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75章 叛变!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775章 叛变!

“说一下等下的行程安排!”苏婉玥头也没抬的说道。 陈六合有气无力道:“十一点会见东丰集团董事长,十二点与东丰集团懂事们共进午餐,下午三点有一个会议要参加,晚上八点有一个慈善晚会!” 说罢,陈六合一脸忿忿的说道:“苏婉玥,你倒真是会人尽善用啊,把我这个临时保镖当做兼职助理来使唤,我不但要保护你的安全,还要记住你的行程?没有你这么黑心的!” 苏婉玥声音清冷的说道:“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这样会节省很多麻烦,也会更有效率!既然你一天二十四小时跟我在一起,行程由你引导最好不过了!” “你怎么不说还剩了一个助理的工资呢?”陈六合翻了个白眼说道。 苏婉玥直觉忽略了陈六合的抱怨,说道:“现在几点?” “十点二十六分!”陈六合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 “十分钟时间,等我批阅完这三分企划书,我们就出发!”苏婉玥道。 陈六合翻了个白眼,道:“还真拿哥们当奴才使唤了!”虽然这样抱怨着,但陈六合还是很有办事效率的,打开低频通讯器,道:“准备好出行车辆,苏总十分钟后到达停车场!” 苏婉玥忽然抬了一下头,看着有模有样的陈六合,道:“陈六合,你身份转换的很自然,也很老道,你以前也保护过人!能不能告诉我,你保护过最高级别的人,是谁?” 陈六合斜睨了她一眼说道:“国~家机密,无可奉告!” 苏婉玥重新垂下头,不咸不淡的说道:“就算你不说,我也知道!”说罢,苏婉玥还不忘竖起一根手指,指了指天花板的方向,寓意明确! “看到你那副小得意的样子哥们怎么就这么不爽呢?”陈六合没好气的说道:“你也不要太得意,当保镖,哥们也就是业余的,当初也是机缘巧合之下被拉去临时客串了一把!所以你别以为你的规格跟那些大佬一样!” “这可是你说的,我从没有这样认为!”苏婉玥说道,低头批阅着企划书,几分钟过后,她站起身,走出了办公室门,陈六合紧跟在她的身后。 也是从走出这间办公室开始,陈六合身上的气质发生了极大的转变,那种懒散与玩世不恭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肃穆神情,双目都变得异常凌厉! 电梯内,苏婉玥歪头看了眼带上了一副墨镜的陈六合,道:“我一直都很好奇,为什么保镖一定要穿着黑西装?” “那你为什么要穿着职业套裙?”陈六合反问。 “因为庄重严谨!”苏婉玥说道。 “保镖一般都是有钱人或者有权人才能雇得起的玩意,跟着你们这样的人出行,保镖自然也要庄重!并且黑西装有着一种独有的气势,在很多时候都能起到一种震慑的效果!”陈六合说道。 “但你不觉的很扎眼吗?”苏婉玥问道。 陈六合道:“保镖的存在就是要让一些想对目标不利的歹人而打消这种念头!扎眼没什么不对,看不见,那才叫没效果!毕竟谁也不想主子受到威胁!” “虽然我感觉你在歪理邪论,但我却无法反驳!”苏婉玥又道:“那墨镜呢?也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扎眼一些?” “墨镜会让人的视线处于一种昏暗的状态,可以让人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任何环境的光线,从而对一切意外事故做出最快的反应!” 陈六合如实说道:“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无法让别人看到我们的眼神注意点在什么地方!未知,总是让人心怯!” 来到地下停车场,车队已经准备就绪,二三十个保镖也已经在此等候,来到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轿车前。 陈六合没让苏婉玥上车,而是亲自拿出危险装置感应器,在车的周身扫描了一下,本来这只是一个确保万无一失的多余举措,因为车队是有保镖全天候守护的,以免被人做了手脚。 可是这次,却出现了意外,当陈六合扫描到车头位置的时候,感应器突然发出了急促警报声,这让得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怎么回事?”苏婉玥也是眉头紧皱的问道。 陈六合的眼睛微微一眯,道:“地盘被人安装了炸弹!” “什么?保护苏总,赶紧保护苏总撤离!”有保镖疾声吼道,一帮人就护住了苏婉玥,要把苏婉玥架着带离停车场。 却不料,还没等他们有所动作,陈六合一个跨步就走了过来,一拳一腿,把抓住苏婉玥胳膊的两名保镖给轰飞了出去。 “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苏婉玥的保镖们大惊失色! 苏婉玥也是惊疑的看着陈六合,陈六合把苏婉玥拽到自己身后,说道:“车队是你们二十四小时守护的,现在却被人安装了炸弹,难道你们不觉的很有趣吗?让你们带走苏总,是救她还是害她?”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脸色再次哗变,苏婉玥也是猛然一惊,眉头紧紧的皱着,她道:“陈六合,你是说,我的这些保镖里面,有人要害我?” “不然呢?你再给我找出另外一个可以解释的理由?”陈六合冷笑说道。 苏婉玥的脸色瞬间寒冷,犹如冰霜覆盖,她扫视着眼前那些保镖,道:“陈六合的话你们也听到了,是谁干的,我希望你们自己可以站出来!” 保镖们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陈六合点点头道:“早料到会是这种结果了,没关系!既然安装了炸弹,那肯定就有引爆器,一个个的搜,谁的身上有引爆器,谁就是凶手!” “操!要死大家一起死!”徒然,一名保镖满脸凶狞的吼到,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遥控装置,大拇指向红色按钮按去。 可还不等他按下按钮,就发出一声惨叫,引爆器脱手而出,却是他的大拇指,被一枚一块钱硬币整个削断,鲜血淋漓喷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