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4章 算账!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724章 算账!

“胡庆丰这个人,你跟邱英杰应该也见过的!找他们帮个忙吧,应该会事半功倍,我可不想让咱家小媳妇破产,我还等着吃软饭呢。”陈六合笑吟吟道。 秦若涵说道:“六合,你是想让我们把这个地产项目挂到庆丰地产的名下,这样就不担心销售问题了,对吧?” “幸好,你还不算太笨!”陈六合笑着说道。 秦若涵高兴的在陈六合的脸上用力亲了一口,笑靥如花,陈六合这可是帮她们解决了最关键的问题。 半个小时候,卡着时间点,秦若涵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陈六合的办公室,赶去开会了。 看着秦若涵那疯子卓绝的背影消失在办公室门口,陈六合轻笑的摇了摇头,打开电脑,重操旧业的开始浏览起了珍藏在硬盘中的人体艺术大片。 中午吃过饭,陈六合开始了波澜不惊的无聊生活,躺在办公室里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个下午,妥妥的虚度光阴。 晚上,八点多钟,陈六合离开了会所,来到了一家大型的迪厅,大厅内那些随着舞曲疯狂扭动身躯的糜烂男女,并没能让陈六合有太大的观赏兴趣,他直径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 找到王金彪时,这家伙正拿着一根棒球棍,对着地下一个被麻袋套着的人一顿敲打,看到陈六合到来,他才放下了球棍。 陈六合神情平淡的看了眼躺在地下瑟瑟发抖的人,又看了看洒在地面上的血迹,他不动声色的来到一把椅子旁坐下,对王金彪道:“把麻袋拿了!” 王金彪的手下立即把麻袋从那人的头上拿开,登时,一张中年男子的面孔出现在众人视线当中,不过模样很凄惨,鼻青脸肿的,眼角骨都被打裂了,鲜血不停的流淌着,嘴巴和鼻子都在溢血。 “呵呵,这不是咱们杭城鼎鼎大名的司空家三大英杰之一的司空凌吗?” 陈六合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笑吟吟道:“怎么回事?怎么会落到如此凄惨的地步?” 这个中年男子,不是司空家家主司空旭的小儿子司空凌,还能有谁? 只是谁能想到,往常在人前都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司空凌,竟然会落到这个下场,被人套着麻袋一顿猛揍,已经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我草你吗,陈六合,王金彪!你们这两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动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算什么本事?有种就把我放了!”几秒钟后,适应了房内的光线,司空凌看清楚了陈六合跟王金彪,满腔怒火的放声大骂。 陈六合嗤笑的摇了摇头,道:“司空凌,你知道吗?只有弱者才会在乎别人去用什么手段对付你!也只有弱者才会说用某种手段算什么本事!” “陈六合,你别他吗跟我废话那么多,赶紧把我放了!”司空凌怒吼道:“不然我们司空家饶不了你!” “饶不了我?呵呵,那我倒是要看看,你们怎么个绕不了我了!”陈六合淡淡道:“你以为你们司空家真的很了不起?以为我不敢动你们吗?我就要动动给你们看!我看你们能把我如何!” 说罢,陈六合摆摆手,王金彪再次拿起棒球棍,满脸凶狠的敲在了司空凌的身上,让得司空凌惨嚎连连。 等司空凌的惨嚎声越来越小了,眼看就要晕厥过去了,陈六合才让王金彪停手,他一脚踩在司空凌的脑袋上,低睨道:“现在怎么样?还要叫嚣的力气吗?” “陈六合,你这个畜生!你死定了,你就是一只穷途末路的病虎,你就是强弩之末!你嚣张不了几天的,你很快就要完蛋!”司空凌恶狠狠的瞪着陈六合。 陈六合轻轻点点头,不急不怒道:“嗯,看来你的骨头很硬,底气也很足!很好,我最不怕的就是你这种硬骨头!” 说罢,他又看向王金彪,不满道:“你今天是不是没吃饭?你刚才的手段似乎没能给我们的司空大少爷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啊!” 闻言,王金彪狞笑了起来,让手下拿来了一个工具箱,从箱子内,王金彪找出了一把很小巧的医用镊子,随后,他让手下把司空凌的手掌用力抓直了。 “司空大少爷,啧啧,司空家好厉害,我真的好怕!你们不是要整死我们吗?那我们对你也不用太客气了对吧?今天你可就要受点苦了。” 说着话,王金彪用镊子钳住了司空凌的手指甲,道:“别怕,不会很痛的,忍一忍就过去了!” 说罢,王金彪的脸上狰狞无比,一用力,伴随着司空凌那撕心裂肺的痛叫声,他食指的指甲,竟被王金彪连根拔起,那种痛苦,简直不敢想像,疼得司空凌奋力挣扎,需要三四个人,才能把他按住。 “王金彪,我草你吗!陈六合,我草你吗!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司空凌凄厉的叫骂着。 王金彪如法炮制的继续拔下司空凌的两片指甲,司空凌已经再没了刚才的愤怒与厉气,他疼得快要晕厥了过去,痛苦与恐惧在他的脸上蔓延开来。 “陈六合,你到底想干什么?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不该骂你,我错了!”司空凌开始痛哭流涕的求饶。 陈六合这才挥挥手,打断了王金彪的动作,他道:“这么快就受不住了?我还以为你们司空家的骨头有多硬呢!” 看着司空凌脸上那泪水与血水混淆在一起的样子,陈六合就是一阵厌恶,冷笑道:“在你们司空家背叛我的时候,难道就没想到过有这么一天吗?还是说,你们一直都觉得我陈六合好欺负?乔家的事情,你们已经忘了是吧?那我不介意给你们敲敲警钟啊!” “陈六合,这不关我的事啊,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要找就去找卢啸塚,你有本事就去找卢家算账啊!”司空凌哀声道。 “别急,我们一个一个的来!”说罢,陈六合转头看向王金彪,问道:“通知了司空旭那个老不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