眼神也禁不住在陈六合的身上多打量了几眼,从刚才的事件中,足以看出陈六合这个人的不简单,恐怕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保镖吧? 却不是苏婉玥对他护短的态度,就光凭借着陈六合在知道了李群书的身份后,还敢这么肆无忌惮的狂妄,就能够证明很多东西了! 一个普通人,岂敢与堂堂绿源集团第二大股东家的大少爷叫板?别说普通人不敢,就连他将青海,都得掂量掂量后果! “陈六合.......”将青海念叨出了陈六合的名字,他笑道:“看来今天我无意中,又认识了一个青年才俊啊!还是苏总厉害,身边总少不了这样的俊杰!” 陈六合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将老板说笑了,我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保镖,可不想当什么青年才俊,只要能当一个站在苏总身后默默守护的男人,就知足了!” 苏婉玥眉头一挑,看向陈六合道:“这也是所谓的试探?” “呃......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为这是真心实意!”陈六合尴尬的笑了一声。 苏婉玥冷笑了一声,无情揭穿:“你陈六合压根就不是这样的人!我实在想不出,这个世上有哪个女人能让你甘愿站在她的背后默默无闻!”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没幽默细胞的女人真可怕,动不动就上纲上线,跟你这样的人聊天,简直是一种悲哀!” “我不喜欢浪费半点口舌!”苏婉玥面无表情的说道,顿了顿,又道:“还有,你不用为你刚才对李群书做的事情而感到歉疚,我不认为你做错了什么!” “你想多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认为李群书应该先跟我道了歉再走!所以就算要歉疚,也应该是你对我感到歉疚!”陈六合一本正经的说道。 听到两人的对话,将青海都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失笑的摇了摇头,将青海道:“好了,二位,不愉快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过去了就随他。” 一顿饭,吃的倒是氛围热闹,陈六合跟苏婉玥像是没发生李群书的闹剧一样,这件事情没在他们心里留下任何影响。 而将青海也很有情商的没有去提,大多数时间都是陈六合跟将青海聊着天南地北,当然,一些关于将青海试探陈六合来历身份的套话,陈六合也回答的滴水不漏,没给对方什么抖底子的机会! 一个小时后,众人散席,苏婉玥跟将青海道别,与陈六合两人离开了东方大酒店。 将青海看着远去的劳斯莱斯幻影轿车,对身边的助理说道:“陈六合这个年轻人给我注意一下,最好看看能不能查到他的来路!” “将董,苏婉玥身边的保镖而已,值得你这么上心吗?”这个跟在他身边有十多个年头的助理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