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1章 屈打成招?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71章 屈打成招?

“好,真好,你们太好了!”陈六合轻声说道:“这身制服还真是给你们带去了无上权力,让你们轻而易举的就可以扭曲事实草菅人命!” 他摇头,轻蔑道:“你们以为你们能把王法变成任你们肆意挥舞的利器吗?你们不是上帝,不能说黑,他就真的变成黑色!” “陈六合,你这样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我们见多了,所以别跟我们耍花样,也别跟我们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今天这张罪供纸,你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警员狠声说道。 陈六合没理会,而是淡淡说道:“我知道,那个叫李姐的富婆和你们所长沾亲带故对吧?” 不等警员说话,陈六合就微微撇过头,看向了一处安有针孔摄像头的地方,眯眼道:“拿了多大的好处?让你玩的这么大,你玩不玩得起?” 此时此刻,在一间办公室内,分区派出所所长李铁坐在显示器前,而付剑锋与李姐则是站在他的身后。 看着显示器中拒不认罪的陈六合,付剑锋冷笑连连,李姐则是说道:“铁子,没问题吧,你能不能行了?” “呵呵,堂姐,人都到我这儿了,你还怕他们飞走不成?放心吧。”李铁冷笑的说道。 “姐就知道,你办事,姐放心。”李姐笑着说道,还不忘捏捏付剑锋的小白脸,又对李铁道:“那两百万,等我出去后就打你卡里。” “这出了人命的事情就变了性质啊......”李铁淡淡说道。 李姐脸色一变,顿了顿,就咬了咬牙说道:“三百万。” 李铁这才笑了起来:“哈哈,我们都是一家人,还这么客气干什么。” “李哥,这几个人都嘴硬的很啊,是不是有点棘手?”付剑锋有些担心的问道,都审讯了半个多小时了,上到陈六合,下到小媛,竟没一个认罪的,就连恐吓都没用。 “嘴硬?”李铁嗤笑一声:“到我这里来,就算是一个哑巴,我都能让他开口说话!” 另一边,审讯室内,两个警员已经不耐烦了,强行抓起陈六合的手掌在罪供纸上画押。 陈六合显然也失去了耐心,手腕一震,那铁手拷就跟塑料的一般断成两截。 随后陈六合站起身,一手一个,像扥鸡仔一样把两人都提了起来,直接把他们丢飞了出去。 “跟我玩黑的?我是你们的祖宗!”陈六合不屑的笑道。 “砰!”忽然,审讯室的大门被人用脚踹了开来,紧接着就看到李铁带着四个手持警棍的警员走了进来。 他们把门关好,李铁看着陈六合道:“你好大的胆子,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在这里打伤执法人员?今天就算是你有天大的本事,也得完蛋!” 陈六合冷笑:“我看胆子大的是你才对吧?你这样颠倒黑白,就不怕晚上睡觉都被噩梦惊醒?” “少他吗给我废话,签字画押了,我保证你一点事儿没有,不签?今天你恐怕要吃点苦头!”李铁说道。 “这就要严刑逼供屈打成招了?你还真不怕后果啊!”陈六合说道。 “你多虑了,这几个人都是临时工,审完这件案子后,他们都会被清除出去,至于严刑逼供这件事情,跟我这个所长,跟我们所里,没有半毛钱关系!”李铁冷笑连连的说道。 “呵,看来你还是个此道老手。”陈六合怒极反笑。 “怎么样?想清楚了没有?签还是不签?”李铁问道。 陈六合缓了口气,道:“付剑锋他们给了你多少好处?不如我们商量一下,我老板也挺有钱,给你双倍?也不需要你办黑案,你只要根据实情来查就成。” 李铁怎么可能会承认自己受贿办黑案了?脸色当即就沉了下去,一挥手:“别跟他废话了,把他的手印给我按了!” 四名警员不疑有他,提着警棍就冲了上去。 可就他们这点本事在陈六合面前怎么够看? 不到几秒钟的时间,三下五除二就被陈六合轻松放倒,躺在地下痛苦呻吟,连爬起身都成了奢望。 “陈六合,我看你是翻了天了!简直目无王法!”李铁脸色骤变,慌张的掏出配枪指着陈六合,同时打开门对着外面吼道:“人呢?都给老子过来支援!” 顿时间,派出所内乱成一团,十多个警员纷纷涌了过来,看到李铁已经掏出了枪,他们也是第一时间把配枪掏了出来。 转眼,十多把手枪指着气定神闲的陈六合。 淡淡扫了他们一眼,陈六合不慌不忙,抽出一根眼吊在嘴上,这个动作无疑又吓得那些警察如临大敌,陈六合冷笑:“我们纳税人的钱就养了你们这么一帮窝囊废?十多个人十多把枪,还会被我掏烟的动作给吓住?” “你最好给我们老实一点,我告诉你,敢有一点过激举动,我一枪打死你!”李铁满脸怒容的说道:“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我开枪打死你,都属于职权范围内的事情,你死了也是白死!” 陈六合把烟点燃,不紧不慢的吸了一口,才道:“那你还等什么?开枪就是了。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这件事情,到底真相如何,你自己清楚,根本就经不起推敲,一旦闹大,我看你怎么下台!” “真相?真相就是你和秦若涵合谋犯罪,在‘金玉满堂’售卖违禁药丸,逼迫付剑锋、李玉等四人吸食的同时,还害死了吴丽丽,你们罪大恶极,罪有应得!”李铁义正言辞的说道。 陈六合忍不住拍了几下手掌:“这套说辞确实不错,很正气凛然,但从你的嘴里说出,我怎么觉得这么滑稽?” 顿了顿,陈六合说道:“你和李玉是什么关系,相信并不是什么秘密吧?” 李铁面不改色:“我们是堂亲不错,但我是秉公执法,按实情办案,在办案的时候从不带有任何私人情感!” “是吗?你还真是大公无私啊。”陈六合嗤笑不已,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从他们被抓到警局到现在,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交代给老黄的事情,应该也办的差不多了吧? “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伏法认罪,不然别怪我以暴力抗法的名义把你就地枪决!”李铁喝声。 陈六合泰若自然的说道:“无罪可认怎么认?”陈六合看着李铁道:“你要真有种,那就玩大一点,一枪打死我!如果没这胆子,就收起你的装腔作势,几把破枪吓不住我!当然,你们也可以试试能不能把我制服!” “至于想让我认罪?绝无可能!”陈六合轻笑说道。 大场面他见过太多,眼前所发生的场面只能算得上是小打小闹,连风浪都算不上,并不足以让他心生恐慌。 若不是碍于影响,陈六合可以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把这些披着羊皮的狼全都暴力镇压,十多个人十多把枪又有何用? 枪是可怕,但前提是要看看握枪的人是否可怕! “陈六合,你真的不怕死?还是不相信我真的敢开枪?”李铁脸色阴沉如水。 陈六合不为所动,冷笑一声:“你心中有鬼,何来开枪的底气?你很清楚今天你玩的有多大,或许你觉得我只是一个毫无背景的市井小民,被陷害了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根本斗不过你们,但现实往往可以给你意外的惊喜。” “相信我,今天将会是你永生难忘的一天,会成为你无数个夜晚被惊醒的噩梦!”陈六合胸有成竹的说道。 “大放厥词,去几个人,给我把他押了!”李铁怒喝一声。 陈六合猜对了,他的确不敢开枪,不敢把这件事情闹得太大,因为黑的永远是黑的,会让人心中有鬼,有失底气! 他现在只想让陈六合在罪供纸上按下手印,只有这样,一切才可以尘埃落定,可以迅速结案。 “所......所长,区局的高副局长来了。”还不等那几个人去擒陈六合,忽然,一名警员就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说道。 “什么?”李铁满脸惊骇,吓的手枪都差点掉在地上,区局的高副局长这个时候跑到他们所来干什么? “留下几个人给我把陈六合看住了,其他人跟我走,去迎接高局!”李铁说道。 还没等他话音落下,一阵脚步声就传来,同时还有一道声音:“不用接了,我很想看看李所长都干了些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 紧接着,一行人出现在了李铁的视野当中,为首的是一个穿着警官服的中年男子,在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四五十岁左右的男子。 这男子看着连枪都掏出来了的警员,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当眼神透过人群,看到审讯室内完好无损的陈六合时,他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在看到这帮人时,陈六合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对中年男子点了点头。 这陪着区局副局长赶来的人,不是徐世荣还能有谁? -------- 一肚子的眼泪出不来,这两天我老婆的脚不知道被什么咬了,肿的好大,几次都痛哭了,都不能下地走路,今天上午陪她到大医院,医生建议打针,我老婆死都不肯,怕影响小宝宝,我真是.......说多了都是眼泪,这两天真的太苦逼了,码字都没时间,先更两张,下午五点之前至少还有两章,总之今天五章少不了,只是时间不确定,请大家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