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5章 女人心(五更到!) - 都市之最强狂兵

第0065章 女人心(五更到!)

陈六合足下一蹬,整个人如大雁一般腾空而起,越向那三名被他击退的青年军人。 “找死!”猫眼看到腾在空中的陈六合,眼睛一亮,一枚子弹很果断的射了出去,在这样毫无借力点的情况下,对方绝不可能躲开他的狙击。 而且做为一个资深狙击手,他对自己的枪法有着十足的信心,他仿佛已经看到了陈六合被他一枪洞穿脑袋,栽身倒地的场景! 然而,下一刻所出现的画面,足以让他永生难忘。 “叮!”的一声脆响无比尖锐,只见一片火花在陈六合的身前闪出。 陈六合没有想像中的头绽血花,也没有倒在血泊当中! 他竟然用手中的军匕,精准到不差偏毫的挡住了那枚能夺他性命的子弹。 惊世骇俗! 这一刻,无论是猫眼,还是快枪,亦或是其他三人,皆是瞠目结舌。 这也能做到?这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唰!”陈六合可不会去理会他带给旁人的惊世骇俗,在挡下子弹的同时,他甩出了手中那还嵌着弹头的军匕。 匕首速度极快,转瞬就划过了十多米长空,不等那猫眼做出反应,他就感觉握枪的手腕传来一阵锥心刺痛。 “啪嗒”一声,红外线步枪掉落在地,他的手腕处,被那把匕首整个刺穿。 也就在这时,陈六合终于落地,他一腿扫在了一名青年的脑袋之上,直接把对方踢晕了过去。 旋即他一个大步上前,又欺近一人,一个标准的军用擒拿手探出,抓住对方的肩膀。 对方显然也不是三教九流之辈,反擒拿快速使出,想要化解陈六合的攻势。 “反擒拿不错,但在力量和速度相差太大的情况下,并没有什么卵用!”陈六合轻笑一声,手掌一发力,就把对方提了起来,一个标准到足以放入教科书的过肩摔。 这名青年军人就被陈六合摔飞了出去,砸在地面上,七荤八素,难以起身。 最后一人,满脸惊骇,一个轱辘爬起身,第一时间就摸出腰后的手枪,抬起就要对陈六合射击。 他快,陈六合比他更快,一个闪身就来到近前,手掌抓住了枪身,手指卡住了扳机。 “太慢了!”陈六合轻轻摇头,手掌一拧,手枪就被他轻易夺来。 顶着对方的脑袋,陈六合扣动扳机。 “咔嚓”一声,是空枪,陈六合一点都不意外的笑了声:“挺机灵,还被你在最后卸去了弹夹。” “但这并没什么卵用。”陈六合一枪托砸在了对方的脑门上,直接把对方砸翻在地。 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五个人,地上就倒了四个,还有一个只有一条腿,算是惨败,败得如此不可思议,又是如此彻底。 “快枪是吧?如果我是你,我会乖乖把枪丢掉。”陈六合转头斜睨,看向坐在地下手握手枪的快枪。 快枪看着陈六合,看了良久,最后他还是惨笑一声,丢掉了手枪,因为他很清楚,他们已经失败了,在这个神一样的男人面前,他们不可能有任何翻盘的余地,这个青年仿若不可战胜! 环视一圈,陈六合淡然说道:“你们应该庆幸你们身上还保留着军人的气节,不然你们现在已经成为五具尸体。” “你当真来自军队?你来自哪个番号?狼牙?海军陆战?亦或是敢死队?”快抢难掩心中震撼。 陈六合摇头:“你们没资格知道我曾经的番号。” “能不能告诉我们你曾经的代号?至少,我们也能知道是死在谁的手里。” 陈六合依然摇头:“我的代号你们更没有资格知道了。”顿了顿,他玩味:“我没说过你们会死。” 几人闻言,皆是一震,快枪苦笑道:“我知道你想从我们口中知道什么,但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陈六合看着他们没有说话,猫眼走了过来,道:“我们就是几个拿钱办事的人,从来都是不多问不多话的规矩,我们也不知道是谁雇我们来杀你的,我们从来不跟雇主直接接触,都是通过一个隐蔽的网络平台接活儿。” 陈六合点点头,竟然很干脆的没有继续追问这个话题,他相信这几个人没有说谎,也不敢在他面前说谎,因为一个人有没有说谎,很难逃过他的眼睛。 “看在你们也曾是军人的份上,不杀你们。”陈六合淡淡说道:“以后别干这行了,你们不适合。” 说罢,陈六合在几人诧异的眼光下,直接抬步走向宝马车。 “任务失败,以后我们也干不了这行了。”猫眼叹声。 快枪惨然:“不干这行我们还能干哪行?” 陈六合顿足,没有回头道:“我们军人不光可以杀人,也能保护人,能做的东西太多了。” “我们学的都是杀人术,是强的进攻,没学过最强的防守。”快枪说道。 陈六合轻轻一笑:“谁告诉你最强的进攻就不是最强的防守了?” 说罢,陈六合就钻进了车内,没去理会他们,秦若涵立即驱车离开了这个血腥味浓重的地方。 看着宝马车渐行渐远,直到尾灯消失,快枪与猫眼五人都无法从心中的震撼回过神来。 刚才陈六合所展现出来的强大,还历历在目,犹如烙印,无法消散。 “今天终于知道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快枪躺在地下,似乎腿上的枪伤都不那么疼痛了。 猫眼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下,一手抱着被匕首刺穿的手腕,一脸自嘲道:“我们这几个野战军中最精锐的尖刀连尖刀兵,今天竟然被一个人击败了。还是在我们占据绝对主动的情况下,说出去,恐怕谁都不会相信吧。” “大炮,鹰头,鬣狗,你们说,他真的出自军队吗?”猫眼问。 “应该吧......”大炮说道。 “别小看了军队,军队中有太多神秘的兵种能培养出这种强人,是我们坐井观天。”鹰头道。 “可是他,太强了,强到令人窒息,全方位的军事素质都能碾压我们。”鬣狗道。 快枪吃力爬起身,看了看远方:“不杀亦是救,这恩情大如天啊......” ...... 车内,秦若涵的心虚也渐渐平稳下来,她忍不住的接连打量陈六合,眼中有着无法隐藏的惊讶与震惊。 她知道陈六合非常厉害,她也见过陈六合非常厉害的样子。 但今天晚上所发生的情景,又让陈六合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拔高了一个高度。 赤手空拳对阵五个特总退役军人,在毫无掩体的情况下,摧枯拉朽! 这是何等彪悍?! 她甚至都在怀疑,这家伙还有没有一个极限?是不是真的无所不能! “看够了没有?我脸上有花吗?还是被我压了一次就爱上我了?我可警告你,别乱打歪主意,我这个人很传统保守的。就算让你得到了我的身体,也得不到我的灵魂。”陈六合漫不经心的说道。 一句话,足以把任何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气氛打得支离破碎。 秦若涵“呸”了一口,又想到方才在车里发生的事情,俏脸又是一阵火辣辣了起来。 “陈六合,你身体是什么造的?你不会真的不是人吧?”秦若涵问道。 陈六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懒得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如果被这娘们知道,今天晚上他并没有展现出真正的实力,不知道又会做何感想。 这个世界太大太大了,而大多数人看到的都是表面上的东西,真正强悍的人和物,都藏在厚厚的面纱下,鲜为人知。 虽然不至于像古装剧里那些侠客一样高来高去,但真正的强者,真的很强!足以超乎常人的认知。 例如,他自己! “你觉得刚才那几个人怎么样?”陈六合忽然问道。 秦若涵一楞,旋即摇头:“不怎么样,那种亡命徒,我现在看到就心慌。” 陈六合笑笑,道:“这就是所谓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顿了顿,他又道:“你错了,他们和上次那三个亡命徒不一样的,这几个人都是军人出生,重义气守规矩,最重要的是,身上都有军人的特质和气节,如果用的好,会是一把不错的利刃。” 说罢,他歪头看向秦若涵:“如果能把他们收编,对你来说是件非常有益处的事情,至少你以后的安全不需要担心,一些宵小动不了你。” 闻言,秦若涵不但没有高兴,反而身躯一颤,努力镇定的说道:“有你在身边,我还需要别人保护?”这一刻,她莫名心慌。 陈六合摇头:“你大爷,还赖我赖上隐了是吧?还想我一直为你卖命?” 秦若涵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咬着嘴唇问道:“你打算离开了吗?” 陈六合脑门都出现了黑线条,道:“你什么逻辑?”他现在并没有其他打算,所以不介意在秦若涵身边好吃懒做一段时间。 “你让别人来保护我,不就是要离开了吗?”秦若涵鼓起勇气道。 “小爷是副总经理,不是保镖,别拿副总不当干部,我只拿了副总的工资,可没拿保镖的工资!”陈六合气恼道。 听到这话,秦若涵那紧提的心脏没来由的重重松了下去,有点喜极而泣的冲动。 她刚才委实吓坏了,真害怕陈六合打算离开,那一刻,她就感觉魂儿被抽了一半似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已经习惯了身边有这个男的,她已经习惯了每天跟这个男的唇枪舌战、斗智斗勇。 这是一种在不知不觉中形成的一种依赖,非常可怕,但秦若涵已经无法戒掉。 --------- 五章更新完毕,求鲜花,求一切!!!!

上一篇   第0064章 军人气节