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6章 赵如龙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76章 赵如龙

陈六合和赵江澜在街道上走着,沿途欣赏周边那不算非常繁华,但多少有几分唯美的夜景。 秦若涵和黄百万在后面跟着,就连徐世荣也没有离开。 一辆奥迪也在他们身旁缓缓行驶。 他们三个人谁都没有凑上去搭茬,虽然他们都不清楚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中年男子是何方神圣。 但三个人都不是没有脑子的人,更是有几分眼力劲,从那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已经猜了个十有八九。 这个能跟陈六合把说话当成猜谜,并且还能有问有答的中年男子,应该是混体制内的,并且地位还不低。 黄百万理所当然,毫不意外,秦若涵没有震惊,却是满眼的小好奇,跟陈六合在一起这么久,她对陈六合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多少都能有些免疫力,这可是个不能用常理去判断的家伙。 最为震惊的就属徐世荣了,他用一种别样的眼神在陈六合的身上打量了无数个来回,真的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年轻人了,仿佛一潭湖水,深不见底。 忽然又想到了刚才能让高副局长瞬间转变态度的电话,他不由苦笑一声,看来他一直都在管中窥豹,只见其一啊。 “你们赵家的两个人情,一个是在杭城大学,一个是在刚才,虽然顶多只能算得上锦上添花,跟雪中送炭没半点关系,但我都记下了,算是你的诚意。” 忽然,陈六合淡淡的说道。 赵江澜一点也不生气,笑着道:“我倒是想要雪中送炭,不过你们却从来不给我这个机会啊,退一万步来说,真到了你需要雪中送炭的时候,或许就是我根本玩不起的博弈。” “有时候,是非对错都不重要,能力大小也不重要,态度最重要。”陈六合笑道:“你既然敢把宝压在我的身上,那我总归不好让你太过失望。” 两人就这么一直走着,仿佛漫无目的,后面三个人就一直这么跟着,也没觉得不耐烦,倒似瞧两人的背影瞧得津津有味,在猜他们说了些什么,却又不敢上前去听。 黄百万一瘸一拐,走的非常吃力,额头都渗出了汗水,但他一点都不觉得大腿上的伤口疼,更不嫌累。 “李铁会面临十年以上的牢狱之灾,付剑锋、李玉等人涉嫌故意杀人罪,会面临十五年至二十年的有期徒刑,‘金玉满堂’的封条也会在明天上班之前撕掉。” 赵江澜说道,算是给陈六合一个交代。 陈六合轻笑一声:“其实他们将面对什么样的处罚,对我来说并不重要。” “我知道,对于你来说,无论是他们被叛十年,还是被判十天,结果都一样,相信在他们走进牢房的三天内,或许就会遇到什么意外。”赵江澜毫不避讳。 陈六合耸耸肩,也不否认什么,其实这样的事情也无需他去明说,他相信徐世荣这点小聪明还是会有的,能处理的很好。 “你这是打算送我回家?”陈六合笑问。 谁知道赵江澜还真脸皮极厚的说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吗?能跟你这个名声猛如虎的京城毒瘤一起走路,似乎也是一件足以让那些所谓阔少大少羡慕不来的事情。” “我可没有让男人送我回去的习惯,更不想让小妹误会什么。”陈六合在委婉拒绝。 赵江澜笑了起来:“跟你开玩笑的,小龙在沈小姐那里,我去接他。” 陈六合第一次露出讶然的目光:“清舞愿意让你儿子寄存在那?” 对陈六合的不当用词赵江澜直接无视,笑着点点头,一脸的欣慰,仿佛能让沈清舞收留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是多么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 “这真是赵老爷子给你们积的阴德。”陈六合不客气的说道。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赵江澜毫不否认。 陈六合嘲讽道:“其实你很聪明,这步棋刚落子的时候,是对是错暂且不予评断,但一定是一手秒棋,一开始你就已经占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我知道,因为我儿子从此以后就多了一个老师,她叫沈清舞,这个名头,或许能够让他受益一辈子。”赵江澜笑的及其高兴。 “所以说,危险与机遇从来都是并存的,风险越大,回报越大。”陈六合淡淡说道。 不知不觉,来到了租住的院子,沈清舞依然坐在庭院中气定神闲,但她的膝旁,却蹲着一个看上去十一二岁的小男孩。 小男孩个子不高,比正常十一二岁的男孩恐怕还矮了小半个脑袋,浓眉大眼的看起来有些虎头虎脑,特别是那双清澈的眼睛中有一抹藏不住的狂傲。 年纪不大,仿佛就已经具备了天王老子都不怕的特质。 赵江澜的小儿子,赵如龙! “这就是犬子,赵如龙。”赵江澜对陈六合介绍道。 陈六合随便打量了一眼,还真没看出来这老老实实蹲在沈清舞腿旁陷入呆滞的小屁孩有哪点像他七岁之前的样子。 不过能得到沈清舞这样的评价,陈六合自然是不会质疑的。 “如龙,怎么看起来像条虫?”陈六合瞥了赵江澜一眼。 “就算真的是龙,在沈小姐的面前,恐怕也得盘着吧?”赵江澜不以为意。 “嘘!”赵如龙发现了突然出现的一帮人,他先是小心翼翼看了眼闭目养神的沈清舞,旋即才站起身,屁颠颠的跑了过来。 他满脸倨傲的打量了陈六合一眼,随后才对赵江澜极其不满的说道:“老头,你带这么多农民工回来干嘛,搬砖啊?” 陈六合乐了起来:“我是人贩子,你爹把你作价二百五卖给我了。” “放你娘的狗屁,我家老头不缺那点钱,打哪来滚哪去,要是打扰了我老师,小爷一拳打爆你的蛋蛋,这高度,刚刚合适。” 赵如龙颇为嚣张,还用拳头比了比陈六合的裆部,第一次对自己的身高非常满意。 不用怀疑赵如龙这个每天脑子里都想着怎么踩人闹事的二世主对沈清舞的尊敬。 自从他用尽百般手段,都没整到沈清舞,最后反被沈清舞弄了个哭爹喊娘后,他对沈清舞的称呼也渐渐从废人到瘸子再到喂最后到恭恭敬敬的喊一声老师。 他也算是彻底被沈清舞收服,也逐渐了解到了沈清舞的学识如海深不可测,现在已经可以说,他对沈清舞的尊重,甚至都要超过了对他父母的尊重。 陈六合洒然一笑:“信不信我一根手指头就能捏爆你的蛋蛋?跟小爷嚣张,让你这辈子都做个只能用手指睡妞的残疾人。” 赵如龙眼睛一瞪,对着赵江澜低吼道:“老头子,这家伙想让你断子绝孙啊,你这还能忍?不抽他,我都看不起你。” 赵江澜一脚就踹了过去:“兔崽子好好说话,这是你老师的哥哥,敢对他不敬,小心明天晚上又要跪着读书。” 他也是替儿子捏了把汗,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兔崽子,真不知道他现在面对的是谁呢? 京城最大的混世魔王,京城公子圈中一度被认为最穷凶恶极的人物,就他儿子这点道行,在陈六合面前真的不够看。 一个是励志要做杭城最牛逼二代的小孩,一个是已经把这门学问玩烂到已经不屑去玩的牛人,不亚于祖宗和重孙的区别。 不说还好,一说出陈六合的身份,赵如龙更来劲了,昂头看着陈六合,一脸鄙夷道:“你就是那个让我老师住在这种破地方的窝囊废?” “是我。”陈六合较有兴趣的点点头。 “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赶紧滚出杭城,有多远滚多远,要么明天就在西湖边不超过三公里的范围内买套独院别墅。”赵如龙口气颇大:“你自己选。” “没钱。”陈六合笑眯眯的回答,干脆到位。 “我不管你是去卖身还是卖肾,那是你的事情。”赵如龙想用下巴去看陈六合,但奈何身高有限。 陈六合失笑了起来,问道:“做不到呢?” “那你以后也别在杭城混了,别怪本少爷不给你面子,以后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打到你怀疑人生。” “你打得过我?”陈六合觉得有趣。 赵如龙用看傻逼一样的眼神看着陈六合:“你特么脑子坏掉了吧?小爷钱比你多,人比你多,还需要自己动手?” 陈六合抬脚就踹了过去,赵如龙措不及防,扑了个狗吃屎,他不哭也不闹,一轱辘就爬了起来,一副要冲上来跟陈六合大战五百回合的架势:“草!你他吗敢偷袭小爷!” 陈六合一点都没有以大欺小的觉悟,笑道:“做为一个败类,你连审时度势都不懂,显然太不合格,连败类都算不上。” “现在你打也打不过我,你还敢跟我狂,不是找抽吗?”陈六合笑盈盈。 “老头,你没看到你儿子被人打啊?这还能忍?”赵如龙气恼的等着赵江澜。 赵江澜一脸淡定的佯装若无其事。 赵如龙差点没气得吐血:“我现在有十足的理由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亲生的。” ---------------- 有鲜花的兄弟们赶紧洒出来啊,大红还差几朵鲜花就能抓住榜单的尾巴了!!!!!另外,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加一下大红威信,大家一起发骚一起浪947921934。备注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