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3章 鸭王陈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673章 鸭王陈

谁知,听到王金戈的话,陈六合反应极大,一脸悲愤,扯开嗓门道:“好你个王金戈,我把一切都献给了你,包括我最珍贵的躯体,没想到你也是这么俗气的女人,你也会嫌贫爱富!早知道你是这样的女人,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你得到我!” 陈六合的嗓门在寂静的夜里别提多嘹亮,还刚好是在经过门卫室的时候,让得那几个执勤门卫都是探出头来张望。 登时间王金戈满脸通红,简直都快要被气晕过去了,都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她狠狠的瞪着陈六合,目光像是快要喷出火来一般,红霞双飞,诱人无边! 看着陈六合那张满是戏虐的脸蛋,王金戈银牙都快咬碎了,她狠狠跺了一下右足,气冲冲的走进了小区,对保安说道:“别让他进来,他是刚从精神病院逃跑出来的精神病,我不认识他!” “兄弟,业主说不认识你,你不能进!”保安还是很敬业的,立即拦住了陈六合! 陈六合愤慨道:“几位兄弟都是明眼人,一眼也能看出我跟那娘们有一腿啊!” “对不起先生,你们的关系我们无权过问,但没有业主的允许,你不能进去!”几个门卫还很负责。 陈六合大声说道:“得,就算你们不让我进去,那也得让那女人把我的出场费过夜费结了吧?怎么,有钱人就可以叫鸭子不用给钱啊?没有你们这么欺负人的!想我鸭王陈十三岁就出道,混迹肉林十数载,还没人敢吃我的霸王鸭呢!” 听到这话,门卫们都是一脸的惊诧,而王金戈更是脚下一个跄踉,差点没跌倒在地,她回过头,狠狠道:“放他进来!” 她真不敢让陈六合继续胡扯下去了,不然以这个家伙的秉性,还不知道能说出什么更无耻下流败她名声的话来呢,反正今晚她的脸是被陈六合丢尽了。 两人以前以后了走进了王金戈的别墅内,刚进门,还不等王金戈把鞋子蹬掉,就感觉腰间一紧,一只结实的手臂环住了她的腰肢,随后她重心一倒,就撞入了一具宽敞的怀抱当中。 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人儿,陈六合脸上挂满了笑容,轻声道:“这么长时间没见,想我了吧?” 王金戈怒目而视:“陈六合,就算你死在外面了,我都不会想你!” 陈六合的手指轻轻在王金戈那晶莹剔透的脸蛋上划过,道:“啧啧,好重的怨气啊,你现在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像一个久旱的怨妇!” “陈六合,你给我滚!”王金戈怒骂道,伸手去推陈六合,但凭她的力气,却是推不动一丝一毫。 “滚到哪里去?滚床单吗?”陈六合嘴角勾起了一个邪魅的弧度:“如你所愿!”随着这句话落,王金戈就轻呼了一声,整个人都被陈六合横抱了起来。 “卧室在哪?”陈六合走进厅房,王金戈闭嘴不语,眼中盛满了怨气与恨意。 “啪”的一声,陈六合的手掌拍在了王金戈那浑圆挺翘的丰臀上,一根手指头还非常巧妙的隔着质地丝滑的睡裙,勾住了里面小裤裤的边缘,只要他稍微一用力,就能把那薄片小裤裤给扯下来。 “对待不听话的女人,为夫向来都是强行镇压,还不说吗?难道你想在客厅里玩玩新鲜感?”陈六合笑问道。 王金戈娇躯一颤,咬着嘴唇道:“楼......楼上!” 大步上楼,来到王金戈那充满了独特香味的大卧室,把王金戈放在了大床上,陈六合也轻轻压了上去,两人紧紧挤压在一起,鼻尖都快要触碰,四目相对。 陈六合的眸子中热火熊熊,炽烈的就像是快要把王金戈融化一般,而王金戈的眸子中有着朦胧,仿若魅惑无边的迷离,还蕴含着一丝丝的害怕。 “你真是一个容易让人疯狂的妖精!”陈六合低下头,在王金戈的嘴角轻轻吻过,手掌在王金戈的腰腹之间划动着。 传来的瘙~痒感觉,让王金戈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面颊绯红,犹如蜜桃一般让人心旷神怡,她双掌护在胸口,撑着陈六合的胸膛,似乎不让自己那对圣洁的玉~峰被挤压。 “陈......陈六合,难道你每次见到我,就只有这么龌蹉的念头和想法了吗?”王金戈咬着红唇说道,努力让自己的目光变得冰冷。 “男欢女爱,天经地义,这是最美妙的交融,很龌蹉吗?”陈六合的手掌移动,已经来到了王金戈的高耸之下,不登高山,只在山下迂回,那种难言的感觉,让得王金戈禁不住打了个机灵。 她狠狠的瞪着陈六合:“陈六合,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是你的发泄工具吗?你凭什么这样对我!身体是我自己的,由我说了算,凭什么你一来,我就要让你得逞?!我告诉你!我不是工具,也不是随时都要为你张开腿的小姐!” “还是怨气冲天!怪我一走就是一个月,没跟你联系过?还是怪我回来之后没有第一时间找你?”陈六合褪去了王金戈披在身上的大衣:“做为一个聪明的女人,要做的只是等待着自己的男人,而不是太多抱怨!” “你算是我的男人吗?陈六合,你别自作多情了!我说过,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爱上你!”王金戈置气的说道,眸子中满是倔强! “你同样也说过,下半辈子都会陪在我的身边!”陈六合的手掌攀上了王金戈的后背,手指扣住了文胸背带,轻轻一拨,背带就被熟练的挑开。 只见睡裙内的那对高耸,猛的一阵跳动,像是要呼之欲出一般的动人心弦。 王金戈用手臂死死的护住胸口,不让这个可恶的家伙侵犯,她冷笑道:“这样的话你也相信吗?你自己都说过,我最喜欢说反话的!” 陈六合嘴角上翘,戏虐道:“那你现在是想要,还是不想要呢?”王金戈哑口无言,竟不知道如何去回答这句话,似乎说什么都是错的,她被陈六合的无耻给气坏了。

下一篇   第0674章 柔情似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