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7章 敞篷半自动跑车(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77章 敞篷半自动跑车(求鲜花!)

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这是儿子对老子说的话吗? “噗嗤......”一直拼命忍着笑的秦若涵再也忍不住了,眼前这个小屁孩太有意思了,一个还没她腰间高的小孩一副嚣张跋扈、口气颇大的模样,不但不惹人生厌,反倒是满满的喜感。 “人矮要站稳,人小要低头,懂不?不然小爷抽死你。”陈六合小看赵如龙。 “你狂个锤子,以大欺小都能这么理直气壮,你真不是个东西,比小爷还无耻。”赵如龙虎的很,一点都不服输。 “谁说以大欺小不是一种实力?有本事你也欺一个给我看看。”陈六合恬不知耻。 “你奶奶个腿的,给我等着,再过十年,我抽死你儿子。”赵如龙理直气壮的说道。 陈六合讶然失笑。 赵江澜歪头笑看陈六合,问道:“怎么样?” 陈六合耸耸肩没有作答,抬步上前,一巴掌直接把赵如龙甩到一边,走进庭院。 赵如龙一屁股跌坐在底下,一脸懵逼的看着陈六合,心中那个气啊,咬牙切齿的样子似乎是在想着今晚之后怎么好好收拾一下那个不长眼的家伙。 “老头子,打电话,喊人,这绝逼不能忍,今晚必须干!”赵如龙爬起身,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赵江澜发号施令。 赵江澜不轻不重的在儿子的头上拍了一下,丢了个爱莫能助的眼神,道:“要干你自己干,儿子的事,老子不插手。” 顿了顿,赵江澜又道:“你要真能干赢他,那辆你眼红了三个月的法拉利,我立即让你妈买给你。” “真的?”赵如龙眼睛一亮,看向陈六合的眼神中更是堆满了斗志,仿佛已经把陈六合当成挡在他身前的绊脚石一般...... 来到沈清舞身旁,陈六合不咸不淡的扫了眼赵江澜:“想让我来帮你磨练这小子?你还真敢想。” “哈哈,兔崽子可是沈小姐的学生。”赵江澜拿着鸡毛当令件。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懒得去搭理,沈清舞恰到好处的睁开了眼睛,唤了声哥后,才对赵江澜、秦若涵、黄百万三人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至于徐世荣,被她直接无视,不认识为何要招呼?那是虚伪。 “老师。”赵如龙屁颠颠的跑了过来,一脸老实巴交的样子,全然没了刚才的狂妄。 “如龙,他是我哥,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你确定要跟他斗吗?”沈清舞古井无波的看了赵如龙一眼。 赵如龙不屑的扫了陈六合一眼,撇撇嘴道:“真没看出来,老师,就他也配当你哥?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绝对不是一个娘生的。” “很多东西你现在不懂,你以后会懂。”沈清舞淡淡道。 赵江澜说道:“沈小姐,时间不早了,我先带如龙回去,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 沈清舞点点头,没有挽留,等两人离开后,沈清舞才抬头看着陈六合,问道:“哥,是不是挺有趣?” “挺好。”陈六合点点头:“年纪不大就目空一切,这没什么不好,其实这样的特质并不稀奇,在很多二代三代身上都有,主要是我在这小子身上看到了一种无视规矩的潜质,这才是难忍可贵的。” “就像哥一样,善于打破常规,善于走出限定思维,不落俗套?”沈清舞笑问。 陈六合洒然:“规矩的存在就是用来打破的,常规只是用来限制常人的,当然,敢于跟世俗站在对立面的人,万中难求其一,想要独秀一支,可没那么简单。” “能墨守成规的人,顶破天只能算得上是人才,被常规限制的人,那是庸才,而能够打破规矩的人,可以称为天才。” 沈清舞看着陈六合,轻声道:“像哥这样能够轻易打破规则并且制定规则的人,是妖才!” 陈六合摸了摸鼻子,笑而不语,在私底下称他为妖才的人有很多,无论是对手还是朋友,但这两个字从沈清舞嘴中说出来,却能让陈六合那颗早已磨砺得坚如磐石的心,生出自豪。 陪沈清舞站了一会儿,陈六合抬头对秦若涵说道:“你还不走?难道打算留下来宵夜?” 秦若涵正在体悟这兄妹两对话时的浓浓深意呢,却没想到陈六合这个挨千刀的家伙这么跳脱,直接就给她下了逐客令。 “陈六合,没你这样的吧?故意让我们走路把你送回来,这还没待一会儿呢,就要赶人?”秦若涵及其不满的说道。 “不然你想怎么样?还要我送你回去?”陈六合翻了个白眼。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这是秦若涵第二次来到这里,两种截然不同的心态,第一次是忐忑拘禁,第二次就自在亲近多了,连对小妹这个雪山青莲般的脱俗女孩,都没那么高山仰止。 “老黄,咱的敞篷半自动座驾还在会所?”陈六合歪头问道。 “是的六哥,我这就去取。”黄百万咧嘴说道。 “敞篷半自动座驾?”秦若涵满脸迷惑,陈六合跟黄百万这两个买自行车都费劲的家伙什么时候还有敞篷车了? “对啊,你见过但是没坐过。”陈六合乐呵呵的说道。 秦若涵反应过来,一拍脑门,一副要晕倒的模样:“你说的是你那辆连坐垫都烂了一半的破三轮?” “正解!”陈六合笑道:“老黄,去取吧,赶紧回来好送咱们的秦大老板回家。” “好勒。”黄百万转身就要出门,却被秦若涵喊住了,她咬牙切齿的对陈六合说道:“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是自己回家吧!” “不碍事的,秦总,送不送你都得去取,小妹明早还要上学。”说罢,黄百万就屁颠颠的走了出去,一瘸一拐的背影满是苍凉。 秦若涵狠狠瞪了陈六合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一眼,又对沈清舞客客气气的打了声招呼,才转身离开了院子。 徐世荣也是点头哈腰告别,跟着离开。 “她挺好。”沈清舞没头没脑的说了声。 “身材挺好。”陈六合说道。 “哥,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沈清舞道。 “好了,早点休息吧。”陈六合推着沈清舞回房间。 “哥,这个世界上并不缺少愿意飞蛾扑火的女人。”沈清舞轻声道。 手指不轻不重的在沈清舞的脑袋上敲了一下,陈六合为她关上房门。 看着空荡荡的院门,陈六合笑了笑,也转身回了房里。 另一边,秦若涵和徐世荣走出了巷子,徐世荣对秦若涵说道:“秦总,我现在真不知道该说你的命好还是运气好了。” 秦若涵脸上还挂着些许小女人的不满,心中在诅咒着陈六合。 “有什么不一样吗?”秦若涵自然知道徐世荣所指,她也觉得自己的命太好。 “不过这倒也能说明秦总的慧眼如炬,能找到陈老弟这样的大才。”徐世荣由衷的说道,今天陈六合所带给他的震撼,依然不小啊。 闻言,秦若涵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似乎是想到了她和陈六合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这家伙一直都不懂得什么是怜香惜玉,从来都是,第一次自己让他帮忙,还被他收了五百块钱呢。 是屁的慧眼如炬,仅仅是一时头脑发热,死马当活马医的结果,谁又能想到,她的冲动之举却一次次的救了她的小命。 看起来是她沾了天大的便宜,有陈六合这么一个神人辅佐相助,事事都能逢凶化吉、化险为夷。 但她心里真的不敢确定,到最后,她是不是要把自己都输了出去? “徐老大,你说,今晚那个中年男子是什么级别?”秦若涵有些好奇,凭她的阅历,无法判断准确。 徐世荣思量了一下,说道:“至少正处以上吧,应该是个厅局级,并且看他的座驾,还很可能是个实权把手。” 秦若涵微微吸了口凉气,她们都清楚,体制内的人都有姿态,身份地位越高的人,姿态就越高。 而这样级别的一个人,却能跟陈六合在大街上走了一晚上,这已经能够说明太多太多的东西了。 陈六合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过去?又有着什么样的身份背景?竟能有如此大的架子! 这一切,在秦若涵和徐世荣的眼中,却是愈发的迷雾缭绕,无法琢磨。 “秦总,多的不说了,我老徐今天的一切都是你帮衬的,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啊,等飞黄腾达了,可别忘了我这位老友。”徐世荣说道。 秦若涵心不在焉的应承着,心里在想着心事,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 难不成自己成了鸡犬?啊呸! ....... 回到房间,给爷爷上了一炷香,雷打不动的在老爷子的遗像前碎碎念了十几分钟后,陈六合才躺在了床上。 脑中不由回想起这段时间的点点滴滴,还真是充满了戏剧性。 来到杭城也一个多月了,本以为至少能感觉一下大隐隐于市的惬意,但自从认识秦若涵这个娘们后,就是波澜接起。 这不得不让陈六合怀疑,到底是秦若涵这娘们太倒霉悲催了,还是他自己本能就是个祸害,走到哪里都有麻烦? 难道是自己的骚气逼人,无法掩盖? 陈六合闷骚的甩了甩脑袋上的短发,一脸苦笑。 --------------- 中午先更两张,下午五点左右会有更新,今天五章一定不少。

上一篇   第0076章 赵如龙

下一篇   第0078章 上门找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