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9章 贪婪!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669章 贪婪!

“你这么理直气壮的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难道就不怕我先杀了你吗?”陈六合笑吟吟的问道。 “我来找你抖出这件事情,我根本就没想着我能活着,我现在的唯一要求就是即便你要杀我,也请你在我亲眼看着徐世荣比我先死之后!”张佳佳道。 陈六合失笑了起来:“一个勇气可嘉的女人!” 说罢,他便不再理会张佳佳,站起身向办公室外走去,王金彪当然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满脸杀气的跟在陈六合身后。 张佳佳也赶紧跟了出去。 王金彪的手下一直在监视着徐世荣,所以陈六合要找到他,并不困难,在一栋别墅内的大床上,把正在跟一个女人翻江倒海的徐世荣揪了起来。 当看到眼前的阵仗,以及一脸阴毒的张佳佳时,徐世荣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了起来,似乎知道大祸临头,他转身就想跳出窗口逃命,但是却被王金彪一把拽了回来,二话不说一枪打在了他的大腿上,让他连站起来的能力都失去了! 大床上浑身赤果的女人发出尖叫,满心杀意的王金彪不由分说,直接赏了一枚子弹,正中眉心。 对此,陈六合仿若未见,脸色始终寒冷如冰,他坐在沙发上,低睨着六神无主的徐世荣,淡淡道:“是不是很意外?这么缜密的一件事情,你也没想到,这么快就暴露了?” “六......六哥,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啊,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是徐世荣啊,是你的好兄弟啊!”徐世荣语气颤抖的说道。 “呵呵,现在就不用继续跟我演戏了!我手中有你的通话录音,还有你跟王金彪手下见面的录像,你还想狡辩吗?要是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不会来!”陈六合淡淡说道。 “怎么可能?不可能!六哥,你一定是搞错了,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一定是有人要陷害我!”徐世荣惊魂失措的指着张佳佳道:“我知道了,是她,对不对,是这个贱~人,六哥,她的话不能相信啊,她是张永福的女儿!” “徐世荣,死到临头了,你就别再装疯卖傻了!你跟那个幕后主使者的通话录音,我都交给了陈六合,你们的对话一清二楚!从陈六合离开杭城开始,你就在密谋这件事情!做的的确很漂亮,但你想不到吧?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当中!我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张佳佳阴鸷的说道。 “你放屁,你这个臭娘们,老子好吃好喝的供着你,你还要陷害我!”徐世荣情绪失控,想要去打张佳佳,但被王金彪踩在了脚下,无法挣扎。 “徐世荣,说说,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就是因为电话中五千万的承诺吗?我待你不薄啊,没想到出卖我的会是你!区区五千万而已,难道比你的小命还值钱?”陈六合问道。 “为什么?”徐世荣看着陈六合,情绪激动的说道:“陈六合,你说为什么?有了我徐世荣,你还要扶持一个王金彪,凭什么他就能上位,他就能取代乔家的位置?而我还是一个小帮派的老大?我比他早跟着你,他的一切应该都是我的!” 徐世荣怒视陈六合:“陈六合,你对我不仁,我就要对你不义!” 闻言,陈六合嗤笑的摇了摇头:“徐世荣啊徐世荣,我除了只能说你不自量力,不知死活,还能说你什么?人与人不同,你做不了王金彪!” “没什么好说的!既然事情败露了,要杀要剐随你便!我只是恨啊,恨我自己一步棋走错,败在了裤裆里的那个玩意上!我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徐世荣情绪崩溃的说道,也不再求饶狡辩,在绝望中爆发。 陈六合再次摇头:“你错了!在你选择背叛我的那一刻起,你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你离成功只会越来越远!既然张永福跟冯奇的死不能让你吸取前车之鉴,那么就用你的死,来为你敲响最后一次警钟!” 在死亡面前,徐世荣终究还是做不到坦然面对,他惶恐失色的对陈六合说道:“别,别杀我,六哥,好歹我跟你也认识这么久了,我跟秦总还是很好的朋友啊,她还是我引荐着加入商会的啊,你不能杀我,给我一条活路!” 陈六合神情冷漠,无动于衷的说道:“临死之前,我可以给你一个保住你全家的机会!告诉我,跟你通电话的那个男子是谁,为什么恨不得把我挫骨扬灰?” 徐世荣慌乱摇头,满脸惊惧:“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是他主动找到我的,他承诺我只要办了你之后,就能让我取代王金彪的位置,就能让我在杭城翻云覆雨,我不知道他是谁啊!” 陈六合凝视了徐世荣半响,才摇摇头道:“那我还留着你干什么?”说罢,他就站起身,转头对张佳佳说道:“答应你的,我不会食言,你送他最后一程!” 随后,陈六合便不顾徐世荣的疯狂哀求,走了出去。 屋内传来一连串的枪声,整整一梭子弹打空,才平静了下来,不用去看,陈六合也能猜得到,在张佳佳满心怨毒的情绪中,一定把徐世荣脑袋打烂! 不多时,王金彪和张佳佳都走了出来,张佳佳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了,我心愿已了,你杀了我吧!” 陈六合歪头看了她一眼,含笑道:“怎么?这就甘心了?你最大的杀父仇人可在你的面前呢,难道你就不打算掏出你挎包里的那把枪,杀了我?” 张佳佳神情一变,但并无惊慌,她直视陈六合道:“不用了,我知道我不可能杀得了你,即便再努力都没有用!我已经做了我所能做到的一切!”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神色平淡的说道:“你走吧,我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冷酷无情!” 张佳佳错愕了一下,显然没想到陈六合会这样处理她,她道:“你......我没听错?你的意思是要放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