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3章 翻云覆雨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73章 翻云覆雨

高副局长的一句话,让的李铁、付剑锋、李玉三人都是身躯一颤。 还有证据? 付剑锋吼道:“就算你们有再多证据我也不会认的,我说不认识他就不认识他,我堂堂一个高管金领,怎么可能认识这样的地痞无赖?你们这是栽赃陷害!” “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李玉也跟着喊道。 只有李铁脸色无比阴沉,他知道,高副局长既然会这么说,肯定是已经做好了准备,拿到了什么有力证据! 徐世荣神情冷冽的扫了他们一眼,狞笑一声,对刘强说道:“那就把东西拿出来,让他们死心!” 刘强连连点头,从兜里掏出了一台手机和一只录音笔,说道:“做我们这一行的大家都知道很危险,见不得光,所以我们做事一直都很小心,有人到我手上拿货我都会录好音,还会让人在暗中把过程拍摄下来,为的就是以防万一。” 刘强把手机和录音笔递到高副局长手上:“他们买药丸的过程,全都记录在这里面。” 高副局长把手机中的视频跳出来,丢给李铁:“你自己好好看看,看看你办了一个如何令人心寒的案子!” 当李铁、付剑锋、李玉三人看到视频中的画面时,三人的脸色皆是变得苍白了起来。 画面很清晰,能真切的看到付剑锋和李玉两人在刘强手中购买药丸的全过程。 “假的,这一定是假的,你们都窜通起来要陷害我们!”付剑锋承受不住心里的恐慌了,他失声大吼,抢过手机就狠狠摔在了地下。 “公然毁坏有力证物,你这已经是妨碍执法了,把他给我铐起来!”高副局长脸色难看的喝道。 那些警员怔了怔,先是看了眼失神落魄的李铁,随后还是上前把付剑锋拷了起来。 “你们不能抓我,你们凭什么抓我?他们跟陈六合那个刽子手肯定是一伙的,他们合起来陷害我,现在证据都没了,你们凭什么抓我!”付剑锋奋力挣扎着,他心中快要崩溃。 徐世荣冷笑道:“我就知道你们会玩出这样的花样,所以我早就把那段视频拷贝了下来。” 徐世荣从兜里掏出一个手机:“要不这个也给你摔?摔掉了我还有!” 一句话,直接把付剑锋和李玉两人打入谷底,他们就像是丢了魂一样的跌坐在地,脸色煞白一片。 忽然,李玉凶狠的扑到付剑锋的身上,哭喊着、厮打着:“都是你,都是你这个王八蛋,都是你怂恿我们帮你出气的,都是你出的馊主意,你他吗把老娘都害死了!老娘要杀了你!” 人在最绝望的时候,总是能把最丑陋的人性爆发出来,李玉和付剑锋都是如此。 付剑锋脸上堆满了惊恐和慌乱,他摇着头:“不是这样的,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我们的计划这么周全,该倒霉的是陈六合和秦若涵那两个贱人才对啊。” 事已至此,无力回天,李铁强自镇定,他神色一沉,忽然一脚向李玉和付剑锋身上踹去:“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老子面前做假证,今天要不是高局及时赶到,明察秋毫,揭开了你们丑恶的面纱,我都要被你们欺骗过去了,你们这是陷我于不义啊,差一点就让我办出一件天大的冤案!” 陈六合靠在门框上,较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精彩表演,他嗤笑道:“李所,你刚才可不是这样的态度,罪供纸上你让人拟出来的罪供可是有理有据条理清晰,我不签字画押,你还要拿枪打我呢。” 李铁脸色一变,连忙说道:“大兄弟,误会,刚才那些都是误会,我不也是被这两个人蒙蔽了吗?情有可原。” “情有可原?情有可原就可以随便拟写供词,随便强加罪名吗?我看你是徇私枉法才对吧?”陈六合字字尖锐。 “我检讨我一定做出深刻的检讨,为你们所受到的冤屈给予最真挚的道歉。”李铁态度很端正,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很明智的选择了明哲保身。 听到李铁的话,付剑锋和李玉两个人更是六神无主,李玉抱着李铁的大腿哭诉道:“铁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可不能不管我们啊,你可是答应了我们的,你是不是嫌三百万太少了?没事,我有钱,我给你五百万,不不,只要你能救我,我给你一千万都成,我把我所有的家当都给你。” 这话一出,李铁大惊失色,一脚把李玉踹了出去,怒声喝骂:“李玉,你别满嘴胡言乱语,我什么时候收过你的钱了?你他吗的死到临头还想捅我一刀啊?” 李铁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李玉啊李玉,我一直敬重你这个堂姐,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今天不但差点害我犯了大错,现在还想要污蔑我,你真是罪有应得,死不足惜!” “李铁,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畜生,当初我们谈价钱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说的,你给老娘保证过只要钱到位就一定没问题的,现在见形势不妙了,就想把我们撇干净?我告诉你,门都没有,我就算死也要拉你垫背!”李玉满脸绝望的嘶吼道。 李铁气得脸色发紫,连忙对高副局长说:“高局,你千万别听这疯婆娘乱咬人,我发誓我绝对没收过她半毛钱,不信你们可以去查我银行卡的记录。” “你不是没收,你是还没来得及收!”李玉竭嘶底里的喊道。 “哼,李玉,我警告你,别乱咬人!说话都要讲证据!”李铁还算镇定,他现在庆幸他没有先拿李玉的钱,不然他指定也要栽在这里。 目前的情况虽然对他及其不利,但也只能证明他办案有误而已,并不能证明他徇私枉法,他还没到绝境。 可是,陈六合显然并不打算这样放过他,只见陈六合丢掉烟蒂,对徐世荣不不紧不慢的说道:“还有后手吗?” “嘿嘿,陈老弟交代过的事情,我怎么可能马虎?”徐世荣嘿嘿一笑,从兜里掏出一个窃听器,按了一下播放键。 顿时,一段声音及其清晰的传了出来。 “铁子,没问题吧,你能不能行了?” “呵呵,堂姐,人都到我这儿了,你还怕他们飞走不成?放心吧。” “姐就知道,你办事,姐放心。” “不过这出了人命可就变了性质了......” “三百万!” “哈哈,大家都是一家人.......” 一段无比清楚的对话在派出所大厅内响起,听得所有人都是神情一震。 而李铁,则是满脸的不敢置信,脸色瞬间变得无比惨白,他晃了晃,差点跌倒。 “不可能,你......你怎么可能会有这段录音?”李铁不可思议。 徐世荣关掉录音,说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他现在对陈六合真的佩服到五体投地,又觉得陈六合简直是太可怕了,这一切的一切,步步为营,步步见血,直切要害的事情,全都是陈六合安排他去做的。 “李铁,你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你简直是我们队伍中的耻辱,你的胆大妄为简直可诛!”高副局长疾言厉色的说道。 李铁满眼死灰,他知道,他这次是彻底栽了,而且栽了个极大的跟头,永无翻身之日,只是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一切是怎么做到的? “是不是很惊讶?是不是很不甘心?是不是完全想不通事态怎么会突然超出了掌控?”陈六合悠闲的走出审讯室,来到李铁面前,冷笑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凭你还想只手遮天?太嫩了。” “心黑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对手是谁!”陈六合嘴角含笑的说道。 “你......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怎么拿到的那段录音?”李铁不死心的问道。 陈六合淡然道:“你能为了三百万做出丧尽天良的事情,难道就不会有人为了钱而出卖你吗?一个质量好点的窃听器,就足够把你们的谈话都记录下来。” “你从被抓进来的那一刻起,就在准备这一切?就已经猜到了会发生什么?”李铁倒吸一口凉气的问道。 陈六合耸耸肩道:“这很难吗?事出反常必有妖,从你们去会所抓人的时候起,我就大致猜到了你们想要做什么,又会怎么做。” 顿了顿,陈六合又道:“你不是很想知道我临走的时候对我朋友说了什么吗?” 陈六合咧着嘴,笑道:“我只交代了他三件事情,第一,找出卖药的人,第二,找到徐世荣收买你手下的随便某个亲信,第三,找个比你官大点儿的人来看这场演出!” “怎......怎么可能......这一切肯定不是真的,你在唬我,你怎么可能想到这么多?你怎么可能把没发生的事情都算计得这么精准?”李铁不敢置信。 陈六合懒洋洋的说道:“事实就是如此,你们这点小打小闹在我眼中顶多就是不入流的把戏,要猜透,玩透,太过简单。” “在审讯室的时候,我就说过,玩得这么大,可别玩脱手了,你看,你就是不听劝告。”陈六合冷嘲热讽。 李铁颓然,浑身力气仿佛都被抽去,身体晃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