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7章 温城之战!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727章 温城之战!

悄悄偷看着陈六合满目苍夷的身躯,王金戈的眼神满是复杂。 每次看到这副身躯的时候,她的心脏都会忍不住的抽痛,但是她从来不会说,甚至连表露都不会! 很多事情,她更愿意藏在心底,不愿表达出来,因为她害怕一旦找到了宣泄口,就再也收不回来了! 她可不想让这个唯一一个能够和她躺在一张床上的男人太过得意!因为看到他得意,她就会生气! 一通突来的电话铃声打破了这“从此君王不早朝”般的气氛,电话接通,陈六合懒洋洋的说道:“如果是你或者你儿子死了,就不用通知我了,一个花圈都不会给你送!你们都是死有余辜啊!” 电话中传来深深呼气的声音,显然,电话那头的主人被这第一句话就气得不轻,几秒钟后,才传来卢啸塚的声音:“陈六合!你是不是太没底线了?” “此话从何说起?”陈六合笑吟吟的问道,手掌搭在王金戈圆润光洁的肩膀上,轻轻磨纱。 “你可以动司空家,我同样也可以动慕家,要不要我今晚就帮慕家老小准备好棺材?”卢啸塚冷声说道。 陈六合嘴角的笑意渐冷:“如果你有那个能力的话,随你啊!不过你也得做好帮司空家和白家收尸的准备,论杀人的本事,我比你整个卢家所有人加起来,都要强了千百倍!” “陈六合,这样玩,你就不怕把自己玩死了吗?”卢啸塚说道,今晚发生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司空旭跟陈六合下跪的事情,他更是知道了! 这无疑让他愤怒难当,虽然司空家的死活他不是很在意,但现在,谁都知道司空家背靠他卢啸塚,正在跟背靠陈六合的慕家争锋。 在这个敏感时刻,司空旭给陈六合下跪,无疑让他颜面尽失,传出去,只会让人觉得他卢啸塚脸上无光! “这是司空家欠我的,我讨债而已,有何不可?今天让他们父子四人都还活着,这已经是在顾及底线了!” 陈六合不咸不淡的说道:“如果你今天只是为了这个事情给我打电话,那就挂了吧!还有,以后别没事就骚扰我,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说罢,陈六合就很果断的掐断了电话,脸上冷笑连连,卢啸塚竟然会给他打这通电话,这倒是有点让陈六合意外了,不过这也足以证明,司空家这枚棋子,在卢啸塚的眼中还是比较重要的! 摇了摇头,抛开脑中思绪,陈六合伸手把灯关头,然后也钻进了被窝。 漆黑的的卧房内,充满了暧昧的气息,旖旎万千,还有斗嘴声音传来。 “陈六合,你赶紧给我滚,别碰我!” “我碰我媳妇,你管得着吗你?” “别无赖,小心我一脚踹死你!” “当了那多么年的活寡妇还不够啊?还想当一辈子的寡妇啊?” “噗通”昏暗的光线中,陈六合被一脚踹下了大床,一只唯美的丝袜小脚快速缩回了被窝内,昏暗的卧室内弥漫着属于王金戈的淡淡杀气....... ....... 温城,是江浙省内一座及其有名的城市,他的盛名,甚至在很多时候都盖过了杭城,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江浙老板出温城! 意思很简单,温城什么都不多,就是老板多!并且绝不缺乏那些生意做得极大,甚至做到世届各地的老板。 例如江远洋,就是土生土长的温城人,而且江浙商会内,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会员,都出自这座城市,可见这座城市的底蕴跟恐怖影响力了! 可以说,丝毫不亚于杭城!当然,这里的繁华程度,也毋庸置疑! 现在虽然已是十二月份,天气寒冷了起来,但温城的大街上,还是非常热闹,夜景很美,霓虹四射! 在一家大型的夜场内,正直这个生意火爆的高峰期,却是大门紧闭,门口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 也场内,宽敞的大厅中,空空荡荡,只坐着三五个人,但各个都是大马金刀,一脸凶煞之气,只有一个瘦高的中年男子气质别样,一身笔挺西装,打着领带,带着一副金丝边眼睛,看上去温文尔雅。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温城乃至整个江浙都赫赫有名的黑老大之一,吴占峰! 这家在整个温城都数得上号的大型夜场,也是他旗下的产业。 “大哥,你说卓文三那个逼崽子敢来吗?”坐在吴占峰身边不远处的一名青年沉声说道,他是吴占峰手下的得力干将,也是最信任的心腹之一! 吴占峰推了推眼镜,眼中闪过一抹阴鸷的光华道:“不管他来不来,今晚都不能放过他!” “大哥说的没错,卓文三这个王八蛋!这段时间不知道扫了我们多少个场子,让我们很多生意都泡了汤,损失惨重!今天决不能饶了他!”又一人说道。 “早就应该这样了!这段时间我们斗得这么激烈,两边都伤亡惨重,虽然没吃什么大亏,但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直接把卓文三做了,温城就是我们说了算,到时候也天下太平!”又一人说道。 吴占峰看了几人一眼,又抬头看了看大厅楼道上方的位置,问道:“人都安排妥当了吗?” “放心吧大哥,只要卓文三敢走进这个场子,我保证,他就算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吴占峰的心腹手下说道。 能跟他一起坐在这里的,都是他手下的战将与骨干,每一个人都身经百战,是跟了他十多个年头的弟兄。 吴占峰点点头,从兜里拿出一块手帕,把眼镜拿下来擦了擦,眼中迸发出凛凛杀意,他对卓文三的恨,可不光光是因为卓文三投靠了陈六合,也不光是因为两人争斗了这么多年。 而是因为他的十个亿被洗劫一空!这段时间,他和卓文三斗的很凶,可谓是近十年来,最凶狠的一次,两边的损失都非常惨重! 今晚,他让卓文三来这里谈判,说是和谈,其实他就是想在这里,把卓文三干掉!这不仅仅是他的意思,同样也是卢啸塚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