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89章 疼!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789章 疼!

听到苏婉玥的话,陈六合微微一笑,人畜无害道:“我活着,他们当然死了!” 闻言,苏婉玥的神情再次一震,这时才闻到了巷子内那浓重的血腥味,让人有些作呕,她下意识的捂着唇鼻,震惊的看着陈六合! 六个人,都死了?如幽灵般的忍者,就这样死在了陈六合一人之手?她似乎有些不太敢相信这个事实! 不是她对陈六合没有信心,而是那六个人给她的感觉太过厉害了!而眼前这个结果所给她带来的震撼也太大了! 没去在乎苏婉玥的目光与神情,陈六合牵起了苏婉玥的手,把她拉起身,道:“这里并不安全,我们先离开吧!” 苏婉玥愣愣的点头,可刚走一步,就痛呼一声,差点没跌坐在地,那张苍白的俏脸上,满是痛楚,眼眶微红,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一般! “陈六合,刚才我的脚扭着了,鞋子也掉了。”苏婉玥有些可怜楚楚的说道。 陈六合皱了皱眉头,低头看了眼苏婉玥的双足,一只脚穿着高跟鞋,而另一只丝袜小玉足,则是赤果果的踩在地面上,脚裸处,都微微隆起,似乎有些红肿! 他二话不说,伸出手,拦腰把苏婉玥横抱了起来,苏婉玥也没有抗拒,很自然的用双臂勾住了陈六合的脖颈,反正今天一个晚上都是被他抱着,又哪里会矫情的在乎这些细节呢? 反而,她有些错愕的发现,仅仅这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她竟然迷恋上了这个陌生的怀抱,喜欢窝在这里的感觉,能让她变得空前的安全与踏实! 当然,这种感觉滋生在她的心底最深处,她并不愿意承认,虽然隐隐约约,可让她无法抗拒的真实存在! 陈六合抱着苏婉玥跨过了躺在地下的十多具尸体,大步向小巷外走去,他确定,巷子内再没有什么危险可言,也不可能有人继续潜伏隐匿。 只不过他并没有掉以轻心,在没有完全确定安全之前,他不会再有丝毫的大意,因为今晚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表露了对方对苏婉玥极强杀心! 他不能保证,巷子外,还有什么在等着他们,要对苏婉玥图谋不利的人,会不会还有什么后手准备着! 窝在陈六合怀里的苏婉玥忽然感觉到手掌上传来一种粘稠湿润的感觉,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掌看了看,却看到了手掌上,沾满了猩红的血水。 她的脸色骤然巨变,看着陈六合颤声道:“你受伤了?” 陈六合直视着巷口道路,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把他们都杀了,难道还不允许我受点伤啊?这笔买卖咱可赚了个盆满钵满,不用大惊小怪!” “陈六合,你.......你没事吧?”苏婉玥问道,眼神中充满了担忧! “放心吧,一点皮外伤而已!”陈六合淡淡说道:“那几个家伙的实力的确不错,看来你的对手这次也是下了血本啊!能请得动这种层次的忍者!大意之下,让我挨了一刀!” 这轻描淡写的话,到底蕴含着多么大的震惊度,苏婉玥自然是不知道,因为她对陈六合的实力根本就没有一个具体的了解! 在冷锋相接的情况下,能伤到陈六合的人,不但不多,而且极少极少! 虽然对方是在六人合围,配合无比默契的情况下,但这也不能否认他们的强大,能伤到陈六合,这本来就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走出了巷子,在路灯的照耀下,陈六合的神情显得无比平静,古井无波到没有掀起丝毫的波澜,完全就不像是一个刚刚经历过生死搏杀,一口气宰了十多人的嗜血修罗。 他的脸上和身上都沾染了血迹,这都是别人的血,他的背上有一道长长的刀口,几乎横跨了整个背脊,一道狰狞的刀疤触目惊心,还有鲜血在淌着。 深夜的街道上很平静,陈六合左右看了看,好在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的气息,但也没有多做停留,抱着苏婉玥快速离开了这里。 凌晨,在中海市一座高档小区的独栋别墅内,陈六合跟苏婉玥两人坐在了皇宫般装饰奢华的客厅内。 打量着周围的陈设,有名画,也有古玩,陈六合忍不住打趣一声道:“有钱人的生活就是够奢侈啊,我估摸着光是这一栋房子再加上这里面的物件,至少也得小几个亿了吧?这种奢靡的生活,简直令人发指!” “陈六合,我今天才发现,你的心可真大,今晚都这样了,你还有工夫臭贫?”苏婉玥轻声说道,把自己的小脚摆放在软软的沙发坐垫上,锥心疼痛的厉害,让她的嘴唇都有些发白,特别是脚裸处,已经肿的像包子一般,红彤彤的! “这样是怎样?今晚我们是死了,还是生不如死了?” 陈六合笑吟吟的反问了一句,说道:“在我的字典里,只有安全和不安全,只有死了或者活着!既然我们现在安全的活着,那就相当于一点事儿都没有!这还没心情贫嘴,什么时候才能贫?” 陈六合的观点让苏婉玥有些哑口无言,甚至是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她却连丢给陈六合一个白眼的闲心都没有,脚腕处的那种疼痛,让她难以忍耐。 陈六合把目光从一副字画上收了回来,落在苏婉玥那精致娇美的丝袜小玉足上,看着那片肿得愈发厉害的脚腕部位,他皱了皱眉头。 旋即不由分说的伸手抓起了苏婉玥的小脚,第一次把这娘们的精美玉足握在手中,那种触感与刺激,自不必多提。 但陈六合现在可没有心思去体会这种让人心弦一荡的感觉,他仔细打量着苏婉玥的红肿处,伸出大拇指按了按。 还没等他问疼吗,苏婉玥就倒抽起了凉气,一脸的痛苦神情,要不是她天生性子冰冷,比一般女人要强许多,恐怕早就叫出来了。 “这里很疼?”陈六合问道,苏婉玥吃力的点点头,贝齿用力的咬着红唇。 陈六合的拇指又换了一个位置,再次按了按,这一下,苏婉玥忍不住了,语音颤抖道:“疼.......轻.......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