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58章 我跟你赌命!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758章 我跟你赌命!

可是就在这四手牌中的其中两把,曲九铜都是在炸陈六合的鸡! 在陈六合不敢梭哈而最终弃牌的情况下,曲九铜掀开了自己必输无疑的底牌,像是在无情的嘲笑着陈六合! 陈六合也彻底沦为了现场的笑柄,承受着每个人的嘲笑,特别是白家和司空家的人,嘲笑声无比方式,异常刺耳。 陈六合的心态仿若崩溃,一脸的难看,眼中都出现了羞恼的血丝! 他被曲九铜在气势与智慧上,彻底碾压,碾压的体无完肤,毫无反抗之力! 直到第五手牌,陈六合在无路可退的情况下,才咬着牙跟曲九铜梭哈了下去,拼一把生死局! 可这一把,曲九铜真的没骗他,以一副同花牌,赢了陈六合的一对a! 陈六合输了,输的如此的彻底,整场都在被碾压,完全没有翻身的余地! 所有人的眼睛都是雪亮的,陈六合跟曲九铜这位国际的赌术大师比起来,完全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就像是小丑与魔术师的区别! 陈六合满脸颓败与绝望的摸着脑门,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狰狞,眼中布满了羞恼、气愤、不甘!他真的红了眼,像是失去了理智! 而慕建辉则是一脸的煞白,坐在那里怔怔发呆,耳中听着白家与司空家的嘲笑声,心中蔓延出一股绝望! 三十亿,就这样输了,这是慕家最后的保命钱,就这样没了! 他仍然没有责怪陈六合的意思,只是感觉到了一丝丝的绝望,他想过很多种慕家可能失败的方式,但唯独没想过慕家会输在一张赌桌上! 也没想到,陈六合如此精明恐怖的一个人,会出现今天这种不明智的举措!他们完全被卢啸塚耍的团团转!这是一个极大的失误! 他到现在,都还不太敢相信,这是陈六合会犯下的错误! “哈哈,谢谢陈公子的慷慨解囊,三十个亿虽然不是太多,但也足够可观了!”卢啸塚大笑了起来,红光满面。 他看向魂不守舍的慕建辉,道:“慕总,也要谢谢你们慕家的愚蠢啊!今晚过后,我看你们慕家拿什么去支撑!你怎么也不会想到,陈六合会是让你们慕家覆灭的罪魁祸首吧?哈哈!” 陈六合跟慕建辉都死死的盯着卢啸塚,卢啸塚满脸轻蔑的说道:“这可怪不得我了,赌桌上,愿赌服输!要怪,就怪你们太愚蠢了,要怪就怪陈六合太自负了!一只不知所谓的跳梁小丑而已!蚍蜉胆敢撼树,下场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陈六合深深吸了口气,阴鸷的盯着卢啸塚,道:“好一个卢啸塚,找这样的高手来阴我!你今晚下的套太深了!” “陈六合,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你也别怨谁!都是你自己太自大自负,你总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可到头来呢?你会发现你自己什么都不是!”卢啸塚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睥睨着陈六合。 白流年也大快人心的笑着道:“当明天慕氏集团资金链断裂的时候,你们才会知道什么叫做灾难,恐怕就连周嘉豪,都救不了他了吧?” 司空旭适时宜的插嘴道:“就算救的了,我们也不会给他那个机会的,天一亮,我们司空家跟白家就会联合卢爷一起对周氏集团施压!” “到时候,周氏集团自己都一团糟,我看周嘉豪拿什么去救慕氏,况且周氏集团可不是周嘉豪一个人的,即便他有这种魄力,可他那些董事会的股东,会同意吗?”白流年冷笑道:“所以,慕家完了!陈六合,是你把他们葬送的!” “王八蛋!你们摆我一道!这一刀捅的是真狠啊!”陈六合恼火的说道。 “陈六合,是你自己太不自量力了!今晚还想来找我们麻烦!现在好了吧?把自己葬身火海了!哈哈,陈六合,你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司空凌笑得无比痛快和解气:“天一亮,关于你的传奇就会不经而散,所有人都会把你当成笑柄,你这个把盟友推向火坑的不义之人!” 陈六合此时此刻的处境与状态,委实太落魄了,就像是一只落水狗一样让人解恨!让他们这些对陈六合恨之入骨的人得到了宣泄口! 陈六合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站起身来怒声道:“卢啸塚,我要跟你赌身价性命!”他表现出来的状态,完全是一副已经失去理智的癫狂! “跟我赌身价性命?”闻言,卢啸塚讥笑了起来,道:“你认为你配吗?你有那个实力继续跟我赌吗?” 卢啸塚摇摇头:“陈六合,你已经败了!你没有赌本了,慕家再拿不出一分钱来支助你!你就认命吧,老老实实看着慕家被你推向地狱!” “慕家一倒,你还剩下什么?周嘉豪还会跟你合作吗?他只会恨你的无能!”卢啸塚冷笑道:“到时候,你在杭城就再没有立足之地了,你会像一条丧家犬一样滚出杭城的!” 陈六合眼神阴狠的说道:“卢啸塚,你说过,赌三局,赌注可以随我开!我现在要跟你赌身家性命,你不敢答应吗?你怕了吗?还是说你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自己的话当成是放屁?!” 卢啸塚嗤笑了起来:“可笑!陈六合,就凭你这种状态,你绝不可能赢我们,我为什么要怕你?你想让我继续跟你赌,我很乐意!但前提是你得拿出你的赌本!” 陈六合眯着眼睛说道:“卢啸塚,你们不是一直想让我死吗?你们觉得我的命值多少钱?我拿命跟你赌!” 此话一出,全场凉气倒抽,慕建辉和王金彪豁然起身,惊恐的看着陈六合! 陈六合此刻的状态明显已经陷入癫狂了,太不理智,他们想要开口劝阻,却被陈六合冷冰冰的眼神给吓退了回去,竟不敢言语! 卢啸塚等人也是楞了一下,旋即他们的脸上都出现了一抹兴奋的色彩! 陈六合可是个让他们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挫骨扬灰的人!可是要杀他,太难了,难如登天!现在陈六合主动拿命出来赌,怎能不让他们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