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6章 料事如神(求鲜花!)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66章 料事如神(求鲜花!)

调整了心绪,秦若涵变得轻快,她歪头扫了陈六合一眼,道:“戚,你以为我是谁啊?那几个家伙虽然跟你没得比,但我看的出来,都是很厉害的退伍军人,哪里是想收编就能收编的?” 她也有些心动,如果身边能有那么几个厉害的人物,她的安全的确有了保障,最起码如果再遇到黑龙会那种势力,她不会太过无助。 陈六合故作神秘一笑,淡淡道:“只要你有这个兴趣就够了,至于能不能收编,等着瞧呗。” “你倒是很有信心,小心那几个家伙不服气,找你报仇。”秦若涵道。 陈六合耸耸肩,有些人,是有傲骨的,特别是一个曾经辉煌过的退伍军人,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血性,如果真跟那些亡命徒一丘之貉,可就太悲哀了。 “爷爷,您孙子给您来电话了......” 销魂的电话铃音再次传荡出来,惹得秦若涵恶狠狠的瞪了陈六合一眼。 陈六合讪笑的掏出手机,一个陌生号码。 电话接通,陈六合没有说话,静静等待,而电话中也是沉默了三秒钟,才传出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还能接电话,看来我那五十万丢到水里了。”这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略有磁性,成熟沉稳。 “搞来搞去转这么大一个弯,原来是你。”陈六合冰冷的脸上挑起了一抹微笑:“嗨,你想要我死,你就直说啊,何必那么麻烦?你知道我在哪,直接来找我不就完了?” 电话中的这个男子,正是陈六合杀张永福之际,打电话给他的同一人。 “呵呵,最近有些忙,抽不开身。”男子笑着说道,声音温和。 “那没关系,要不你告诉我你在哪,我去找你也行啊。”陈六合笑吟吟的说道,没有剑拔弩张,就像是朋友聊天。 “不用猜疑了,我不在杭城。”男子说道。 陈六合眉头一蹙,语气还是轻松:“那就太可惜了。”顿了顿,他又道:“不过我看你好像也不怎么样啊,能耍出这样的小花样,顶多也就跟张永福半斤八两,麻烦你下次再有什么计划的时候,能不能高端大气上档次一点?” “五十万就想买哥们的小命?你是实在太穷了干不起买凶杀人的行当,还是太不给哥们儿面子了?哥们好歹也算得上是玉面小郎君,麻烦你有点诚意行不行?”陈六合懒洋洋的说道。 “你的命,五十万我都嫌贵了,如果有十万八万的,我倒不介意多来几波。”中年男子冷笑道。 “那就太无趣了。”陈六合淡淡道。 “放心,这只是开胃菜,我相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现在这世道,敢不给我面子的,真不多,你算是一个。” 中年男子轻声道:“我说过,我会让你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一种折磨,我说过的话一向都能实现,好戏会在后头。” 陈六合嗤笑道:“我就最看不起你们这些人,明明能一巴掌把人拍死,非要一根一根手指的往下压。” “这样不是更有意思吗?温水煮青蛙才能看到青蛙在无尽痛苦与绝望当中渐渐死去,这个过程才是最让人兴奋的。”中年男子道。 “那你的火势可要稍微猛一点了,不然毫无效果啊。”陈六合说道:“也友情提醒你一句,纵火可是很危险的事情,小心引火烧身。” 挂断了电话,陈六合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嘴角始终都挂着一抹冷意。 这家伙不是杭城的,那又会是来自什么地方? 事情似乎有些扑朔迷离,让陈六合摸不到头绪。 啧啧,没想到杀一个无足轻重的张永福,还给自己惹上了这样一个麻烦,似乎接下来的日子,也不会太过寂寞了。 温水煮青蛙?陈六合冷笑更甚,怕就怕你煮的不是一只青蛙,而是一条史前巨鳄啊!当你发现了这点,一定会感到很惊喜吧? 两人回到会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出头了。 陈六合这个能把迟到早退都做得很光明正大的家伙自然不会傻兮兮的回到办公室去老实坐班。 也不顾秦若涵那张气呼呼的脸蛋,他哼着小调,吹着小曲,推出自己那辆拉风的三轮车,当着美女老板的面,大摇大摆的蹬车离去。 看得那些门卫是好一阵羡慕,黄百万更是蹲在门外的台阶上对陈六合一个劲的挥手告别,咧着一口让人不敢恭维的大黄牙,喜感十足。 “看什么看?很羡慕吗?有本事你们也早退一个我看看。”气不打一处来的秦若涵不敢抓陈六合发飙,很干脆的抓那些保安开刀了。 吓的他们一个个的缩着脑袋,只有黄百万还在那咧嘴傻笑。 秦若涵也是哭笑不得,半个多月前她从街上捡回来了一对活宝,半个多月后,她拿这对活宝一点办法都没有...... 把三轮车推进院门,院子中一如既往的坐着一个精灵般的女孩,她就像是老僧入定一般,坐在月色下安静祥和,让人都不忍心去打扰这份唯美宁静。 “呵呵,每天的千篇一律,是不是有些儿无聊?”放好三轮车,陈六合蹲在了沈清舞的腿旁,很自然的帮她捏着已经失去知觉的双腿。 这双残腿,承载了太多太多,沈清舞不愿提,陈六合不敢说,因为他的心会很疼,疼到窒息! “这样的平静没什么不好啊,我很喜欢。”沈清舞温婉一笑,轻声道:“就怕这种平静,持续不了多久了。” “呵呵,只要清舞喜欢,没有人敢来打扰这份平静。”陈六合道。 沈清舞歪头看着陈六合,道:“哥,今天在乔天广场和人起冲突了?那是乔家的产业。” 陈六合并不意外,笑道:“你这丫头的消息挺灵通。” “杭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能知道一些事情并不稀奇。”沈清舞道:“何况还是一个无名之辈逆袭乔家的经典桥段。” “哈哈,我也觉得自己很威猛。”陈六合恬不知耻。 沈清舞轻轻一笑,淡声道:“乔家,号称杭城四大家族之一,算是百年老族了,底蕴和实力都还算上得了台面,虽然比起京城的一些世家门第还有些许差距,但在杭城来说,举足轻重!” 顿了顿,沈清舞接着道:“乔家涉及的领域挺多,在商业上的成就斐然,当然,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涉及,算得上是黑白商三道通吃。” 陈六合笑了起来:“呵,那勉强算得上一只洪荒猛兽了?没想到今天还在老虎的屁股上踹了一脚,挺好。”最后这两个字,算是意味深长了。 “是挺好,这虽然算不上是哥的一次正面发声,但足以让一些人知道,陈六合还是那个陈六合,没有任何事情能磨平他的棱角,磨去他的狂傲。”沈清舞道。 陈六合却是摇头:“小妹,或许我们都高估了自己呢,在京城,咱老沈家有些名声,能闹个满城风雨,但出了京城,知道咱两是哪根葱的人就为数不多了。” “是不在多数,但也不是无一人知,起码盯在我们身上的眼睛,就有不少。”沈清舞古井无波的说道。 沉凝了一下,她问:“哥,如果今天乔家真动了,你怎么收场?” “觉得哥收不了场?”陈六合笑问。 “清舞从来没觉得哥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你的狂妄总是在掌控之内。”沈清舞道:“我只是有些好奇。” “呵呵,想把我一脚踩进泥里的人是有不少,但舍不得我死的太惨的人也有那么几个,这长三角地段,真有人不敢让我死。”陈六合说了句意味深长的话。 沈清舞笑了,笑的异常灿烂,吐出了一句荡气回肠的话:“即便全天下的人都想把哥踩进泥里,但只要他们敢把脚抬起来,清舞就一定能让他们都伤筋动骨!” 陈六合哈哈大笑,目绽光华:“敢小瞧我陈六合的人,不敢小瞧我家沈清舞,不敢小瞧我陈六合的人,我就是借他成千上万个胆子,也不敢小瞧我家沈清舞!” 第二天,陈六合送完沈清舞,来到会所,刚乘电梯到五楼,就看到自己办公室外站着一道俏丽的身影。 一袭知性端庄的职业套裙,肉色丝袜,黑色高跟。 娇媚的面容曼妙的身段,一头酒红色的大波浪长发微微披散,美得冒泡。 不是秦若涵还能有谁? “呵呵,一个晚上不见就如隔三秋了?大早上的站在我办公室门外想干嘛?丑话说前头,我宁死不屈。”陈六合笑着走上前。 秦若涵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旋即眼神有些古怪的看了看陈六合,神秘兮兮道:“我是该说你乌鸦嘴呢,还是该说你料事如神呢?” “怎么个情况?”陈六合笑问。 秦若涵对着办公室内努了努嘴唇,陈六合率先走了进去。 这一看,他乐了起来。 只见办公室内的待客沙发上,坐着五个端端正正的青年汉子,他们上身穿着不一样的汗衫t恤,下身却是整齐划一的迷彩服军用靴。 他们一个个的坐姿端正,腰板挺拔,双掌放在膝盖上,一丝不苟。 ----------- 求订阅,求鲜花啊,这特么的上架到现在就两朵鲜花......兄弟们能不能让我尝尝上鲜花榜的是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