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9章 杀一人废一人!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739章 杀一人废一人!

我替他道歉,能否平息你的怒气? 听到白流年的话,陈六合半点面子都不给:“你?你觉得你在我这里有半点面子吗?卢经纬敢动我的女人,他命好,捡回了一条命,现在落到个半身不遂的惨境!你认为你们白家比卢啸塚还有本事吗?你说白缙成今晚会怎么样?” “陈六合,你别得寸进尺!我们今天已经给足了你面子,你再敢动白缙成一下,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白茂轩恶狠狠的骂道。 闻言,陈六合没说什么,用行动告诉了他们,他到底敢不敢动白缙成。 他一把拽着白缙成的头发,大嘴巴子照着他的脸上连续煽动,直到白缙成快要昏厥了过去,他才停手,回头看着白流年父子,道:“我动了,你们想让我怎么吃不了兜着走吧?” “陈六合!”白茂轩怒火冲天的咬出三个字眼,他们发现,他们拿陈六合真的没有办法! “你们两个也真有趣,一个老不死,一个不知所谓!跑到这里来保人,还敢跟我蹬鼻子上脸,你说你们白家是不是溅骨头?” 陈六合不屑的说道:“以为攀上卢家就了不起了?告诉你们,在我眼中,你们仍然屁都不是!敢惹到我头上来,我就狠狠的踩死你们!” “曾新华,你没看到有人在这里行凶吗?你他吗的是不是眼瞎?”白茂轩把目光落在曾新华的身上,他怒声质问。 曾新华很淡然的说道:“白总,这是你们和陈六合之间的恩怨,就别把我搅和进去好吧?两边我都惹不起!再说了,你们白家出来的人,的确太猖狂,是该有人教训教训了!” 顿了顿,他接着道:“你们放心,今晚的事情我都看在眼里,等你们之间的事情解决完了,该抓的人,我不会不抓!” 一席话说得冠冕堂皇,其实就是一个意思,现在的事情我管不了,等你们处理出一个结果了,我在例行办事! 白流年父子两怒不可遏,白茂轩指了指曾新华,又指了指陈六合:“好!好啊!你们有本事,陈六合,你够狠!” 他深深吸了口气,说道:“既然你今晚要死咬着白缙成不放,那好!你有本事你把他杀了!我们绝对二话不说,带尸体走人!你敢吗?!” 陈六合嗤笑道:“杀人的事情我当然不敢做!我可是个合法公民!但是做错了事情,总该受到惩罚的!” 蹲了蹲,陈六合低头看了眼如死狗的白缙成,一脚就踩在了他的膝盖上,把他的膝盖骨直接踩得粉碎:“不敢杀他,但我敢废了他,当一辈子瘸子吧!” 剧烈的痛苦让白缙成惨嚎一声后,直接晕厥了过去。 这一幕,看的白流年和白茂轩两人眼角都在抽搐,眼中的怒火像是快要喷发出来了一样,白流年用力跺了跺手中的拐杖,盯着陈六合道:“陈六合!你给我听着,今天的账我们白家一定会跟你算的一清二楚!” “我白流年的孙子,你杀一人,废一人!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血债血偿,把欠我们白家的,统统还回来!”白流年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老脸苍白! 陈六合无动于衷的斜睨了他一眼,道:“且不说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你看看你现在说话都胸喘的样子,棺材板都盖了一大半了!你还是先活到那一天再说吧!” 陈六合慢悠悠的点了一根烟,接着道:“还有一点我必须强调清楚,你们白家,属于自作自受!一帮不知死活的东西!别以为登上了卢啸塚那条船,就能一帆风顺万事大吉!我今天把话撂下,迟早把你们打下来!” “那我们就走着瞧!看你还能嚣张几天!慕家一完,接下来就是你陈六合!”白茂轩眼神怨毒的说道:“你就算再厉害,也无法在这里只手遮天!你的死期很快就要到了!到时候我们让你连坟头都无法竖立!” “那我就好好等着,看看你们到底会不会全盘皆输,也看看我是否能绝处逢生!”陈六合淡淡笑道:“不过不管是哪一种,你们白家的命运也已经注定!你们已经伫立不了几天,应该好好珍惜仅剩的余光!” “哼,我们走着瞧!”白茂轩冷哼一声,让人把白缙成抬了过来,白流年最后深深凝视了陈六合一眼,便转身离去,不忘道:“陈六合,限你三分钟之内滚出这家酒店,以后只要是我们白家名下的产业,一律不欢迎你!” 陈六合无所谓的耸耸肩,等白流年等人离开后,他才对曾新华道:“曾局,该例行公事办案了吧,要不要上手铐?” 曾新华失笑了一声,摆摆手道:“既然白家都没说什么,就算了吧!这件事情就当是你们私了,也没什么说不过去的!” 陈六合轻笑的点了点头,曾新华又感叹了一声:“六哥,在杭城,我估摸着也就只有你能让白家吃这么大的亏,也只有你能让他们敢怒不敢言了!” 陈六合淡淡道:“白家惧我是不错,但他们更多的是觉得我得意不了多久了吧!与其现在跟我磕个头破血流,不如再等几天,反正在他们眼中,我很快就会被打趴在地下,永远抬不起头!” “事实呢?”曾新华问道。 陈六合嗤笑一声:“这个世上,总是有那么一些自视甚高的人太喜欢一厢情愿了!”听到这句话,曾新华也笑了起来,随后说道:“六哥,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收队了!” 陈六合摆摆手,曾新华带人离开,陈六合也没在这里多待,更不会等人来轰他,带着秦若涵等人走出酒店。 跟在他身后的这些人,除了秦若涵跟邱英杰外,其他人真是被震住了,今晚可算是大开眼界,这个青年太强势,白流年跟白茂轩这两个白家老中代最强势的人物,在他面前竟然那么不堪,从头到尾都只有忍气吞声的份。 甚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白家儿郎被陈六合当场踩断了腿,都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