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03章 天堑与阴沟!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703章 天堑与阴沟!

“啪啪啪啪!”突然,一道鼓掌声响了起来,一个看上去四十多岁身材瘦高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陈六合的视线当中。 这个男子穿着一身灰白色的西装,打着领带,穿着一双铮亮的皮鞋,还带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颇有股成功人士的范儿。 但陈六合却那镜片后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狠辣与厉色,这是一个很擅长隐藏自己的人! 不用问,看他那一副高高在上发号施令般的模样,就知道,这个人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吴占峰了,江浙地区有名的黑老大! “陈六合果真不亏是传闻中的狂人啊,当真敢一个人孤身前来,单刀赴会都不能形容你了,因为你身无寸铁,不错!看来是艺高人胆大!”吴占峰收回手掌,来到陈六合的三米外站定,仔细的打量着陈六合。 “穿着病号服就来了,这个王金彪,在你心目中的份量不轻!”吴占峰说道。 陈六合泰然自若的说道:“即便是我养的一条狗,那也是我的狗啊,现在我的狗被人掳走了,我这个做主人的,也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不是?” “嘿嘿,有那么一点意思!”吴占峰说道:“对了,先做个自我介绍,鄙人吴占峰!吴王的吴、占有的占、山峰的峰!” “呵呵,看样子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自傲一点!”陈六合环视了周围一圈,看着那三四十把枪,陈六合道:“吴老大,你这阵仗不小啊,这么多人埋伏我,还要搞得这么如临大敌,是不是有点小家子气了?” 吴占峰不以为意的推了推眼镜,笑道:“你也知道,出来混,最忌讳的就是掉以轻心,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人,最怕的就是阴沟里翻船!况且要是对你陈六合没有几分了解,我哪里敢打你主意不是?你可是身怀绝技啊,我哪敢小觑!” “你了解的倒是不少!不过,有一点你可能想错了,万一我不是一条阴沟,而是一道天堑呢?你跨不过去啊,怎么办?”陈六合笑吟吟的问道,身处如此绝境,脸上照样平淡如水,看不出一点紧张的意思。 “在江浙,哪有什么天堑?能让人栽跟头的都是阴沟!”吴占峰笑着说道,绕着陈六合转了一圈,上下打量,道:“陈六合,说实话,你的胆子很让我佩服,在江浙,连卢爷的独苗都敢动,我除了说你活腻了,找不到别的形容词!” “卢啸塚又不是三头六臂,为什么不能动?”陈六合淡淡道,歪头看着吴占峰,道:“倒是你,吴老大,据我所知,你在江浙混的不错啊,至少比王金彪混的要好,就你这种身份地位,也要充当别人的狗?掉份!” 闻言,吴占峰一点也不生气,很坦然的说道:“兄弟,你是太高看你哥哥我了,混我们这一行的,说白了,玩的再大也登不上台面,指不定哪天就玩完了!不跟着卢啸塚这样的大老板,怎么风生水起?况且卢爷对我有多次救命之恩,我为他肝脑涂地,也实属应当啊!” 陈六合点点头:“话是这么说没错,那你就不怕,因为攀上了一颗高枝,而撞到了一块铁板?高枝虽好,但铁板更可怕啊,一不小心会撞死人的!” 吴占峰失笑的摆了摆手,道:“兄弟,这些弯来绕去的话,咱们就不多说了,今天把你喊来,是什么目的,我想你也明白!” 顿了顿,他道:“都说你很精明能干,但我看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啊,你当不了一个枭雄,一个小小的马仔就让你赴险,太意气用事啦,你这条命今天就算不交代在我这里,迟早也会被人拿走的!” 吴占峰说道:“我敬你也是一个有胆魄的汉子,你说吧,还有什么遗言,如果不是很麻烦,我倒是可以帮你做做!” “你真要帮卢啸塚干掉我?想好后果了吗?杀了我,可能会有很多人会让你活得很痛苦,死对你来说,都会是一种奢望!”陈六合不温不火的说道。 “你错了,杀你的又不是我,是卢啸塚,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冤有头债有主,我就是一个跑腿的马仔。”吴占峰说道。 陈六合不急不缓道:“吴老大,不如这样,我们商量商量,要不你今天高抬贵手,把我们都放了?别跟卢啸塚了,跟我,我让你活得更滋润!” 吴占峰根本就不理会这话,说道:“你确定没什么遗言了吗?既然没遗言,那我就送你上路了!” 说罢,吴占峰挥挥手,说道:“送他上路吧,早点做完,也好给卢爷一个交代!”他转身看到了王金彪,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连忙道:“等一下!” 他回头看着陈六合,道:“对了,你现在还不能死,在死之前,帮我做一件事情,你让王金彪把我儿子给放了,怎么样?” 闻言,陈六合笑了起来,扫了王金彪一眼,问吴占峰:“怎么回事?这怎么又扯到你儿子头上去了?” 被吊在半空中的王金彪这个时候狞笑着开口了:“六哥,我把他儿子绑了,嘿嘿!不然我哪里活得到现在?”他伤痕累累,但他还笑得出来。 “哦?这就很有意思了啊!”陈六合笑意渐浓:“我说你怎么会把王金彪留到现在呢,就算要钓我这条大鱼,也不是用他来钓嘛!感情是有把柄落在人手上了!” 吴占峰说道:“你说的没错,本来他早该死了!但他吗真邪门了,王金彪竟然还能跟我玩出这一手,超出我的意料之外啊,我只是觉得,我儿子的命,还是比他的命要值钱一点!” 陈六合点点头,抬头看着王金彪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这么残忍,连小孩子都绑架?” 王金彪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咧着嘴,声音沙哑道:“六哥,我也没办法啊,吴占峰这个狗娘养的今天凌晨冲到我家绑我,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幸好我在遇难之前已经做好了准备,不然我怎么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