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93章 言听计从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793章 言听计从

听到苏婉玥的话,陈六合自嘲一笑,道:“你是第一个因为这件事情而夸我的人!” “真的不后悔吗?”苏婉玥问道,忽然觉得陈六合有些可怜,一个曾经多么如日中天的男人啊,一个放眼华夏,都站在风浪潮头的男人,就这样坠落神坛,直坠人生最低谷!差点因此葬送了一切!连她都为这个男人感到不值! “没什么可后悔的!这是我的选择,再来一次,我仍然会如此!”陈六合神色平静的说道:“就像我常说的一句话那样,人都被我杀了那么多,还不允许我付出一些代价啊?比起那些死人,我快~活多了!” “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你感到惋惜!那个女人......真的不值!你为她仗剑东去血流成河,可在你出事之后,她却冷眼旁观甚至推波助澜!”苏婉玥道。 陈六合深深吸了口烟,让尼古丁的味道在心肺之中蔓延,他淡然一笑,感受着心中的一丝丝刺痛,什么也没说,只是抽着烟。 “当初要不是沈老天大的面子,几个大人物联名保你!你恐怕就要直接上刑场了!”苏婉玥叹了口气道。 陈六合轻声道:“死是死不了的!我身上的功勋章挂起来,一面墙壁都摆不下,换一条命并不困难!只不过却是让别人看了笑话,让我爷爷含恨而终!” “好在,你现在活得还算不错!”苏婉玥说道。 陈六合耸了耸肩,叹了口气,道:“不说这些了!从现在开始,无论你是工作还是睡觉,亦或是吃饭洗漱,总之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范围!懂了吗?” 苏婉玥怔了怔,说道:“这样似乎很难做到,因为有太多的时候,你不方便出现在我身边!” 陈六合说道:“你是愿意守身如玉,还是愿意在某个时刻突然暴毙?实话告诉你,你的对手已经在无所不用其极,说不定,现在就有几把狙击枪在瞄准着这栋别墅的各个窗口,你认为,在没有我的情况下,你能安然无恙吗?” 苏婉玥脸色一惊,下意识的看了看各个窗口,陈六合道:“我并没有在危言耸听,一切未知的危险都有可能存在,更有可能发生!如果不做到贴身保护,连我都很难保证你的绝对安全!” 闻言,苏婉玥沉凝了下来,贝齿咬着嘴唇,似在艰难的思考! 她是一个保守的女人,长这么大,除了她父亲以外,从来没有跟别的男人亲密接触过,更别说吃喝同住,紧密无间了! 如果真如陈六合说的那样,那她岂不是要把所有的私密都暴露给陈六合?包括洗漱与休息?时刻有一个大男人在身边,她无法适应,更难接受。 可是,如果不听陈六合的建议,她的安全的确岌岌可危,她此刻的危险系数,她心中比任何人都要清楚,连保镖都能被收买,对方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呢? “难道就没有别的方式了吗?”苏婉玥抬头问道。 “有!那就是请一些女保镖来对你进行贴身保护!当然,前提是你要自己承担风险和变数!”陈六合说道。 苏婉玥直接摇了摇头,拒绝了这个提议,忠诚的保镖她不是请不到,可是她现在除了陈六合外,不愿意去相信任何人了! “可以,我同意你的要求。”说完,苏婉玥咬着嘴唇,对陈六合道:“但是,你保证,安分守己,不能乱来!” “放心,我不是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顶多也就用眼睛占占你的便宜,真枪真刀的硬上,基本不可能!”陈六合说道。 苏婉玥道:“男人说的话也能相信吗?不过你要真敢对我做什么乘人之危的过分之举,我保证,让你再次滚进缜云监狱,一辈子也别想出来!!!” 陈六合耸耸肩道:“你别自作多情了,我还害怕你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呢!我警告你,哥们可是个很贞洁的人,你不要乱来!!!” 听到这话,苏婉玥给了陈六合一个冰块般的眼神,懒得去理这家伙的油嘴滑舌。 陈六合抽完一根烟,道:“还有一点,如果你不想死的话,从现在开始,最好对我言听计从,执行我说的每一句话!” “只要合理,没有问题!”苏婉玥爽快答应。 “第一个,近段时间放下所有工作,不要出去抛头露面。”陈六合道。 苏婉玥却想也没想,直接摇头,道:“这不太可能,接下来,有几个大项目等着我去洽谈,还要会见几个重要的人物!绿源集团不可能因为我而停止运转!” 顿了顿,苏婉玥继续道:“这不是我一意孤行,你想想,如果我躲起来了,的确会很安全,但危机永远都无法解除,不让他们出击,怎么能找出幕后的罪魁祸首?不铲除祸根,如何风平浪静?” “呵呵,你还学会引蛇出洞这一招了?”陈六合失笑了一声。 苏婉玥正视着陈六合,说道:“这是你跟我说过的,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我们应该主动出击,而不是被动挨揍!” “这话说的虽然很有道理,但这句话是你跟我说的,而不是我跟你说的。”陈六合懒洋洋的说道:“行了,就按你说的做吧,只要你不怕,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今晚的对话也到此告一段落,苏婉玥把脚放在地下,却发现右脚还是不能使力,这下就让她变得有些尴尬了,转头望着陈六合,也不说话,也不祈求。 陈六合则是无奈的撇撇嘴,走上前,直接把她环抱了起来,道:“你这娘们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有求于人都不会开口说两句好听的话?” “让你抱我,难道不是你占了便宜吗?”苏婉玥问道。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地下?”陈六合翻了个白眼。 晚上,在苏婉玥的默许下,陈六合跟她睡在了同一间卧室,当然,苏婉玥睡床,陈六合却是在窗边打了个地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