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66章 震撼之举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766章 震撼之举

陈六合此时此刻的神情,看之一眼,就能够让人浑身发麻,会感觉有一股凉气,从脚底蔓延起来,袭遍全身! “陈六合,你想干嘛?不会是输不起吧?”曲九铜心中狠狠一颤,看着陈六合说道,声音都在颠抖,还有一股明显的心虚。 陈六合没有说什么,嘴角再次咧开,他二话不说,一把就扳住了曲九铜的后勃,然后把他重重的按倒在赌桌上。 旋即,陈六合把他的右手抓了起来,按在赌桌上,另一只手操起桌上的钢化玻璃烟灰缸,照着对方那修长的手掌,凶狠的砸了下去!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谁也没想到陈六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这是输不起吗?这是恼羞成怒了吗?这是恶从胆边生了吗? “陈六合,你疯了!你想干什么?”卢啸塚第一个反应过来,怒声大吼,然而陈六合此刻的气息太可怕了,竟没人敢上前阻拦。 陈六合没有理会他们,手起手落了三下,烟灰缸上都沾满了鲜血,而曲九铜的那只手掌,已经变得破烂不堪,连骨头都被砸得粉碎! 曲九铜杀猪般的惨叫声接连响起,他面孔扭曲狰狞的吼道:“我的手!陈六合,你废了我的手!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曲九铜撕心裂肺的喊着,那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陈六合随手把烟灰缸丢在一旁,拽着他的头发把他拉了起来,冷笑道:“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我为什么要废了你的手吧?” “陈六合,我一定要杀了你!你这个输不起的卑鄙小人!”曲九铜颤声道。 卢啸塚也怒声道:“陈六合,你无法无天,今晚的事情,我一定饶不了你!” 陈六合冷笑的环视一圈,道:“饶不了我?现在应该是我饶不了你们才对!” 说罢,他的手掌在赌桌上用力一震,只见摆放在荷官身前的那些还没有发完的扑克牌,被震得翻了起来。 陈六合指着那些牌,对曲九铜说道:“曲先生,你告诉我,你这张黑桃a是从哪里来的,一副牌中只有一张黑桃a吧?” 陈六合是声调拔高:“这副牌中的黑桃a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你却告诉我们,你的底牌是黑桃a,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们,一副牌中有两张黑桃a?” 这时,众人也终于发现了端倪,他们从那些未发完的牌中,第一时间就找到了一张黑桃a! 霎时间,所有人的脸上再次变了颜色,震惊的看着曲九铜,出千两个字出现在他们的心头! 一副牌中怎么没可能会有两张黑桃a?这副牌本身的黑桃a并没有被发出来,而曲九铜却翻出了一张黑桃a出来!答案已经很明显了,曲九铜出老千! 这一下,别说那些看客了,就连卢啸塚和白家司空家等人都傻眼了! 两张黑桃a赫然在目,都摆在桌面上,这特么的是明摆的事实啊,就算想狡辩的理由也没有好吧? “王八蛋,竟然敢抽老千!老子今晚就活刮了!”王金彪也的愤懑而起,满脸恼怒的一圈砸在赌桌上,眼泛杀意,恨不得吃了曲九铜! “太可恶了,竟然出老千!这么大的赌局上,竟敢玩老千换牌!打死他,把他的手给剁了!这样的无耻之徒,该死!” 反过神来的看客们也是群青激愤了起来,赌场上最讨厌的是什么人?无疑是老千,何况还是今晚这种上百亿的惊世赌局! “放屁,污蔑,陈六合,你是在污蔑我!”曲九铜也开始惊慌失措了。 “证据确凿,你还想跟我狡辩吗?”陈六合冷笑的说道。 “那能证明什么?是你,对,是你出老千耍诈,是你把一张黑桃a放进去害我的,是你输不起!”曲九铜灵机一动,吼道。 慕建辉也是愤然起身:“曲九铜,你还要不要脸了?陈六合从始至终连那些牌都没碰过,你说他换牌?” 他的心思还算细腻,顿了顿,指着那些没发完的牌,说道:“那你告诉我,为什么那叠牌中多了一张黑桃a,却少了一张黑桃9?你告诉我,本该属于你底牌的黑桃9呢?被你吃了吗?!” 被他这么一提醒,看客们的确发现黑桃9不见了,这更加坐实了曲九铜抽老千的事实! 卢啸塚寒着脸说道:“这能证明什么?捉贼捉赃,你没看到曲九铜抽老千的过程,没抓个现形!就不能下定论!陈六合,我现在严重怀疑是你在搞鬼!眼看自己输了,就玩这么一出卑鄙戏码吗?” 闻言,陈六合脸上挂满了鄙夷和嗤笑的神情,他歪头看着卢啸塚:“老狗,这样的话你都说得出口,你还真够无耻的!想死缠烂打颠倒黑白吗?我今晚就让你哑口无言!” 说着话,陈六合抓着曲九铜的衣袖,狠狠一拉,“嘶啦”一声,曲九铜那西装外套连带着白色衬衫的衣袖被他整个撕开! 登时间,五六张扑克牌从曲九铜的衣袖内滑落而出,其中,就有一张黑桃9! 这一幕,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一个个满脸怒容! 陈六合抓起那张黑桃9,狠狠的拍在曲九铜的脸上,道:“你现在还想跟我狡辩吗?曲九铜,你真是艺高人胆大啊,在我面前玩袖里乾坤?老子连出堂的子弹都能看的清楚,你认为你的袖里乾坤能蒙住我的眼睛吗?” 陈六合回头看了眼卢啸塚,道:“老头,现在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的吗?”卢啸塚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就像一潭发着恶臭的死水一般! “不......不可能,你是怎么发现我的袖里乾坤的?”曲九铜满脸恐慌的说道,被人当场抓了个正着,他已经百口莫辩,他知道,今晚说什么都没用了! 陈六合冷笑道:“你以为你的袖里乾坤很精妙吗?其实你在我眼中就是一个笑话!以你为我不知道,从第一场赌局开始,你就在跟我玩变牌这种戏码?” 顿了顿,陈六合继续说道:“第一局你之所以能赢我十亿,是因为你变牌!这个我心里早就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